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讯 >> 名城记者 >> 正文

如今孩子学业压力山大? 很大可能是爸妈的感受和错觉

时间:2018-03-12 11:07:55 来源:名城苏州网

  文/看壹周记者夏天

  开学其实两周不到,但呼吁给孩子减负的声音却此起彼伏。

  在3月2日下午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首场新闻发布会上,谈论几十年的中小学生减负问题再被提及,新闻发言人王国庆向全社会呼吁让孩子们每天多睡半个小时、一个小时。

  开学这段时间以来,各种旨在减负的政策层出不穷,先有多个省份将小学、初中生早晨到校时间推迟到8点,后有杭州出新规,规定小学生晚9点以后、初中生晚10点以后,对于未完成的作业可以“拒写”。

  那么苏州的孩子们课业压力到底重不重呢?

  家长:我的压力比她大

  “我每天都累死了,上完班回到家还要带孩子做功课,等孩子睡着了,我也趴下了!”小唐有个上小学一年级的女儿,在女儿上小学前,就有朋友给她打了预防针,说小学虽然功课不多,但是对家长的要求并不低。

  听了别人的经验,小唐和丈夫约法三章,两个人轮流辅导女儿功课,如果遇到特殊情况,可以请假,但之后要补回来。没想到,进了小学以后,情况完全失控了。开始几乎没什么功课,两个人还能按照排班表来。一个月以后,小唐发现,不能这样轮着辅导了。

  因为夫妻两人的评价标准截然不同,丈夫比较随和,可能也比较懒,检查女儿作业看一眼就过了。而她比较仔细,经常让女儿把做完的作业擦掉重新来。

  这样直接造成了女儿的作业质量起伏不定。不得已,她只能把丈夫的活也接了过来。可是问题又来了,她每天下班都比较晚,到家已经6点半了,不可能让女儿等到6点半再开始做作业。

  于是她想了一招,让女儿放学回家就开始做第一轮作业,由老人看着。等她回家检查,如果不能通过,就得重新再做一遍。“再做一遍的几率是95%。”小唐无奈地说。

  女儿并不属于天资聪颖的类型,做作业倒是相当雷厉风行,经常回家半个小时之内就把所有作业都做完了,但是质量相当堪忧。

  最夸张的一次,10道数学题错了6道。“就这样她爸爸还说没问题,我真的被气死了。”小唐说自己这个妈做的真心不容易,内忧外患。家里没人能帮把手,外面还要天天被家长群里刷的那些优秀孩子刺激。“说不比成绩,怎么可能,每个家长都在心里暗暗比较。”

  在小唐女儿的班级里,一共有41名同学,女儿成绩一直在中下游,报课外补习班那是少不了的,周末两天是完全被占领了。平时上班的时候,她也会四处收集题目,打印好带回家晚上给女儿做。这样更加拉长了每天做作业的时间,为了赶在孩子9点前完成所有计划,小唐有时不得不捧着碗一边吃饭一边辅导。等孩子好不容易睡着了,她也是精力全无,只能跟着一起睡了。

  “我小时候读书都没这么认真过,现在还只是一年级,不敢想象以后是什么样的。”小唐非常担心地说。

  学生:“奇葩”父母从来不管我

  有人连连叫苦,也有人小日子过得挺舒服。在园区某小学读三年级的吴静雯就是其中一个。每天放学以后,她首先会被接回奶奶家,回到家到吃晚饭的这段时间,她基本就能把学校布置的笔头作业完成了。等爸妈一起吃完晚饭回到自己家后,她一般再花半个小时就能完成老师的其他作业。

  也就是说一般7点半之前,所有的功课作业就全部完成了。而9点前的一个半小时都是吴静雯自己的。

  这些时间,她会用来打游戏,有时也会看看动漫。爸爸妈妈从来不管,经常三个人捧着手机各自玩。到了9点以后,妈妈会喊一声:“该睡觉了!”吴静雯也不会多磨蹭,自觉的放下游戏就去洗漱睡觉。

  “我说每天晚上都能打游戏,我们班的同学都很惊讶,几乎没有像我这样的。”说起这些,小朋友竟然还带着几分小骄傲。也因为打游戏的时间充足,她在游戏里的等级排名班级前三,碾压绝大部分男生。

  最让人吃惊的是,吴静雯几乎从来没有上过课外补习班,除了幼儿园时上过一个学期的英语培训班以外,其他和课业有关的培训班,她都没有上过。问起原因,小姑娘努努嘴说:“都是爸爸妈妈决定的。”

  “过年吃饭时,亲戚们之间聊起来,都觉得我们太奇葩了。”吴静雯的爸爸吴昊自嘲“奇葩”,他说,在别人看来,如此放任孩子学习的家长大概是没什么文化的,实际上他和妻子都是本科毕业,放养孩子只是想给孩子多一些自己的空间。

  吴昊说,在孩子上幼儿园的时候,也曾想跟上大环境的节奏,送孩子去上了英语课。可是,一个学期下来,他发现,孩子的英语水平并没有明显提高,学会的那些单词自己在家也能教的会,可像样的口语一句都说不上来,反而家长在经济和精力上的支出非常大。

  “我们觉得有点得不偿失。”自此以后,吴昊就和妻子达成了默契,不到迫不得已不让孩子让培训班。

  至于,放任孩子每天玩游戏,吴昊也说出了自己的初衷。小时候的女儿比较内向,很难融入到同龄人中间,吴昊试了很多办法,都不太成功。直到他发现,女儿玩游戏以后变得活泼了很多。“现在这个年纪的孩子大多数喜欢游戏,她能找到共同语言,而且会有成就感。”看着女儿在班级里谈笑风生的样子,吴昊也很高兴,“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我的很简单,就是希望女儿的童年留下的都是快乐和美好,而不是痛苦和疲惫。”

  老师:压力大不大取决于家长

  “像吴昊这样的家长肯定有,但确实不多,一个班级里最多1、2个。”听完吴昊的故事,有十多年小学教学经验的陈丹丹哈哈大笑,在她看来,吴昊就是老师们心中最不负责任的那种家长。

  十多年前,陈丹丹刚走上工作岗位,成为一名小学数学老师。那时候的作业负担比现在要重得多。以前的孩子都是从一年级就开始伏案做功课的,每天在功课上花一个多小时都是常态。

  不过几年前,教育部门出台了一个规定,要求不给三年级以下的孩子布置笔头作业,小学做作业时间控制在1个小时以内。“这个规定切切实实给很多孩子减负了。”陈丹丹说。

  那为什么家长会觉得作业压力越来越大呢?

  “也许因为要求家长参与的部分增加了吧!”陈丹丹说,一直以来,中国的中小学教育存在一个误区,功课作业都是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事情,家长不用插手。但由于笔头作业的减少,各种口头作业相对多了起来,学校和老师就会更多的需要家长参与到孩子每天的学习中去。

  比如,老师要求家长让孩子默写、背诵、朗读、预习、复习相关内容。这些无法在书面体现出来的作业,只能用视频来呈现。这无疑必须让家长和孩子一起去完成。“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作业,变成老师、学生和家长三方的事情,家长当然会觉得有压力。”陈丹丹说,“特别是布置作业,以前是学生自己每天回家做,现在都是老师直接发给家长的,这就很直观的每天都会刺激到家长。”

  同时作为一名四年级孩子的母亲,陈丹丹一方面是两个班80多个孩子的老师,另一方面也承担着家长的角色。“我倒是从来没有感觉到压力。”因为工作忙碌,她很少会关心孩子的学习,家里一直都是丈夫承担着主要角色。“儿子也相对比较听话,我们比较轻松。”陈丹丹相当欣慰,她觉得对于孩子课业的这份轻松,主要来自于心态的放松。

  她很少会关注儿子家长群里发生的事情。“我发现经常看家长群的家长特别容易焦虑,并盲目跟风。”跟风的结果就是孩子上的培训班越来越多,家长和孩子的焦虑情绪也越来越严重。“放松点吧!没必要把自己和孩子逼得太紧,教育是一个持续十几年的马拉松,要讲究战略战术。”

(责编:严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