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讯 >> 名城记者 >> 正文

什么时候起,结婚生子不再是我们必须完成的?

时间:2018-01-29 10:28:09 来源:名城苏州网

  文/看壹周记者夏天

  近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出生的新生儿共1723万,比2016年低了63万。 更值得注意的地方在于,这1723万新生儿中,二胎占比居然是51%,二孩出生数首次超过了一孩。

  再看苏州民政局发布的另一组数据,苏州人2017年的初婚年龄为30.2岁,比前一年又延迟了0.5岁。而2017年苏州共有4.6万对情侣喜结连理,但却有2.1万对夫妇选择离婚,离结比达到了令人咋舌的46%。网友调侃说结婚晚不可怕,可怕的是越晚结婚越容易离婚……

  结婚生子,本是人生最重要的大事。但打量身边,不管是未婚还是结过婚离的,单身一族似乎越来越多。相比以往,越来越多的人是主动选择单身,至少表面表现如此,而且没有迫切改变的愿望。也许这只是年轻一代一时的任性,然而,这背后也隐藏一个严峻的问题——低欲望社会现象的萌芽。

  “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这句话很多时候是单身一族的口头禅,追问其为什么?十有八九的回答是“一个人的感觉太舒服了”……

  真的如此嘛,每个人都对自己的生活有着不同的注解。

  【晚婚族】

  从急躁上火到无欲无求

  “我从来不想独身,却有预感晚婚,我在等世上,唯一契合灵魂……”谈这个话题前,叶春鸣让记者去听一首歌,李宗盛的《晚婚》,他说这四句歌词代表了这些年他的所有心境。

  1980年出生的他,过了农历新年,38周岁了,依旧单身。如今,父母再提起这件事,言语里再也没有了以前的急躁和催促,只有浓浓的惋惜和无奈。在他们看来,如果叶春鸣没有跟第一个女朋友分手,也许孩子都上小学了。而当初,确实也是他们主张分手的。

  “很多事情谁也说不清对与错的。”叶春鸣不怪父母。与那个女朋友的恋爱谈了5年,从25岁到30岁。最后父母见了,房子买了,却卡在了结婚日子上。“他们希望早一些,我们却觉得最好晚一年,我的工作正在上升期,不必太着急。”

  最后一次双方谈崩,叶春鸣的父母对女孩子说:“你不愿意等就算了,反正我们家春鸣要找个姑娘分分钟的事情。”确实,在当时看来,有房有车事业单位的叶春鸣找对象不会有什么难度的。

  现实却给了叶春鸣和父母重重一个巴掌。8年过去,他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对的人。一开始,家里给叶春鸣安排了很多次相亲,他也都去见了。有些当时就没看对眼,有时谈了一两月没了下文,最长的一个谈了有半年。半年后,女孩子说想双方见见家长,叶春鸣却慌了。

  他找不到当年对前女友的感觉,也没有信心能和眼前人共度一生。想了两天,他提出了分手,女孩子给了他一巴掌,转身就嫁人了。父母后来知道这件事,痛心疾首。

  时间就在一次次相亲以及失败中溜走。35岁以后的叶春鸣,成了婚恋市场中最尴尬的那群人。年纪大了,却是初婚。找个年纪差不多的吧,他还觉的对方太老了,好不容易看上一个年轻的,人家直接叫他“大叔”。有一次朋友给他介绍一个,别人一听他这个年纪还没结婚,立刻问介绍人“生理心理没什么问题吧?这个年纪感觉都是挑剩的了!”他苦笑。

  其实,除了过年、聚会这些尴尬时刻外,大部分时候,叶春鸣并不觉得单身有什么坏处。“真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有什么牵绊。”他觉得,随着年纪增长自己的心态一直在变化,有一段特别想结婚,熬过去以后就会觉得反正晚了,干脆再等等吧!

  到现在,结婚生子这件人生大事,他已经无欲无求了。父母也是如此,最焦虑的时间已过,以前他们总觉得带孙子才是退休生活的重心,现在出门游山玩水的日子也挺好的。“我觉得我和爸妈都找到了合适的生活方式,至于那个人什么时候出现,会不会出现,其实不重要了!”

  【晚育族】

  我的婚姻里,孩子不是必需品

  最近,朋友圈里都在玩一款名叫《旅行青蛙》的游戏,小茹也是其中的爱好者,天天给养的青蛙准备吃的,准备行李,操心出门是不是安全。有一次,她把游戏截图发到了朋友圈里,表示自己终于体验了一把当老妈子的操心。

  结果,她妈在下面回了一句:“宁愿养只青蛙,也不生孩子,你一定有毛病。”这是亲妈第一次怼自己,小茹回了个尬笑的表情。1990年出生的小茹蹭了一个九零后的身份,实际上过年以后,虚岁也要29了。与老公是同学,结婚3年。当初结婚前,他们就商量好了,三年内不谈生孩子的事情。当然,是瞒着双方父母的。

  他们的理由有二:一,经济基础薄弱,没有闲钱养孩子;二,还没有玩够,再给点时间。这三年里,小夫妻俩过的相当潇洒,下班回家吃好晚饭,一个打游戏,一个追剧看综艺。周末时间,两人要么驱车去附近小住两天,要么与朋友逛街聚会。每年两次长线旅行,无数次短线旅行,小茹甚至还像模像样去念了一个在职研究生。

  “这些都要感谢当初没有马上生孩子的决定呀!”一边是自己如鱼得水的小日子,另一边却是刚生孩子闺蜜的无尽抱怨。闺蜜比小茹晚结婚一年,婚后就生了一个闺女。从此以后,小茹就成了闺蜜的“垃圾桶”。

  “因为孩子该用纸巾擦嘴还是该用手帕擦嘴这件事,她就跟她婆婆大战了三百回合。”小茹用“鸡飞狗跳”来形容闺蜜的产后生活。在她看来,生个孩子活活把以前漂亮端庄的闺蜜,逼成了不修边幅的黄脸婆。而且,闺蜜给她算了一笔账,生孩子的费用、月子会所、奶粉、各种开支在内,生孩子第一年起码得花费十万以上。

  于是,生孩子就被小茹归进了“劳命伤财”的范畴内,双方父母终究是不甘心的。这种事情又不好明说,在一次次推却中,父母开始怀疑小茹是不是不孕不育。婆婆甚至打听了所谓的“送子”医生,一定要让小茹去看看。迫不得已,去年小茹老公把婚前约定告诉了父母,总算消停了大半年。

  一过春节,三年约定就到期了。可以想见,接下来将是全方位狂轰滥炸般的催生攻势。“我觉得孩子不是婚姻的必需品。”小茹考虑过出国旅行过春节,转念又想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不如就勇敢面对。另一方面,也许她也想从父母、长辈、亲戚朋友那里,获得一些生孩子的勇气和信心。

  【离婚族】

  分手后,我爱上了一个人生活

  2017年3月,丁琪告别了一段为期一年半的婚姻。从民政局出来,她突然觉得一身轻松,天空也变得更蓝了。

  这是一段开始太匆忙,结束很果断的感情。两年前,她遇见前夫的时候,已经33岁了。在许多人眼里,她是被“剩下的”那批人,各方面的重压下,她自己的心态也变得格外急躁。“我简直成了结婚狂,一心想把自己嫁出去就行。”

  前夫的经济条件不错,有房有车,比她还大两岁。只是,两个人没有化学反应。父母说“谈谈就有了”,丁琪就想“谈谈吧”。感情没谈出来,倒是走进了婚姻。回忆起来,丁琪觉得那段时间有些恍惚,仿佛是别人推着她在往前赶,赶着登记、赶着办婚礼。等醒悟过来,她已经为人妻,身边人依旧很陌生。

  所有问题都在结婚后爆发了出来,前夫是个妈宝男,从小就没什么主见,以前听自己妈的,结婚后变成听老婆的。丁琪就像养了一个大儿子,每天都要为他准备好穿的吃的,还要帮解决一系列生活上的问题。

  最可笑的是,这个丈夫有驾照却不敢开车,每天上班还要她送。有一次,丁琪感冒严重要去医院,换了他来开,实在不够老练,一出小区门就跟别人蹭了。整个过程,丈夫一直缩在车里,让丁琪一个人在外面与别人交涉。那是个大冬天,她发着39度的高烧,心却凉透了。

  这次以后,她有了离婚的念头。庆幸的是,两人还没有孩子,离婚也就没了牵挂。提出离婚的时候,前夫听话得“哦”了一声,什么都没说,就回了自己父母家。就这么简单,离婚了,35岁的丁琪又一次回归单身。

  “这一年,我觉得自己活过来了。”她买了一套小房子,一个人住。大部分时候自己煮饭,懒得动就点外卖。身边的朋友都有家庭,她也不寂寞,她开始健身跑步,在网上认识了一堆同道中人,周末经常一起活动。别人再给她介绍对象,都被她婉拒了,“离婚后,才知道一个人的生活有多珍贵。我尝试过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吃火锅,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一个人更自由一些,不用顾及别人的想法。”

  去年11月,丁琪一个人去了趟日本,看了京都的红叶,听了一场喜欢了很多年的偶像的演唱会。走在日本的街头,她发现自己突然能理解为什么这个国家那么多人不愿结婚,更不愿生孩子:“工作、社会上要遵守的规则已经够多的了,不想回家还要被生活和婚姻的规则约束,这样的想法,很难理解吗?”

  她说,也许自己就是所谓的“低欲族”,“我们要的很简单,自己过得开心不就行了吗?”(看壹周)

(责编:严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