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壹周文娱 >> 正文

“奶茶”自述 后来的我们幸好不是一场电影……

时间:2018-05-15 13:51:41 来源:看壹周

  陈升给她取了外号“奶茶”,是刚刚好的香醇和清淡。很长一段人生里,她让人印象深刻的故事就是“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 而今48岁的刘若英,从为爱痴狂到归于平静,有了可爱的儿子和能给她空间独处的老公。

  最近她再次成为关注焦点,原因是她做导演的处女作《后来的我们》,因为“退票疑云”和“小三视角”遭到了猛烈批评,甚至有粉丝坦言:“不管我对刘若英带着怎样的情怀滤镜,仍然要说一句,和前任在宾馆开一间房,并肩躺着怀念那些逝去的爱情,真的太矫情了而且,对现任充满了恶意。”

  每个人对电影的解读都有自己的主观因素,不过好在电影终究不是真实的人生,“奶茶”的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听她娓娓道来……

  文/宗禾

  相信爱情的人,迟早会和爱情相遇

  我的感情之路,有真真假假各种传闻,我不去回应。我常常说,感情没有道理可讲,谈不上谁是谁非。我和别的女人不同的地方,大概是伤口愈合得比较快。我形容自己面对爱情时像一头“小蛮牛”,使出浑身的力气爱,从不给自己留后路。

  正因为这样吧,我不害怕失恋,更不害怕恋爱,因为你只有勇敢去爱了,才有可能遇到那个真命天子;如果连爱都不敢爱,怎么会遇到呢?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和好朋友在一起,我会嘱咐他们:“帮我留心啊,有好男人介绍给我啊。”

  我和钟石的相遇,得益于我开放的心态。这要从2006年说起,当时我在拍摄电影《心中有鬼》,和导演滕华涛成为好朋友。有一次他问我:“奶茶,我觉得你这人不错,身边怎么没个男人呢?”我说:“如果你遇到合适人选,想着我点儿啊。”

  没想到,他记在心里了。用他的话说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把身边的单身男人过一遍”。2010年的一天,他想到了钟石,觉得这个人很适合我。见面那天,彼此都带了一堆朋友。一看见钟石高高大大、斯斯文文的样子,我就觉得很顺眼,相互留了电话号码。没过几天,他给我打电话,说他搞了一个摄影展,问我愿不愿意去看?恋情就这样开始了。

  交往了半年多,2011年8月8日,我们在北京领了结婚证。领完证当天,我给滕华涛打电话,由衷地谢谢他。后来回台湾,还特地按照台湾的风俗,带回喜饼送给他。

  能把单身过好的女人,才能和男朋友相处好

  很多大龄女人都有一个错觉,就是男人害怕结婚,她们常常说:“我都一大把年纪了,找个人就是为了结婚,我没时间再陪他谈一个长长的恋爱。”我想,这也是许多“剩女”最感到困惑的问题吧——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合适男人,当然想赶紧套牢他。可正是因为这种心态,让男人们觉得心里不踏实:刚认识就这么急吼吼的,有什么目的啊?于是,他就逃了。

  大概30多几岁时,我有一阵子特别想结婚,但过了35岁,结婚念头就很淡了——反正也这个年纪了,急也没用。有一天我在家里,给自己煮了很好吃的牛肉面,配上新鲜的蔬菜,坐在阳光包围的餐桌前。突然觉得,一个人的生活,真的也很不错嘛,就让我这样自己过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可以。

  也许正因为我将单身生活打理得很好,结婚念头不是那么迫切,所以和钟石恋爱之后,我给了他很大的空间——我不会一天给他打很多电话,我不会像个小女孩一样,凡事依赖他、要他陪着我。

  有时候,我们经常半个月不见面,因为我觉得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的事情做,只要心里有对方就行,没必要天天黏一起。情人节到了,钟石工作很忙,他发愁怎么陪我。我打电话告诉他,我约了一个女朋友一起过节,所以他不用特地陪我,也不用给我送花。只要愿意,鲜花随时随地都可以送,干吗都赶在情人节那天像完成一个任务似的呢?一开始,他以为我在赌气,后来看见我真的不是很介意才放心。

  我结婚后,很多朋友都说我保密工作做得好,居然没有“狗仔”拍到我和男朋友在一起的照片。其实不是刻意保密,是我们俩根本没多少时间在一起。这样的距离恰到好处,会保持你的神秘感,也让一个男人觉得和你在一起自由轻松,就像他向我求婚时说的:“我想和你生活在一起,只有这样才能减轻我对你的牵挂还有那种时时刻刻有可能失去你的担心,因为我觉得你很享受单身生活,这太让我害怕了!”

  哈,男人就这样——你黏着他,他就想办法要逃;你把自己的生活和心灵都打理好,不依赖他、不试图套牢他,他就会对你产生好奇,就想和你待在一起,就想和你结婚。

  丰富有趣的女人,最能吸引男人

  有很多关于钟石的传闻,说他是“富二代”,说他“身价10亿”,说他比我大12岁……其实,他哪是什么“富二代”啊,父母都是普通的大学教授,他的工作也只是和金融沾边而已。我们最终走到一起,和兴趣爱好一致有很大关系。

  钟石是一个狂热的摄影发烧友,恰好我也是,这为我们迅速走近对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他搞了一个摄影论坛,我们认识后,我也开始把作品放到那里。

  有一次,我看见我的作品下面附有很专业的批评帖子,估计是他留的,我当时就以牙还牙地在他的作品下面也写了很多批评意见。我们相互“攻击”了 好长时间,搞得论坛里的人都议论:“这两人是谁啊,总是互掐?”后来他们恍然大悟:“嘿,真是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不相识啊。”

  难得两人有空时,我们一人骑一辆单车,拿着相机钻胡同,饿了就找一间小餐馆,点几个家常菜,要一瓶啤酒。有意思的是,我从没被人认出来。有一次在路边摊吃饭,一个女孩子悄悄说:“你看看这个人像不像刘若英?”她的朋友说:“像是像,但不可能啊,刘若英怎么会跑到这里吃饭啊!”

  很多女人可能会觉得,给一个男人做饭啊洗衣服啊会容易抓住他的心。我的观念不是这样,那些事情保姆能做得更好,而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生活在一起,更多要找一种灵魂上的沟通和相契,一旦和他建立起这种灵魂上的沟通,你们的感情会水到渠成、修得正果。

  我是一个很粘孩子的妈妈

  拍《后来的我们》是我第一次做导演,和想象中的很不一样,即便以前别人跟我说导演很辛苦,但因为没有跟导演二十四小时在一起,真的要累很多,尤其对于一个三岁孩子的妈妈来说。

  其实,我是一个很粘孩子的妈妈,刚当妈妈时,我决定不请保姆,自己带孩子,整整一年几乎没有睡饱过。我舍不得孩子不在我的身边,所以尽可能地安排和他相处,一般有工作计划,我都会想,那里好不好玩,能不能带着儿子一起去。譬如欧洲,马来西亚这些孩子适合游玩的地方,再辛苦我都带着他,以至于他两岁前,就已经坐了十几次飞机了。

  我常用‘非常辛苦、心甘情愿’来形容此刻的状态。起码,都是我自己选择及热爱的生活。特别是参与一个生命的成长。从一粒种子在我的身体里发芽,去感受到那有力的小胳膊小腿这捣你一下,那踢你一脚,直到有一天,他拼命钻出来,来到这个世界上。小孩的生长速度真的很快,感觉刚刚学翻身,怎么现在我已经追不上他了;感觉刚刚会叫妈妈,怎么路上每一台车,他都能叫出名字了!

  当然,我也经常跟他吵架,还跟他鸡同鸭讲。当然,我们两个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责编:耿雅萍)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