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讯 >> 名城记者 >> 正文

“低欲族”的无奈: 一个人太舒服了

时间:2018-01-29 10:30:26 来源:名城苏州网

  “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在如今很多关于年轻人的讨论中,这是越来越绕不开的话题,很多长辈总是有意无意的感叹,为什么现在的孩子,怎么一点都不着急?

  不过他们可能无法感同身受的一点是,不是现在的年轻人不着急,而是在现实面前,他们要面对更多的压力。而压力有时候似乎并没有转化为动力,压到最后,则可能导致“低欲望”族群的出现。

  “三十而立”成了“三十而婚”

  刘女士今年31岁,前年结的婚,到今年5月,她的第一个孩子就将出生。想着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就将在家呆着,所以趁自己现在身体还走得动,刘女士最近经常参加各种同学聚会。

  不过在聚会中,她却发现这样一个怪现象,从前她在学校里,曾是“先事业,后家庭”的坚定支持者,而今,她也要初为人母了,当年那些憧憬的婚姻、家庭、孩子的同学,步伐却远远落在她之后。

  有时候刘女士还会半开玩笑得问道:“你们到底怎么打算?”对方一般是一阵沉默,然后小心翼翼的回答:“不是还在拼搏么。”

  这样一个“拼搏”,其实道出了现在年轻人正在进行的选择。然而这“拼搏”两字,显然不能说尽其中的全部缘由。苏州大学社会学教授梁君林表示,从20—30岁,如今的年轻人其实面临比以往代际的人群更多的压力。

  教育部发布的数据显示,预计到2019年,中国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高等教育在学人数与适龄人口之比)将达到50%以上,而在教育质量在全国位列前茅的苏州,可以想象的是,每两个年轻人中,至少有一个人,他的人生新旅途是从24岁才正式开始的。

  对于这个人群来说,有关结婚生子的时间表是相当紧张的。按照以往“男27岁,女25岁结婚”的观念来计算,他们需要在3年时间内完成稳定工作、谈恋爱、买房装修、筹备结婚等一系列步骤。

  而今,3年对于他们其中的大部分来说,显然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苏州市统计局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苏州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58750元,如果光用在日常生活中,这样的收入算是可观,但如果考虑到包括购房在内的结婚支出,那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无怪乎年轻人会把自己的结婚计划越拖越后了。而根据苏州市民政局的数据,2017年苏州市初婚的平均年龄为30.2岁,较2016年延迟了0.5岁。而这个数据在江苏省全省来看,还算是最早的,所以“三十而立”也演变为“三十而婚”了。

  而初婚延迟后,引发的则是一系列连锁反应。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2017年我国全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略有下降。其中,20—29岁生育旺盛期育龄妇女人数减少是一方面原因,妇女初婚和初育年龄的推迟已经是不容忽视的趋势。

  一款火爆游戏呈现的年轻人心态

  此前,多次有医生提醒社会大众,25—29岁是女性最佳生育年龄,错过这个时间之后,受孕机会会有降低,生育风险则会提高,女性产后恢复也会更加艰难。所以,当一对夫妻在30岁才结婚,那么什么时候生孩子,健康风险大不大,必然是他们要反复斟酌的问题。

  如果只是压力,那么可能是每个年龄层到了婚育年龄的老生常谈。专家表示,结合当今年轻人的性格特征,他们的不愿结婚,不愿生孩子,也有着更加深层的心理特征。

  一个有趣的数字是,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2017年,二胎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达到51.2%,首次超过一胎。其实在很多企业中,这样的现象如今也很普遍:一群年轻女孩子聚在一起,讨论着“结婚怕这怕那”,身边的70后、80后“老阿姨”,则挺着大肚子还在工作,就是为了“给家里的儿子添个妹妹。”

  如果以10岁为一个年龄层,每个群体还有其独特的群体性格特征。从五六十年代的隐忍,到七八十年代的守规矩,因为家庭环境、教育条件等的改善,如今以90后、00后为主体的年轻人则更加注重自我感受。

  最近,一款名为《旅行青蛙》的游戏突然在年轻人中火爆:你有一只宠物青蛙,待在家里,看看书、写日记、吃饭、削木头,然后出门旅行,遇到旅伴,带回土特产,寄你明信片……

  这款源自日本的游戏,其实最早研发的动机,是日本政府为了督促年轻人生孩子,让年轻人提前感受当妈的感觉而研发的。不过当记者在采访时,将这款游戏的制作初衷告知后,很多年轻人却表示:“生孩子压力这么大,养个电子宠物不是很好?”与初衷完全相反的意愿和感受。

  以日本为参照,二十年来各种流行的电子宠物不断涌现,但该国依然维持着较低的人口出生率。日本的年轻人对此回答只有一个:“一个人的感觉太舒服了”。

  对于这个族群,日本著名经济评论家大前研一曾经冠之以“低欲族”的名号,其特征标签为:在物质生活丰富,科技发展能够满足单独生活需求的条件下,个人对消费、婚恋等越发没有太多的欲望。

  “低欲望”引发社会变化

  尽管中日社会生态形态存在不少差别,但不得不承认,随着生活水平的逐步提升,在我们身边,像这样的“低欲望”青年,也是越来越多。

  数据统计,2017年苏州市人均存款数量为7.4万元,在全国位列第十,按照三口之家来计算,平均一个家庭的存款总数超过22万元。另外,诸如每10户家庭就有7辆私家车等数据,都显示出,经过上一代的积累后,如今苏州本地的年轻人可以享受到比较稳定富足的生活。

  另外,随着科技和社会的进步,以往很多复杂的事情都可以一个人在家点点手指,用最简单的方式完成。例如近两年发展迅猛的外卖平台,只要通过手机,就能满足自己“想吃什么就吃什么”的要求,催生了一大批宅男宅女。

  在这些影响下,就如同大前研一描绘的那样,关于结婚,关于生子的低欲望,也就出现了。“既然那样太辛苦,何必太强求,没有又怎么样。”心理分析师王丽娟分析道。

  于是,我们就看到一种怪现象。每到周末,在苏州的桂花公园等开放场所内,总有市民自发发动的相亲会。有趣的是,这些相亲会上,是很难看到年轻人的身影的。绝大多,都是他们的父母,帮着填写好子女的信息,看到条件合适的异性,双方父母先谈好“条件”,然后再哄着自己的子女出来见个面。

  但即使父母们如此卖力,很多时候,等到的也不完全是好结果。苏州市民政局的信息显示,2017年,苏州超过2.1万对夫妇选择离婚,较2016年又增加了0.32万对。

  苏州大学社会学教授梁君林认为,因为年轻人的“低欲望”,从结婚到生子,很多时候都是父母在包办,但不管怎样,婚后都是需要两人进行磨合的,这时候问题就来了。“房子要不要填女方名字、孩子哪家带等等,这些都可能成为情感破裂的导火索”。他说。

  很多时候,年轻人的“低欲望”,或者在他们看来是一种更高的精神需求。但在当下的社会和家庭背景下,很容易将自己置于一种两难的境地。要么在结婚或者生孩子面前,犹豫不前;要么在没有理顺关系的情况下进入一段新生活,一旦发现问题,也只能悔之晚矣。

  所以,不管对于单个家庭,还是对于整个社会,“低欲族”不断扩大的趋势都将产生深远的后果。(看壹周记者 夏天)

(责编:严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