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讯 >> 名城记者 >> 正文

警队手记:90后警察的 派出所“奇妙夜”

时间:2018-01-12 09:59:05 来源:名城苏州网

  90后的王安,苏州工业园区分局斜塘派出所执法办案队当了四年民警。四年或许太短,但如果四年中,平均每年主办各类刑事或治安类案件近百起,连续破获多起在全国或全省有重大影响的案件,那么这四年就显得不那么短暂了。

  太多的案件从王安的日常一晃而过,但也有一些,让他印象深刻。作为治安办案民警,他的职责是将嫌疑人绳之以法,但常常这并不是故事的终结。

  小熊猫、长臂猿、猕猴……

  派出所里的“奇妙夜”?

  2017年7月1日晚上,当嫌疑人何某的车从沪宁高速高新区口通过时,早已守候在收费站的各部门民警们迅速出击,抓住了主要嫌疑人何某及同伙,并在车后的塑料编织袋中发现了一只活着的小熊猫,人赃并获。

  当晚,嫌疑人和小熊猫都被带回了所里。小熊猫被暂时安置在纸箱里,准备第二天一早送往动物园。王安还记得那天晚上,小熊猫缩在大尾巴里,怯生生看着他,这个毛绒绒的小家伙让晚上值班的同事们一时都不知道怎么办好。王安还是用手机百度后,才知道它吃苹果,同事立刻去买了三个苹果,细心的警辅切成片放在箱子里,再去看的时候发现小家伙一口气把三个苹果吃光了。

  这是发生在去年的非法收购、出售国家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件中,一个重要的收网之夜。也许很难想象,在苏州会有人肆意经营出售国家濒危野生保护动物,然而在这起案件中,当王安和同事们抽丝剥茧,顺藤摸瓜,一张围绕野生动物的犯罪网络却浮现了出来。

  那阵子,斜塘派出所的留置室里常常出现各种关存着动物的笼子,第二天再被送往动物园。除了小熊猫,还有猕猴、灰鹦鹉、鬣蜥、黄颊长臂猿、蟒蛇等珍稀动物,据专家鉴定,其中猕猴属于CITES《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Ⅱ级动物,灰鹦鹉更是刚刚升级为CITES附录Ⅰ级动物,等同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数量极其稀少,而黄颊长臂猿更是濒危,仅存300只。

  最让王安和同事犯难的是一只玳瑁和一只海龟。苏州动物园表示他们并不接受水生动物,最好是送到上海有接收能力的地方,或者问问渔业站。然而去上海路途远,所里没有保存运输玳瑁和海龟的海水和容器,苏州渔业站也表示,他们并没有地方饲养海生动物。好在最后,民警们查询发现苏州还有一家海洋馆,总算给它们找到了一个安身之所。

  不过,那只被解救的小熊猫实在不太幸运了。在送往动物园三天后传来了遗憾的消息,小熊猫突然死亡,动物园经过解剖发现,它的心脏上有很多出血点,根据经验,野生动物被惊吓过度一般会产生这种情况。

  斜塘派出所的民警们听到这个消息都很惋惜,心痛之余更是把精力都投入案件侦破中。

  抽丝剥茧

  牵出珍惜濒危野生动物买卖网络

  事情还要从2017年5月上旬说起,苏州工业园区分局治安大队在工作中发现:苏州某水族馆表面上经营宠物鱼类,暗地里却在从事收购、出售野生动物的活动。这一案件很快成为上级督办要案。

  接到这一线索的王安,无疑是困惑而艰难的。在他还不算长的从警生涯中,侵财、故意伤害等案件已经主办多起,而对于此类案件,却很少接触。

  通过一系列外围的走访和排摸工作,王安初步锁定了主要犯罪嫌疑人何某,何某经常根据买家的要求前往全国各地搜罗野生动物,大多都是珍贵濒危品种。围绕何某展开立案侦查后,他开始一点点排查何某身边的蛛丝马迹,终于掌握了一条关键线索——有个上海买家想要购买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小熊猫,何某已经前往四川收购。收网的一刻终于到来,7月1日晚上,何某被人赃并获。

  可是,嫌疑人深知自己涉案金额巨大,绝不会老老实实交代一切。证据,实实在在的证据才是击破他们心理防线最有利的武器。

  王安通过梳理案情,一点一点分析嫌疑人与上下游之间的关系网络,从中寻找破绽和证据……慢慢的,这张网络越铺越大——以何某为中心,打通上下游,嫌疑人前往浙江、河南、广东、四川等地寻觅收购各种濒危野生动物。

  巨大的暴利让他们在这个灰色行业中越来越贪婪。其中一名涉案人员李某曾因非法收购野生动物罪被判刑13年6个月,此案发生时正在保释期间,却受利益驱使,重蹈覆辙。

  究竟利润有多高呢?以那只不幸死亡的小熊猫为例,四川的上家从栖息地以8000元的价格收购后,以13000元的价格卖给何某,何某一转手,就以40000元高价卖给订购的上海买家,每个环节都会层层加价。

  而在下游的买家,多是根据兴趣下单订购动物,购买后基本当作宠物饲养。

  像购买小熊猫的,是一个上海宠物店店主,被捕后这位嫌疑人交代,自己购买的动机很简单,就是买来玩,觉得小熊猫很好玩,也很稀奇,圈子里别人也没有,要是能养一只时不时发到朋友圈,也是挺让人羡慕的。

  就是在这样利益与猎奇心理的驱动中,珍稀野生动物的非法销售链条运转了起来。经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何某等人贩卖的野生动物,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以上的就有60多只,其中一级保护动物有10多只。

  王安也曾经以为贩卖珍惜动物是发生在新闻中纪录片中,但历时两个多月侦破这起案件后,他却有了不同的感受。尽管江苏既没有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食用野生动物的市场也不大,但以喜爱为名的购买却从没有停止过。这种爱不仅给野生动物带来灾难,也是在触犯法律,“如果真的爱它们,还是让它们自由自在的生活在大自然中。”

  犯法者必将被绳之以法

  但并不是每一个错误都可以归零

  王安平日的工作忙忙碌碌,盗窃、诈骗、聚众斗殴、故意伤害……每天都在处理各种各样的大小案件,一年中经手的嫌疑人要有近百人。尽管犯罪嫌疑人各有各的可恨之处,但王安却并不简单地将他们视作打击对象。

  在这位年轻民警看来,办案民警与审讯对象就像是一场心理战,有些人得让他们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有些老油条得煞煞他们的威风,有些嫌疑人则需要以诚相待,他才会敞开心扉。

  去年,所里曾接到一起蹊跷的报案,报案人刘某(化名)说自己的妻子周某(化名)倒在菜地里,人快不行了。王安赶到现场,发现倒地的周某头部大量流血,已经死亡。而50多岁的刘某对于他是怎么发现妻子出事的则语焉不详,只说当天他曾去菜地帮妻子干过活,然后先行回家,再去找妻子的时候她已经倒在那儿了。

  王安便开始查看附近监控,发现离案发地较远的地方有一处监控刚好拍下来关键过程,虽然画面模糊,但看得出周某在菜地干活,身边来了一名男子,两人应该是比较熟悉的,男子还帮忙浇水,就在周某转身的一刻,画面中的男子靠近她,随后周某便倒地不起了。而这名男子应该就是刘某。

  在铁证面前,刘某终于无法抵赖只得老实交代,当天确实是他用砖头砸了妻子头部,然后又用木棍捅伤口致妻子死亡。起因是刘某前两年曾有外遇,被周某发现,这事成了横亘在夫妻之间的一个坎,时不时被周某拿出来说事。刘某觉得自己已经改好却仍然没有得到妻子的原谅,于是一时冲动……

  让王安印象深刻的是,两人有一个30岁左右的女儿,常常来派出所打听父亲的情况。虽然民警们什么都没说,但女儿似乎很快就觉察到了,反复问:“我爸犯什么事了吗?怎么询问一下问了这么多天?”根据纪律,在结案之前王安不能告诉她真相,但小刘痛苦的神情,已经表明她已经猜出了原因。

  而审讯中的刘某其实每次说起行凶时都会掩面而泣,显然他心中对妻子并不是没有感情,但这已经无法拯救一个破碎的家庭。

  几年间,王安遇到过形形色色的案件与嫌疑人,遇到过困境中一念之差的失足者,调解过差点要上升为刑事案件的家庭纠纷,他是一丝不苟的执法者,也是将心比心的旁观者。在他看来,生活并不是一帆风顺,但再艰难也千万不要一时脑热,踏出不该踏的那一步。(看壹周记者秦亚乔/文 葛雷/摄影)

(责编:严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