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壹周文娱 >> 正文

李咏的“临终遗言” :别送花了,给我送话筒吧

时间:2018-11-05 09:12:26 来源:看壹周

 

  2007年,本报主办了《非常6+1》在苏州的海选,所有人都开心地比划出最经典的手势。

  “在美国,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2018年10月25日凌晨5点20分,永失我爱……”。10月29日,著名电视主持人李咏的妻子哈文,公布了李咏病逝的噩耗,全网哀痛。谁能想到,那个陪伴了观众将近20年、幽默机智的“咏哥”,就这么悄无声息地离开了他最热爱的话筒和舞台。

  文/曹雪琦

  不安分的嘴皮子

  1972年,只有4岁的李咏,和父亲吵了人生的第一架。

  原来,尿急的小孩发现厕所被客人占用,情急下,在客厅当着众人,冲着痰盂就解决了。父亲是地方史编辑,涵养颇好,铁青着脸教训这不懂事儿的儿子。李咏却回道,“谁让他们占厕所的,讨厌!”

  叛逆、反骨、渴望自由,这个性格,伴随了李咏终生。

  到了大学,他不安分的内心逐渐显露出来,经常性逃课,专业成绩更是倒数。他自己都毫不避讳地表示,“我是广院最不用功的学生,四年没有练过声,到现在很多逻辑重音都掌握不准确”。

  1991年,毕业季前期,李咏去中央电视台面试。评委问他姓名,他还在耍贫,“你们不是刚刚叫过吗?知道还问?”

  后来的提问,他更加天马行空起来。

  问:3只鸡3天下了3只蛋,请问9只鸡9天下几个蛋?

  李咏想也没想,脱口回答,“反正不是9个!我又不是养鸡的,我哪儿知道。”

  几天后,结果出来了:1991年中央电视台唯一的一个播音员名额,归了李咏。他“玩儿似的就过了”。

  1998年,李咏看到了一档来自英国的大型博彩娱乐节目《GO BINGO》,这是一档直播节目,参与模式简单粗暴,即现场猜题赢奖,最高奖金设置2万英镑。

  李咏看到的第一反应:新鲜到直咽口水。第二反应是:这节目,应该引进中国!

  他兴奋地找到直管领导,得到的答案是:不适合中央电视台。再送到文艺中心,又一盆冷水:节目无法嫁接。

  就这样脱了三个月,当他送到中央二套,意外来了,仅仅半天,李咏便接到了领导的电话,“这个项目,我要了!”

  很快,播出权、使用权,以及全部节目制作资源和技术,40万英镑成交。ECM公司还派出一位英国工程师前来辅助全程,薪水每小时1000英镑。

  1998年11月22日,星期日,早上7点15分,《幸运52》开播了。那个一笑满脸褶子、穿着夸张的花衬衫,不时向观众丢答题卡片的主持人李咏,那个可以对着镜头挥拳头、比手势,不再“播音脸”与“播音腔”的主持人李咏,成为了全中国人在上世纪末最难忘的荧屏记忆之一。

  “央视底线”的出走

  2002年开始,李咏断断续续主持了10届春晚。

  然而,李咏一直不喜欢念稿子,“特怕上春晚”。“我在《幸运52》从来没站直过,怎么舒服怎么来。我绝大部分的东西都是现场生成出来的,因为我受不了稿子,我都是把握一个方向,再用自己的语言取代。”

  导火线是在2007年春晚。零点钟声之前,当时因为张泽群的失误,出现了一段始料未及的时间空当,抢话、忘词、空白此起彼伏。李咏用“非常6+1”式的说话方式救场,说到一半直接被朱军打断,造成了混乱的“黑色三分钟”。倒计时结束,他第一个转身下台。

  2008年10月27日,《幸运52》停播了,悄无声息。李咏试图做出改变,推出专访类节目《咏乐汇》。他邀明星、商界名流来节目吃饭、谈天,聊人生中至关重要的转捩点,也聊私人生活。励志故事讲完,李咏就来一段旁白:他的今天是你的明天,括弧——仅仅是“可能”而已。

  然而,互联网娱乐的时代来了,人们开始转向《超级女声》,开始看各大卫视的真人选秀,“李咏”二字再不复当年万人空巷的火爆。

  2011年3月改版开播的《向幸福出发》是李咏在央视主持的最后一档节目。在这档“寄情于歌,寓情于心”的节目中,李咏常常收起笑容,语调低沉,访问前来节目点歌的人,听他们讲背后励志又略带悲情的故事。节目连续三年获得央视“年度品牌栏目”称号。

  曾几何时,李咏亦说过一句名言:我就代表着央视的底线。事实是,这个底线,相比社会底线的变化速度,远远不及。2013年,李咏还是离开了央视,“我想改变,再不改变就没意思了。”

  她是你的第一继承人

  李咏和哈文相识31年,相爱30年。

  1987年,刚从乌鲁木齐来到北京读书的李咏,在北京广播学院(如今的中国传媒大学)读播音专业,因为热爱画画,每个周末都从东古运河畔,蹬着自行车去花家地南街的中央美院学画画。

  在他的回忆中,“很多女生对我感兴趣,我是她们餐后寝前的话题人物:这个男生很怪,不说话,走哪儿都背个画夹子。”

  但李咏只对其中一个女生感兴趣,便是哈文。他觉得她侧脸轮廓很美,一见钟情。

  那年圣诞节,他们一起跳“黑灯舞”。黑暗中,李咏搂着哈文三步并两步地跳着。正值青春期,血脉贲张,此时不表白,更待何时?

  “哈文,你心目中的男朋友什么样?”

  “至少一米八吧!”

  李咏不依不饶,“那最底线呢?”

  “怎么也得一米七五吧。”

  他瞬间底气十足,“上礼拜体检,我一米七五五!”

  热恋时,因为工作原因,他们曾经历过长达一年的异地恋。那个时候,他每天写一封信给哈文。每封信的信封上都有他的画作。他怕信到的太慢,就傻乎乎地在信封上画了“飞机”。

  就这样,有些“傻乎乎”却情真意切的爱情,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十年。

  很多人的婚姻里都会有一些关于“隐私”的争执,可他却看得通透:“你把整个后半生都交给她了,她是你的遗产第一继承人,你还保留啥呀?带到骨灰盒里去?”

  而他生命的最后那段时光,真的如他所说:将自己的后半生交给了她。

  网络暴力后面的优雅

  有多少人爱你,就有多少人恨你。

  2007年的“黑色三分钟”后,网上满是捕风捉影的消息:李咏最先忘了词,才导致接下来的连锁反应,他没有“听指挥”,受不了压力要辞职。

  就在前几个月,当网络爆出李咏“捞够就走”,一家人定居美国拿了绿卡。而面对质问,哈文只在微博上淡淡地回应两个字:木有。

  一度被扣上“移民”的帽子,频繁遭遇网络上的口诛笔伐,但抗癌17个月,李咏从未对外透露过病情,如今真相公开,亦不多做解释。

  李咏的人生最后一条微博,定格在2017年11月23日,时值感恩节,他@了妻女和所有人,当时以及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人觉得这条微博有任何特别之处。

  九年前,李咏在自传《咏远有李》中,带着点俏皮,早早写下了自己的“临终遗言”——

  欢迎大家光临我的告别仪式,劳累各位了,你们也都挺忙。今天来的都是我的亲朋好友,既然不是外人,我也没跟你们客气,走之前都说好了,今儿来送我,就别送花了,给我送话筒吧。我希望我身边摆满了话筒。人生几十年,一晃就过,我李咏这辈子就好说个话,所以临了临了,都走到这一程了,还在这儿说话。没吓着你们吧?

  这份优雅,酷到让人羡慕,又让人心酸。

  1968—2018,主持人李咏,手握话筒,笑着离开。

(责编:耿雅萍)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