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讯 >> 名城记者 >> 正文

立遗嘱 是各怀心事还是维护家庭和睦?

时间:2018-04-09 10:28:37 来源:名城苏州网

  文/看壹周记者夏天 摄影/葛雷

  或许从孔子回答子路那句著名的“未知生,焉知死”开始,数千年来,中国人一向讳言死亡和身后事。而这周就是清明小长假,大多数国人在这段时间都会去上坟扫墓,祭奠先人,同时也是难得的机会,大家可以顺利成章地谈谈“死”以及和“死”有关的那些事。

  就在上个月的下旬,有一条新闻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中华遗嘱库公布了《中华遗嘱库白皮书(2013~2017)》,其中一项选择率高达99.93%的“防儿媳女婿条款”迅速走红。

  一直以来,中国人都坚信“清官难断家务事”。而如今针对遗产产生的各种纠纷越来越多,不得不让我们正视“如何正确处理身后事”这一难题。于是,订立遗嘱似乎成了很多人都需要思考的问题。不如,让我们先来看一看身边这些与“遗嘱”有关的故事。

  30岁立遗嘱

  只为防亲生父母

  这两天,一条关于“95”后立遗嘱的新闻在朋友圈刷屏了。说的是无锡有个22岁的女孩子,因为在国外留学,早早立下遗嘱,明确自己“意外”后的房子归属。这个“95”后也成为无锡公证处办理遗嘱最年轻的对象。

  其实这样的案例并不鲜见,在苏州,同样有年轻人为自己的“身后事”早做打算了。

  出生于1988年的尤子今年才刚刚满30岁,去年年底她找到了律师,希望能给自己立一份遗嘱,明确自己过世后的名下财产的归属问题。说起立遗嘱的初衷,她不禁有些哽咽:“从小就没有安全感,最后只能依靠这种方式来获取安全感。”

  原来,尤子是安徽农村人,家里还有一个弟弟。身为长女的她,几乎没有获得过父母的宠爱。父母的那碗水从来不曾端平过,学习成绩不错的尤子只上到高中,就被父母要求不要上学了,早点挣钱贴补家里。而成绩远没有她好的弟弟,则拿着她赚来的钱上很贵的民办大学。

  20岁那年,尤子遭遇了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她被检查出患上了癌症瘤。在经历了手术和第一阶段的化疗以后,父母甚至有了放弃她的念头。“我当时好想活下去,求着父母说只要他们肯给我继续治疗,我下辈子还给他们做牛做马。”幸好,尤子的命大,到现在都一直好好的,没有复发过。

  这次大病,让她对父母心寒。治疗结束后,她离开了老家到了苏州。也许因为经历过生死,她意识到人一定要为自己拼一次。白天,她在美容院里边工作边学习,晚上她还会上各种培训班。3年后,她有了自己的美容院,还与工作时认识的男朋友结了婚。婚后生了一个孩子,没有父母帮手,她自己一个人又要带孩子又要忙生意,却忽略了老公。等意识到的时候,老公在外面已有了新欢。

  于是27岁那年,尤子离婚了,从此成了一个单身妈妈。令人欣慰的是,尤子经济独立,完全可以养活自己和孩子,她甚至在苏州买了一套房子和一辆二十多万的汽车。

  前段时间,父母来苏州小住。让她恐慌的是,言谈举止间,父母流露出对自己房子的艳羡之情。“他们说如果弟弟结婚的时候也有这样一套房子就好了,可能我比较敏感吧,当时很不舒服。”

  联想到自己曾经得过脑瘤,也许哪一天,突然就不在人世了,才3岁的儿子该怎么办?“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我们母子俩可以依靠的人。”想要这里,尤子做了一个决定,“我想立一份遗嘱,把我的财产全部留给孩子,我的父母不能占到一丁点的便宜。”

  她说,这个决定也许看上去无情,但自己的原生家庭从来没有给过自己一丁点的温暖和关怀,现在最亲的人就是孩子,为母则刚,她必须保护好自己的孩子。

  亲手写的遗嘱

  竟然没有法律效力?

  今年1月,76岁的老李半夜倒在了自己家的卫生间里。

  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女儿李美兰找不到他的人,打了无数电话也不接。最后女儿冲到了老李家,才发现父亲早就没了呼吸。

  李美兰忙前忙后,把葬礼的事情打点的差不多了,哥哥才赶回来。哥哥早年就离开苏州,出门闯荡。后来在深圳落了脚,一直忙于自己的事业,家里的事情全部扔给了李美兰。

  “我们兄妹感情一直不错,我也没什么怨言。”李美兰是个挺温和的苏州人,前两年母亲中风瘫痪,一直到过世的一年间,都是她照顾的。

  母亲去世后,哥哥曾经提出让老李跟自己去深圳,老李却死活不同意,他觉得自己在苏州住习惯了。

  不过,老李的身体向来很硬朗。除了有点高血压,需要每天定时服用降压药,其他时候完全不像一个70多岁的老头,甚至还可以骑着自行车出去溜达一整天。

  这些让李美兰很放心,一心觉得父亲活到80岁是完全没有问题的。“父亲名下有一套住宅和一套门面房,每年收租就有十几万,所以我隐约知道他应该是有一大笔积蓄。”但是父亲从来不提起,李美兰也不问。

  去年吃年夜饭,哥哥带着全家从深圳过来过年,喝了几杯酒的父亲有点醉意,又比较兴奋,头一次说起以后的财产分配。“他说门面房给哥哥,自己住的房子给我。”这样的话,让李美兰很欣慰,虽说按照传统来说,在分配财产时,女儿一直是弱势群体。但这些年是自己尽心尽力的照顾父母,哥哥完全甩手掌柜,“如果我也能分到房子,那说明我的付出是有回报的。”

  但老爷子也就说了这么一回,而且大家都没当一回事,除了李美兰。老李突然过世后,在对他名下的财产清点后,大家发现他不但有两套房子,还有100多万的存款。一开始,哥哥说的很洒脱,表示存款也跟李美兰一人一半,大家都接受了这个方案。

  没想到,葬礼结束后,大家一起整理老李遗物的时候,在一个五斗橱最下面的抽屉里找到了一封老李留下的遗嘱。遗嘱里,对于房子的分配没有变化,但是老李把自己的存款全部留给了孙子,也就是哥哥的儿子,没有给外孙留一分钱。

  “看到遗嘱的时候,我两眼一黑,照顾了那么多年的父亲竟然如此偏袒孙子。”李美兰很不理解,哥哥的家庭条件比自己好不少,孙子也一直在深圳,跟老人的感情并不深,老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有了这份遗嘱,哥哥果然提出来要按照遗嘱分配财产。

  难过的李美兰差点同意了,这时正在上大学的她的儿子突然提出来,“这份遗嘱有法律效力吗?”一语惊醒梦中人,李美兰立刻托熟人咨询律师,得到的结果让她充满希望——老人偷偷摸摸写好的遗嘱,可能会因为没有第三方见证,导致无效,那将依然是按照法定继承。

  面对法律和亲情的双重压力,哥哥最终放弃了对遗嘱内容的坚持,同意把一百多万的存款与李美兰对半分。“这次的事情,其实也让人挺寒心的。”李美兰说,以前自己总觉得哥哥不会对金钱斤斤计较,这次以后,她才知道,在金钱面前,亲情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防儿媳写遗嘱

  不离婚就没意义

  在中华遗嘱库公布的《中华遗嘱库白皮书(2013~2017)》中,选择率高达99.93%的“防儿媳女婿条款”引起了轩然大波。

  一时间,“尴尬”、“寒心”、“没毛病”、“很合理”等多种声音在网上此起彼伏。随后,遗嘱库的负责人则公开表示,媒体对所谓“防儿媳女婿条款”根本是误解。这个条款只是遗嘱库模板的选项之一,只表示老人在遗嘱中规定“继承人所继承的财产属于个人财产,不属于其夫妻共同财产”。因此,只有在子女离婚时,该条款才有意义。

  尽管是误读,但在实际生活中,有一些老人在订立遗嘱的时候,确实有为子女考虑因素。

  “说起这个事情,确实有些寒心。”石敏结婚已经有20年,作为一个外地人,当初嫁入婆家的时候,其实就受了一些委屈,“婆婆的本意是想找个本地媳妇,没想到儿子在外地读书带回了一个外地女朋友。”

  对于婆婆的想法,石敏其实也理解,自己家的条件没有婆家好,结婚的时候全部费用都是婆家出的。生了女儿,也都是婆家在帮忙带,自己的父母没有帮上多少忙。

  五年前,石敏想换套大点的房子,就和老公商量着把结婚前买的房子卖了。婆婆当时就有点不开心,在她看来,之前的房子属于儿子的个人财产,重新买的大房子却成了儿子和儿媳的共有财产。“也许从那个时候开始,婆婆就对我有点提防了。”不过,石敏是个直性子,大大咧咧的不会计较这些。因为跟老家的亲生母亲关系不亲密,她把婆婆真的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每次买什么吃的穿的都给婆婆带上一份。

  一来二去,婆婆跟她的关系确实处的不错。可是这样融洽的关系却被一个消息扰乱了,今年过年吃饭的时候,酒足饭饱后,石敏的一个亲戚无意间的一句话引起了石敏的注意——“你没事写什么遗嘱,多不吉利啊!”

  这话说完,婆婆的脸刷的白了,也没回应。当时石敏就很奇怪,从来没听公婆说起过遗嘱的事情,再说他们就一个儿子,有必要写什么遗嘱吗?

  事后,她向老公打听,老公发誓自己不知道这个事情。也暗示过婆婆,婆婆从来没有正面回应过,越是这样,石敏的好奇心越重。

  后来还是好心的亲戚透了料给她——“是写遗嘱了,还找了人来做了见证”。这也没什么,关键是“遗嘱里好像有一条规定留给儿子的房产只能是儿子和孙女的,不属于儿媳妇。”

  一听这话,石敏委屈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原来公婆写这个遗嘱是为了防自己。后来她还是忍不住去找婆婆当面质问这件事,婆婆倒是很爽快的承认了确实有这件事,不过她也有自己的道理:“你们只要不离婚,这些房产不都是你的嘛!”

  话是这么说,但从这以后,石敏的心里总像扎了一根刺,再也拔不掉了。

(责编:严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广告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