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期

金庸去世:老中少三代苏州人都走进过他的江湖

记者: 时间:2018-10-31 20:44:08 本期编辑:

  名城苏州网讯(记者 王子琦)昨天(10月30日),一代武侠小说泰斗金庸在香港病逝,享年94岁。“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这位苏州人的老朋友,用一支笔创造了一个有血有肉的江湖,带给了许多苏州人深远的影响。

  

(网络图片)

  昨天傍晚,金庸去世的消息传开后,苏州人的朋友圈被怀念他的文章和感言刷屏。上至五六十岁的老人,下至00后的少年,没读过或看过金庸的人简直是不存在的,正因如此,这样一位武侠大家的离去,让众多人感慨,青春结束了,江湖终究变成了传说。

  

 

  (刷屏的朋友圈)

  少年人:我意识到大侠也是会死的

  金庸去世的消息,苏州女孩小直是在昨天傍晚时分看到微博推送得知的。“我那时候在逛街,打开手机看到消息的时候站在街上呆愣了半分钟,有一种很不真实的感觉。”小直告诉记者,作为一个成长于90年代的电视儿童,金庸的武侠贯穿了自己一整个童年和青春期。

  

 

  (小直昨晚的微博)

  “96版《射雕英雄传》,喜欢张智霖版的郭靖,因为很帅。两岸合作版《倚天屠龙记》,有最好的赵敏和周芷若。张纪中版和TVB版《神雕侠侣》我都看过,各有千秋。”谈起看过的金庸剧,小直口若悬河,也正因为看得剧太多,让她在青春期的时候产生了去阅读原著的想法,并在中学时期的很多副课和自习课上,在教科书的遮掩下偷偷读起了金庸的原著小说。

  小直表示,金庸构建起来的那个有血有肉的江湖,让那时候被禁锢在一方书桌上的自己感觉像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很奇妙。金庸和武侠也成了自己和同学,父母都能讨论起来的跨年龄话题。正因如此,长大之后她每次读金庸都会有回到童年的感觉,想起最初阅读和讨论的时候。

  “我昨天夜里发了一条微博,意思就是说小时候以为那些世外大侠都是不会死的,但原来还是会的。大侠走了,属于90后的童年也早就结束了。”

  中年人:金庸构建的江湖,是一个成人童话

  85年出生的苏州人何程是从大学开始读金庸的,50块一整套的金庸盗版全集陪伴他度过了大学四年。“印象很深刻的是,《天龙八部》里乔峰在聚贤庄的那段,我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每次看都能看得激动不已。我的一个室友,能把结尾处关于段誉的一个情节背出来。”何程表示,那时候痴迷金庸的不仅仅是他们这些热血的年轻人,他还记得大学里有一个中年老师专门开课讲金庸,当时也有新闻报道有人在看了金庸的小说后跑去深山里练功。

  

 

  (何程的朋友圈)

  “看金庸是会有一个心境上的变化的,一开始可能会觉得金庸的武侠很土,因为我们这代人是看着《圣斗士星矢》《灌篮高手》这种外来的东西长大的,对比外来的文化,金庸显得有些陈旧和具有年代感。”何程告诉记者,但是慢慢地,他从金庸的武侠中读出了民族自豪感和一种对侠的追求。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句话我一直记着。金庸构建的江湖,就像是一个成人童话,这个成人童话让很多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意识到,国内也有不输给国外的文化,而这个文化,不仅仅是让人热血沸腾,更让人对于国家,对于民族有了更为具体的认知。”说起这些的时候,何程显得很激动。

  他告诉记者,昨天傍晚得知去世的消息后,他看回忆金庸的文章看到了凌晨。最后他把金庸先生的去世,总结为了一句话:创造故事的人,回到故事中去了,但故事还在,故事带来的影响也会一直在。

  老年人:那个时代落幕了

  苏州大学退休老师吴培华在得知金庸去世后,回忆起了和先生有过的一次交集。“2007年9月苏州大学授予金庸先生博士学位,在那个仪式上,我和先生有一次互动。”吴培华回忆道,那时候自己开了一些关于金庸先生的课程,于是校长特别布置了让他向先生提问的任务。提问之后,金庸注意到了自己,于是特意表示晚饭之后两人可以见个面。

  

  (吴培华)

  吴培华回忆道,那次见面之前,自己特意带上了一本珍藏的香港最初版的《书剑恩仇录》上册去见金庸,想要请他题词。当时金庸看到那本书感到很惊奇,因为没想到大陆也会有这个版本。于是他特别开心地在书的扉页题上了“吴培华先生自珍”这几个字。

  “这本书我一直珍藏着,因为有了先生的题字,也因为这个版本本身就很少,是我当初用了美元特意托人去香港带回来的。”吴培华表示,作为50年代生人,自己是在中年后开始读金庸的,年纪大了后开始向学生讲金庸,自己对金庸的评价很高。自己曾在上现代文学课的时候,和学生说过,两百年后回头看中国20世纪的文学,可能留下的作家会有两位,一个是鲁迅,一个就是金庸。可能会留下的作品会有两个,一个是鲁迅的《阿Q正传》,一个是金庸的《鹿鼎记》。

  “昨天有人问我,得知金庸去世后我有什么感想。其实我想的很简单,一个感觉是一代武侠大师走了,另一个感想是,一个时代落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