学习理论频道 >> 学习型党组织建设 >> 正文

梅志军:和朝阳一同升起的歌声

时间:2017-09-18 16:20:31 来源:名城苏州网

  

  和往常一样,清晨我们一家又被这渐近渐响继而渐远渐弱的歌曲声“沉睡的大地已经苏醒,远航的风帆正在启程,曾经的长夜风风雨雨,迎来今天灿烂的黎明,一百年的渴望,追逐一个梦……”吵醒;和往常不同,我不再在心里咒骂,而欣欣然张开眼,打开门,一轮朝阳正从东方冉冉升起,眼前一片霞光……

  这歌曲声是从一辆电动车上发出的(电动车销售商为了生意都给每款电动车免费安装插卡音响),车的主人是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

  他是一个瓦工。那是一次我起早,他的电动车载着他更载着一路“轰隆”声从我面前滑过,我看见他的电动车后座上挂着瓦工的用具。那一次,我还试图用厌恶的目光警醒他——大清早就享受这么高亢的音乐,光顾着自己的惬意,可影响了别人的休息。可一切都是徒然,因为他连正眼都不瞧路边看他的人,旁若无人地驱车前行。那硕大的帽檐下一张木讷的脸,满脸的络腮胡上挂满了雾水,我隐约觉得这是一个不可理喻的人。

  果然如此。我们这些住在学校周围的老师和居民在被这电动车蹂躏了十多天之后,在一次晚饭后,自发地聚集在一起,声讨这“扰人春梦”的电动车。

  音乐老师陈老师首先发难:“每天都是那首《中国梦华夏情》,你有梦,我也有梦,烦死了,他那样的人还想实现什么梦想,真是做大头梦。”

  体育老师何老师是个急脾气:“我明天起个早,一定得拦住他,好好和他说道说道。”

  我们齐声附和。看着何老师那比我小腿还粗的胳膊,我竟然莫名地兴奋起来,盼望这夜晚的时间能快点流失。

  老张支书虽然退休,但处理事情仍有板有眼:“何老师,各位,别着急。还是由我先和他谈,我毕竟在他们村做过支书,估计他会卖个面子给我。”

  张支书的老伴插嘴道:“是啊,这个李五有点拧,容易犯浑,用你们老师的话说,就是有点弱智。和他讲道理就是对牛弹琴。”

  “他的女儿挺聪明的,就在我班上,他怎么会傻呢?”我有点疑惑。

  “这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张奶奶慢条斯理地告诉我们,“说来话长,这李五上面有三个姐姐,李四是哥哥。因家境不好,人又老实,就李四讨了老婆。后来,李四有了个女儿,就是朱老师你班上的那个孩子。李五人虽然有点呆,但对这个侄女宝贝得不得了,主家(盖房子的人家)每天一个烧饼给他们瓦工吃接晌(腰餐),他都舍不得吃,用方便袋包好带回家给侄女。”

  张支书接过话头:“可天有不测风云,李四去年在一家人家砌房子,不慎从七米高的房顶上掉下来,摔断了颈椎,瘫痪在床。老婆照应了几个月就偷跑了。这下就苦了李五,既要出去打工,又要照应瘫痪在床的哥哥和正在上学的侄女……”

  众人唏嘘不已,“声讨”的人们不由得陆续散去。“恶人”成了“弱者”,善良的人们心中的怒火瞬即熄灭,动起了恻隐之心……

  接下来的日子,我常常跑到班主任朱老师的办公室,打听那个女孩的情况。李文清,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可就因为她的品学兼优让我们忽略了她还是一位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

  昨晚,朱老师来到我家,神秘地问我:“梅老师,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每天清晨都能欣赏到李文清五叔那电动车上的歌声?”我茫然地摇头。“那你知道,过了我们学校门前这条街道,人们还能欣赏到这高亢的歌声吗?”朱老师越发神秘,我更是茫然。

  “李文清告诉我,自从妈妈走了之后,爸爸、五叔和她相依为命。李文清住宿在学校,五叔和她约定,每天外出做工先到学校一趟,风雨无阻,即使有时多兜几里路。但因为上工太早,无法进入学校,老实的五叔就想到了这个办法。”朱老师动情的话语让我心头不由一酸,“李文清说,每天清晨躺在床上,听到那渐近渐响继而渐远渐弱的歌声,她心里一片温馨,眼前满是朝阳的霞光……”

  临走,朱老师再三叮嘱我:“这个周末中午,李文清的五叔邀请您和我到他家吃饭,因为那天是他家小文清十三岁的生日。他觉得,最近我们对他家文清太关心了,他不知道怎么报答。”我郑重地点头。

  我想好了,那天我和朱老师一定提上蛋糕早早地来到李文清的家……我知道,李五师傅心里真的有一支《中国梦》想唱给我们听。(演讲者 梅志军)

  (苏州第二届百姓名嘴风采大赛)

(责编:严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