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18年 >> 致敬改革路 奋进新时代 >> 40年40村 >> 正文

树山村:“三宝”产业激活小山村

时间:2018-11-27 15:54:16 来源:看苏州

  

  苏州,树山村,傍晚时分。

  处暑已过,暑气仍旧顽强的停留在八月末,但早晚逐渐有了温差。白天毒辣的阳光我行我素,到了夜幕降临,清凉的晚风也随之而来。树山村的竹林栈道没了白天的喧闹,安静的竹林里只听见蝉鸣阵阵。

  晚饭过后,村民们三五成群约在了村口,这里是健身步道的起点,一圈下来7000米,慢悠悠的晃上一圈足够一个多小时。和城里的健身步道一样,每过一个节点,便有指示牌温馨提示已消耗的卡路里。

  村里的老人不懂什么是卡路里,只知道走上一圈便能和上了一天班的儿女聊会家长里短,这段时光既难得又稀疏平常。白天村里的年轻人们都各自忙碌,有的在通安镇上工作,有的稍远一些在市区里,但大多数年轻人下班后都会回到树山村,不是买不起城里的房子,而是舍不得这恬趣的乡村生活。

  “年底村里就能用上天然气了,

  再也不用忍受做饭时的烟熏火燎”

  村民沈根龙就住在树山村健身步道的起点处。

  刚吃过晚饭,嫁到邻村的女儿和女婿回来了。虽然不是周末,但每逢天气晴朗的时候,小夫妻俩便会驱车几公里回到父母家中,陪他们饭后散散步,聊聊最近的生活。“如今,我的家也成为了热门的旅游景点,回来一趟既是回家也感觉像来旅游。”

  三面环山,距离城区约20公里,“九山半水半分田”。过去树山村交通闭塞,村里道路坑坑洼洼,每逢下雨便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得裤腿全是泥巴。年近70岁的沈根龙回忆说,那时别说是健身步道,就连去村口小卖部买些日常用品,都得挑个晴朗的好日子,一下雨,泥泞中的烂菜叶、废纸屑便若影若现。

  1993年,村里开始开采矿石,那些余下的矿石被用作铺设道路,树山村这才有了一条通往外界的道碴路。从水泥路、沥青路,再到如今的竹林栈道、健身步道,树山村村容焕然一新。

  2017年下半年,通安镇启动树山村改造项目,树山村9个村民小组共340户村民房屋在村里的安排下,统一外立面风格。在不拆除原有建筑的基础上,村里还专门请了设计师,依据各家房屋结构的不同,做了相对应的改造。

  “以前只有到了过年,爸妈才带我去趟观前街采购年货,那时要倒三趟公交车,花费近两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沈根龙的女儿回忆起从前去市里的经历,连连摆手说“怕了、怕了”,也就年纪小能折腾。如今,树山村不仅通上了直达市区的公交车,有轨电车2号线也直达村口,就连村内也新添了环线巴士,供村民及游客免费乘坐。

  如今一进入树山村,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统一的白墙黛瓦。就地取材,利用村里原生态的竹、石、木等材料,将一幢幢风格各异的农家小院改造的即洋气又实用。

  “这个管道已经挖到村西头老李家了,下个礼拜就能安装到咱们这了。”晚上沿着健身步道散步时,沈根龙对女儿说道,“马上咱们村也能跟城里一样使用上天然气了,到时再也不用一做饭就烟熏火燎,呛得人眼泪直打转。”

  由于树山村地处山区,林木多,火灾隐患较大,使用明火土灶台极易引发山林火灾。今年初,树山村党总支书记吴雪春建议全村铺设天然气管道,一来安全、节能、环保;二来也方便了村民的生活。

  目前,天然气管道安装工程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中,村民们茶余饭后总爱沿着施工现场看看进展,商量着以后用上天然气就再也不用担心雨天会淋湿木材堆了。

  “儿子理发店也不开了,

  回家专门种植又脆又甜的翠冠梨”

  “爸,山上的梨树都修剪好了,饭做好了吗?”

  中午12点,沈海明拎着修建梨树的工具回来了。热得满头大汗的他推开自家小院的大门,向屋里的父亲沈根兴打了个招呼。这幢农家小院,共有三层楼,前后各有一个院子,外立面在村里的统一施工下,被粉刷的极具苏式特色。

  沈根兴的农家小院,作为第一批改造的房屋,早在2017年末,就已顺利竣工。“原本我是不同意改造的,好不容易盖了这么好的房子,眼看着就能搬进去住了,却说要统一风格,我心里是没底的。”

  72岁的沈根兴告诉记者,自己吃了一辈子的苦,以前住在土房里,随时随刻担心房子会塌掉。后来住上了钢筋水泥房,再到如今的农家小院,自己只想早点住进去安心养老,不想过多的再折腾。

  “后来村里的干部带头改造,从自家的房子改起,为我们起了模范带头作用。”望着改造后的房子如此大气,沈根兴立马拍板同意了改造。经过三个月的工期,沈根兴的房子顺利竣工,开心的沈老伯乐得合不拢嘴。

  令他更高兴的事是在镇上工作的儿子、儿媳也决定回来了。“以前在通安镇上开理发店,一年十二、三万的收入。如今父母亲年龄越来越大,家里三亩地种植的茶叶、杨梅、翠冠梨没人打理,跟妻子商量商量,还是决定回乡接手‘三宝’产业。”

  儿子、儿媳回来了,沈根兴松了一口气,自己忙碌了大半辈子的绿色产业继续得以发光发热,沈根兴比谁都高兴。“从前种植水稻,如今种植‘三宝’,我是个农民,却也住上了城里人人羡慕的大房子。”

  为了带领村民们脱贫致富,充分发挥农业资源优势,村里统一从浙江引进梨树品种,并由村干部带头先行种植。从原先400亩的“试种植”,到三年后翠冠梨开花结果,每亩地实现产出1000元,这才成功说服了所有村民种植剩余的664亩田。

  2006年,由村民自愿入股成立了树山戈家坞茶果专业合作社,对农产品实行统一管理和销售,进行茶果基地生产,树山的杨梅、茶叶、“翠冠梨”先后都通过了“三品”认证。

  如今,树山村种植翠冠梨1060亩,从当初1斤售价6元到如今一斤售价12元,树山村村民真正实现了“靠梨发家”。树山村党总支书记吴学春向记者介绍,单靠“树山三宝”,去年赚得最多的一户村民,实现净收入40万元。2017年,树山村村级集体收入687万元,村民人均年收入4万元。

  “外地老板要租我家房子做民宿

  想了想,与其租给别人,不如我自己开”

  八月末,正是树山村翠冠梨上市的时节。

  每逢到了周末,这个安静的小村庄便会热闹起来,来自苏州城区、浙江、上海一带的游人纷纷涌入这里,只为了品尝一口鲜脆多汁的翠冠梨。

  每年到了这个时节,吴辰便会格外忙碌,不仅要打理自家梨园,还得兼顾着光顾民宿的八方来客。与此同时,他还是个“民间厨神”,遇到懂吃的饕客时,他还兴致大发的露上两手。

  这个出生于1988年的年轻小伙子,是个土生土长的树山村戈家坞人,在从事了近5年的销售工作后,他毅然决然的决定返乡。“去年初(2017年),有外面的老板出15万要租家里的房子,我想了想,与其租给别人开民宿,不如我自己来。”

  正巧此时,树山村实施环境提升工程,全村由政府出资统一粉刷房屋外立面,农家小院经过精心改造变得焕然一新。2017年年末,吴辰精心打造的民宿也逐渐有了名气。每逢采摘季或节假日,这里一房难求“民宿的发展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说着话的功夫,吴辰就接到了三通电话,纷纷询问周末是否还有空房。

  如今,树山村像吴辰一样返乡创业的年轻人越来越多,同样出生于1988年的严杰,和吴辰一样看中了树山村未来的发展前景。“我出身于酒店行业,四年前一次机缘巧合来到树山村工作,这一待就再也不想离开。”于是,2015年,严杰开了树山村的第一家民宿。

  有了第一家民宿积累的经验,严杰更加熟悉和热爱这片土地。2016年初,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严杰脑中浮现,要在树山村打造一家高端民宿,将星级酒店的标准搬进树山,用别具一格的装修换取游客的“偷得浮生半日闲”。

  巧合的是,此次采访的第三家民宿的老板惠学莉同样出生于1988年,既是吴辰的同学,又是严杰的前同事。作为一名女性,她坦言,自己并没有太多的豪言壮志,开民宿只为了实现儿时梦想,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店,融入自己喜欢的元素。

  “虽然从小生活在通安镇,但对树山村并没有太多的了解。2016年春天,跟着家人来树山梨花节玩,这才第一次近距离欣赏树山的静谧。”回去后,惠学莉便着手在树山村选址,经过反复考核,最终将民宿定在了树山村的中间位置。

  尽管租金是周边最贵的,但惠学莉仍旧坚持选在这里,坐在店内遥望远方,入眼即是远山和碧树。惠学莉说,这是我所追求的生活,也是树山村得天独厚的“珍宝”,有时忍不住想私藏,但如此良景更想与懂得的人分享。

  “他们指着我的鼻子问我

  你是吃梨子长大的,还是吃米长大的”

  当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向树山村时,70岁的前任老支书徐家伦就准时出现在村委会。

  老人家看起来仍旧精神抖擞,他告诉前来采访的记者,今天他约了以前的老朋友,同时也是树山村的村民沈万福一块去竹林栈道交流太极拳样式。

  退休之后,徐家伦就搬回了通安镇上养老,但几乎每天风雨无阻的出现在树山村。“他们现在看到我都烦,但这么多年生活、工作在树山村,没事来村里转转已成了习惯,改不了了。”

  1997年,当时任通安镇镇长的徐家伦受上层领导的委派,兼任树山村党总支书记一职。那时,树山村不像如今的门庭若市,还是个脏乱差、贫穷落后的小山村。村民们教育自家孩子除了“好好学习考个大学,看看外面的世界”,就是“你不好好念书将来就跟我一样种田”。

  1999年末,徐家伦深知再这样下去,树山村永远也无法向前发展。于是,那年春节他带领着村干部,前往浙江引进翠冠梨。提起那段过往,徐家伦仍旧历历在目,“那时,遇到最大的阻碍是村民们的不理解。他们指着我的鼻子问我,你是吃梨子长大的,还是吃米长大的。”

  徐家伦说,原先我们家家户户种植的是水稻,但由于树山村地处山区,地少,所以种水稻并没有市场竞争力。就这样顶着村民们的质疑,他率先对7、8、9、10组部分口粮田,近400亩地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种植由浙江农科院推广的新品种“翠冠梨”。

  正是源于徐家伦及村干部当时的坚持,如今的翠冠梨已然成为了树山村的代名词。不仅是苏州市民,就连外地游客都知晓在苏州有一个树山村,那里种植的翠冠梨格外好吃。

  有了前辈打下的基础,现任树山村党总支书记吴雪春更是倍感压力。他是土生土长的树山村人,从小在田间地头长大,比谁都希望树山村可以发展的更好。

  自2013年任书记以来,吴学春两鬓的白发多了,妻子的抱怨多了,孩子的埋怨也多了;但村民们的褒奖多了,赞赏多了,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刚过翠冠梨的采摘季,吴学春来不及打理自家种植的梨树,只好委托工人进行采摘。

  他说,我见证着树山村一步一步的成长,唯一能做的就是为村民们谋取更多的福利,让他们骄傲自己是树山村的村民。如今,吴学春的儿子正在苏州大学念大四,父亲有时问道儿子,要不要给你在苏州市区买套房子,他说不要,将来毕业了我要回树山村工作。

  采访结束时,夜幕已悄悄降临。外来游客小憩在树山村的民宿内,安排着明天游玩的行程。忙碌了一天的树山村村民,利用这短暂的时刻,散落在村子里的各个角落,静静享受属于他们安闲自得的乡村生活。

  日出而作,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看苏州专稿 文/嵇程】

(责编:丁静芳)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