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壹周文娱 >> 正文

金马最佳影片《大象席地而坐》

时间:2018-11-26 16:14:01 来源:看壹周

  多少人如同大象一样被生活压得只能席地而坐

  2018年11月17日,陈奕迅将第55届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的奖杯交到胡波妈妈手中。她哽咽着感谢了评委和观众之后,便转身盯着大屏幕上儿子的照片,再也没说一句话。

  如果不是401天前用一根绳子结束了29岁的生命,《大象席地而坐》的编剧、导演胡波此刻或许会站在舞台上,在连绵不绝的掌声中,迎接人生的高光时刻。

  但一切在2017年10月12日戛然而止。去世时,他是3本小说的作者、生计窘迫的北漂、艺术理想的殉道者,以及与市场规律背道而驰的青年导演。4个月后,这部长达3小时50分钟、在投资方眼里“不合格”的长片,在第68届柏林电影节上获得无数好评与掌声,被赞为“大师级的叙事”。

  影片讲述了4个普通人的平凡故事——他们在“生活”这驾冰冷巨大的机器上不停奔跑,遭遇冷漠、忽视、拒绝和暴力,与金钱和权力搏斗。电影的最后,一部分心灰意冷的人乘车前往满洲里动物园,想去亲眼看看席地而坐的大象。

  在这部电影里,阴郁始终笼罩在河北省西部的边陲井陉县,很多人说,胡波太丧了,陷入了一种无路可走的偏执。

  但也许就如胡波所说,很多人都误解他了。他认为爱,就是沉默着的行径和牺牲。如果从这句话来看,《大象》其实是表达爱的。

  这是一部注定无法在影院上映的文艺片,因为片长3小时50分钟,但是单凭这文艺范的故事和导演的倔强,就得看看这片子。

  人世间底色悲凉,寻找满洲里的大象

  《大象席地而坐》是零碎的,没有整体的故事情节,非常非常生活化。

  同时,它也胜在了这个生活化。——无限拉近观众与影片的距离,每一个小人物身上都有自己的影子。

  全片一共4个不同的角色,描述了4种截然不同的的生活状态。这4个人的年纪各不相同,有的是青春的少年,有的是在社会中沉浮多年的成年人。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迷茫,在这个小城市中,拼尽全力的生活。

  内向少年韦布(彭昱畅饰)替朋友出头与同学于帅争执时发生了意外,于帅摔下楼梯不治身亡。出了这么大事,他不能回家,也无处可去,以前还有奶奶疼,奶奶去世,他更孤单了。

  父亲是警察,受伤后闲赋在家,经常无缘无故对韦布发火,油腻无能的中年男人,一旦遭遇挫折又无处泄愤时,只会拿老婆孩子撒气。母亲承担着全家的生活重担,天天早出晚归。不能给母亲添堵,更不能招惹父亲,他得躲地远远的。

  听同学说,于帅有个不要命的哥哥。如果不走,恐怕会捅大篓子。他在街上晃荡,却不知道去哪,怂恿谈得来的同学黄玲玲(王玉雯饰)一起去外地谋生,而黄玲玲知道,到了外地能不能活下来都成问题,拒绝了他。

  绝望的他,想去满洲里的动物园看一头席地而坐的大象。席地而坐的大象,被人折腾,大象一定无比讨厌加在身上的命定,但是,又能如何?无处可逃,只好席地而坐,任命运嘲弄。韦布与大象像失散多年的兄弟,他要去看它。

  镜头转换,看看少女黄玲玲。

  黄玲玲性格冷酷,对同学间的流血事件漠不关心,对抗母亲。与人对话,要不懒得说要不就反问,满脸自以为的老道,其实是伪装成熟的幼稚。

  单亲家庭长大。母亲是医药代表,天天应酬无暇顾及她,她被迫包揽着洗洗涮涮的家务。离婚后的母亲,在生活重压下,沧桑的脸因为大吼大叫而更加扭曲。在互不相看或吼叫中过日子,母亲心烦,女儿不快乐。豆蔻年华的女孩,诗意青春无法绽放,反而被现实肆意践踏、蹂躏,没有夸赞更没有爱,甚至被忽略。

  黄玲玲的性格在生活锻压下似乎足够硬气,但教导处副主任对她关爱有加,单亲家庭长大的女孩,父爱缺失,稍稍关心足以俘获。

  交往被暴光时,教导处副主任胆小怕事的窝囊本性暴露无遗。原以为,他可以给她父亲般呵护,但一出了事,马上将她推得远远的,像远离瘟疫。

  少女的心再次被扎,也变得更硬。教导处副主任夫妇找上门时,已经逃到了马路上,可以一走了之。但她不,她偏要给这唯唯诺诺的中年男人以教训,她给了那对男女每人狠狠的一闷棍。

  这是少女对亲情、人性绝望的反击。那一刻,她想起了韦布曾约她去满洲里看席地而坐的大象,也许她应该去。

  谁是强者?谁有是弱者?

  另一个角色,韦布的老邻居老王(李从喜饰)。退休后,窄小的老房子被女儿女婿惦记着,女儿想让老爹进养老院,就能将老房子卖了换大一点儿的学区房。算盘打的啪啪响,但女儿从没想过老爹心里是啥滋味。没事可做的老王,身子骨硬朗,走路带风,军人范儿十足,还没老到要去养老院的地步,却被女儿扫地出门,内心可想而知。

  女儿女婿跟老王没话聊,他成了多余的人,如果没有养的那条狗,他都不知道怎么活。不巧,狗被另一只狗咬死了。精神寄托没了,他也在马路上晃荡。

  因为没钱,韦布看到老王,想将自己唯一值钱的台球杆低价转让。老王懒得理,他不玩这玩意儿。但是当韦布阻止狗主人对老王发飙时,笨拙的仗义打动了老王。随即,把私房钱给了韦布,而球杆自然归了老王。韦布说,有了钱就赎回去。讲义气的老王,球杆寸步不离身,即使女婿看中,他也坚决不给。

  老王的硬气,是在看养老院时,被一群哆哆嗦嗦的老头老太“突袭”消失的。原来,在女儿看来,他与他们一样。老父亲已不是女儿的靠山,是亟待被清理的绊脚石。

  老王绝望吗?离开养老院时,他双眼失神,仿佛从白天进入了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夜晚。他曾经在满洲里当兵,于是决定带外孙女去那儿看席地而坐的大象。

  另一个角色,于城(章宇饰)是一个瘦瘦的年轻男子,最初出现在屏幕上的就是他。一张忧郁的脸,几根油腻的头发耷拉在左侧额头,时而遮住眼睛,更添了几分诡异。

  他本是个街头混混,与朋友妻鬼混,却被朋友意外撞见。本以为有一场殊死搏斗,出乎意料的是,朋友夺窗跳楼。他跑下去,看着断气的朋友,一时竟落荒而逃。他是个不怕死的狠角色。是什么震撼了他?

  他睡朋友老婆,并非爱,只为了刺激另一个不爱他的女人,而这个女人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就因为这个荒唐的理由,断送了另一个男人的生命。

  自杀的男人何必轻生?为了不爱自己的老婆还是为了背叛自己的哥们?爱情这东西没道理,不爱就是不爱。哥们背叛,不需过于看重,如果听见于城的忏悔,想必他也不会自杀。

  不爱他的女人,即使他苦苦哀求也无法感动她。而爱他的朋友妻,即使她陷入苦海他也没半句安慰,再想想那个不明就里自杀的朋友。人到底该怎么活?

  像朋友那样以决绝的方式对待自己和世界吗?还是在欺骗下相安无事的活着?他迷茫了。

  但他听到弟弟被打住院时,没有了往日的霸气,母亲大骂一通,让他马上为弟弟出气。他说他从不喜欢这个废物弟弟,但喜不喜欢,都是他弟弟,出事了,他就得处理。于是,他以惯有的方式带上兄弟到韦布家打了个稀巴烂,没去追韦布。

  韦布的心境,其实就是他的心境。他也应该被兴师问罪甚至负有法律责任,朋友妻替他隐瞒了真相,朋友母亲被蒙在鼓里。也许逃得了法律的网,却躲不开良心的谴责,他像一个丢兵弃甲的败将。

  他也想去满洲里看那头席地而坐的大象。

  高中生韦布、黄玲玲,老王,于城,他们是社会中的一员,就像你、我、他千千万万的普通人一样。

  韦布和黄玲玲,是弱者吗?并不,在被推向绝望的那一刻,也会绝地反击成为强者;老王、于城,是强者吗?未必,当被女儿女婿送进养老院时,老王没有选择权,当母亲骂他无能、父亲踹他一脚时,于城只是一个束手无策的大男孩。

  在残酷的生活面前,谁又是强者!每个人都梦想逃离现在的生活,去往满洲里,那里有一只大象,席地而坐。

  近处只有苟且,何以人间不值得?

  《大象席地而坐》讲的不是反抗和重生,而是绝望,连挣扎都不被允许的绝望。 或许是胡波太倔,不愿妥协,宁愿死。

  电影里从头到尾没有看到一只大象,满洲里真的有这样的大象吗?去看大象真的有意义吗?这都已经不重要了,他们需要这样一个地方,逃离现实的伤害。

  而胡波本人也选择了用一根绳子逃离了当代青年导演与制片体制冲突的伤害。

  2016年7月的青海西宁First青年电影节上,胡波带着自己的剧本《金羊毛》走上了创投会的宣讲台。

  王小帅的妻子、冬春影业的制片人刘璇注意到了这个年轻人。经她牵线,王小帅在活动后看到了《金羊毛》的完整剧本。在人生的第28年,这个一直下着苦功的年轻人,突然成了众人眼里的幸运儿。冬春和他迅速签约,一个月后,项目正式启动。

  据胡波身边人透露,冬春影业提供的影片制作经费大约是70万,这对一部长片来说资金紧张程度可想而知。

  2017年3月,影片杀青。可是,就像影片的片名从最初参加创投时的《金羊毛》变成了《爱在樱花盛开时》又变成了他小说中的故事名《大象席地而坐》一样波折,胡波和冬春影业的分歧也从这个时候起开始出现。

  据说,王小帅和刘璇开始对胡波的项目非常重视,也很看好。但胡波因为坚持3个小时50分钟的版本,与刘璇爆发过激烈的冲突。也正是在那段时间,胡波的朋友发现,他开始变得痛苦消沉。那时的胡波已经意识到,对于这部自视甚重的影片,他只是执行者,随时都有“出局”的可能性。

  与其说这是胡波与冬春之间的矛盾,倒不如说,这是青年导演与成熟社会的冲突。王小帅也许现实了些,然而世俗世界的规则不从来便是如此么?在项目操作过程中,制作公司负责经费以及制作成本,将承担更高的风险,因此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决定权。

  如果导演想离开所签约的公司,只能自己走人;如果想带走项目,就需要“打包买走”。很显然,胡波不能放弃自己的电影,但他同样也没有“赎回”版权的能力。

  在面对如同电影中一样沮丧的大环境中,他最终选择以一种最决绝的方式终断了前行。

  在胡波举行遗体告别仪式的前一天,冬春影业把《大象席地而坐》的所有权益捐赠给胡波父母。版权最终回到了胡波父母的手里,四个小时一分未剪。

  “我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在此处,并在荒原里寻找可以通向哪里的通路,并坚信所有的一切都不止是对当下的失望透顶。” ——胡波

  我想,他应该是去满洲里找那头大象了。

(责编:耿雅萍)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