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壹周文娱 >> 正文

他不想借电影 “治愈”任何人

时间:2018-07-02 20:01:41 来源:看壹周

  文/银

  近几年国内电影节,是枝裕和大热。2016年北京电影节,组团上映了8部他的电影,还推出专题影展,抢票盛况空前,46 秒套票即售罄。今年的上海电影节,是枝裕和的新片《小偷家族》也是一票难求,该片在今年的戛纳获得金棕榈大奖。

  2015年上映的《海街日记》,让中国观众记住了是枝裕和的名字,这位1962年出生,被西方影评界视为日本电影新浪潮一代人中“思想最为严肃”的导演,因《海街日记》中镰仓老宅里20年前的一道菜式、老梅树、定食屋、烟花大会和沿海而建的新干线,一系列意境隽永的画面,被中国观众视作格外的“治愈系”。

  一直觉得,是枝裕和跟李安很像,看着是谦和温顺的谦谦君子,可是他们投注到电影里的情感一旦爆发,却猛烈而势不可挡。

  擅长以静谧细腻的手法,探触生命的本质问题,是作为导演的是枝裕和的鲜明特点。

  《步履不停》是他献给母亲的影片,这部“除了细节别无他物”的电影将是枝裕和对死亡的思索推至巅峰,淡淡的哀伤情绪、对生死的日式凝思,透过缓慢的叙事节奏、平淡的日常对话、琐碎的家庭场景娓娓讲述,不渲染悲伤,不做道德批判,一个个细节从电影画面中流出,像极了我们日复一日的生活。

  《步履不停》里沁凉的麦茶、红透的西瓜、放进油锅里的天妇罗、寿司与鳗鱼饭;《如父如子》一点点展现洗完澡母亲怎样给孩子擦头发,三个人以怎样的顺序躺在床上,怎样牵手漫步;《海街日记》的梅子酒和樱花树……是枝裕和的电影依赖这样的细节,和快速的时代保持了若即若离的关系,他坚信,“细枝末节累加起来即是生活,这正是戏剧性之所在,我建构的每一个场景,都只依赖细节”。

  偶尔他有看法借电影中人物传达,总是感触至深。在《奇迹》中,是枝裕和借小田切让饰演的父亲对儿子说:“世界也需要无用的东西,要是什么都有意义的话,不是叫人喘不过气来嘛。”在《小偷家族》中,中川雅也说:“除了偷,我不知道还能教给他什么?不知道偷来的亲情能不能算偷?人生艰难,不管怎样都要用力活着啊……”

  从生活中撷取记忆,慢慢挖掘蕴含其中的感情,“将它们捡拾并收集起来,捧在手心,展示给观众看。”是枝裕和说:“我不想借电影治愈任何人,作品是人与世界的对话,我希望将电影作为交流的媒介,借此看见世界,也看见自己。”

(责编:耿雅萍)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