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18年 >> 致敬改革路 奋进新时代 >> 40年40村 >> 正文

金村村:千年古村到新农村,重现繁华不是梦!

时间:2018-11-29 14:40:57 来源:看苏州

  

  从苏州市区往北开约70公里就到了张家港最东南边的一个村庄金村村。

  这里和常熟的北边接壤,一直以来,因为离两边的县市中心都比较遥远,这里似乎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地带,不过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这个曾经有着悠悠历史的千年古村,如今已经华丽变身成了现代化新农村。曾经裤腿上甩满泥巴的农民也已经大变样了,成了机械达人——

  “种田是万万年的,只有提高机械化程度才能让工作效率提升”

  一位“新农民”的蜕变

  吴健是金村村最出名的由农业起家的大老板,不过见到面之后,看苏州记者发现他依然保有着农民的朴素劲儿,皮肤黝黑、笑容憨厚。虽然办公室很大,但陈设十分简单,对着摄像机镜头,46岁的吴健还透着一股不好意思。

  吴健跟看苏州记者回忆道,他小时候,农忙时节父母都是天刚亮就开工了,一把把麦子全是手工割下来的,然后再捆起来挑到田埂上,再运去稻谷场脱粒。

  “一亩地割下来,累得快散架了,父母晚上腰都会抬不起来的。”

  而吴健自己真正开始从事农业是从1990年高中毕业后,他本来学的就是农机,又挺感兴趣又可以赚钱,于是他就留在了村里开农机。那一年,桂林收割机的出现让吴健很是震撼:

  “一亩地十几分钟就收完了,一天可以完成50亩地,而且连脱粒都完成了,效率不知要提升了多少倍。”

  吴健那时候就看到了农机的发展一片光明。

  “我们乡下人都讲的,种田是万万年的,永远是退化不了的,所以只有让机械化程度提高,才能让我们种田的工作效率提升。”吴健这样说道。

  到了2000年,水稻收割也实现了机械化。原本想要入手一台水稻收割机的吴健被20多万元的价格也吓了回来,不过第二年不死心的他,买下了一台二手久保田收割机。

  “二手的也要十二三万吧,当时的心理压力和心理负担都是很大的,因为我们一年也就赚两三万。”

  2005年,吴健又借钱买下了第一台全新的久保田收割机,同年农村集体改制,吴健开始自主经营。随着服务面积扩大以及中央强农惠农政策的不断出台,他开始更新、增添农机,目前大概有150多台了。

  走进吴健的农机库房,场面简直是太壮观了,大大小小各种功能的农机具应有尽有,瞧瞧,还有人工撒农药的无人飞机呢,吴健说这个一台就得19万多!

  金村村是个农业大村,全村共有8000多亩田地,目前吴健负责的是1000多亩,而如今他也不只是做农机,2013年,吴健成立华田家庭农场,把自己种植的稻谷加工成为商品大米,并注册了“金村”牌商标,2017年初,金村大米就获得了首届“江苏好大米”特等奖!如今金村大米成了金村村的招牌农产品,畅销市场。

  “粮食是重中之重,我对种田这块总是有百倍的信心的。”吴健笑着这样说道。

  “我看到了金村的变化,看到了一线希望”

  一位女强人的回归

  如今,金村村在外出名的除了农业、大米,还有针织品。金晓红是当地一家服饰帽业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在外人看来,金晓红优雅而霸气,绝对的女强人。不过你能想象,在14年前,她竟是一位和蔼可亲的小学教师吗?

  1989年大学毕业后,金晓红回到了张家港,在市区一所小学当教师,一做就是15年,金晓红自信地表示:“我在学校工作得不错,我是我那一届毕业的人中最早评上小学高级教师的,我继续工作的话也会是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

  既然表现优异,为什么会转行呢?而且放弃了事业编制,走上晃荡不安的生意场,又从市区回到了乡村中来。金晓红说,这可能就是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金村人和针织的不解之缘吧。

  “我小时候村子里就是家家户户做针织的,不过没有形成一个产业链,最早主要还是我妈妈跨出了这一步。”

  原来,金晓红的妈妈也是一位女强人。

  最早金妈妈在社办企业为无锡、上海等地的大工厂加工衣服,之后集合了几个小姐妹出来单干,在家里做衣服,再拿出去卖。

  “1992年,我工作第三年,我妈妈突然想到要办一个厂,改变家庭作坊的现状,我妈妈蛮有经济头脑的,她觉得小打小闹已经不行了。我妈妈是50岁开厂的,非常有魄力。”

  同样有魄力有眼光的金晓红,在看到金村村全面淘汰落后、高耗产业,投资成立针纺城,目标建成特色针织品产业基地时,她主动和父母提出,想合资开厂,把生意做大。

  “我相信兢兢业业在这里耕耘一定会有收获。”金晓红这样说道。

  如今,工厂进入正轨,稳步发展,金晓红也把家搬回了村里。

  “我是嫁出去的,按道理我不会回来,但我也劝老公一起回来了,现在我们都住在金村苑那个别墅里,今年我们村不是被评为江苏最美乡村嘛,我感觉居住环境真的比城里更舒服。”

  “刮风下雨都不怕了,每天还能赚点小钱怎么能不开心?”

  一位老人的知足

  77岁的钱三宝和老伴在3年前跟着儿子也搬到了金村苑。外人来到金村村中心地带一眼就能看到这个庞大的别墅区。8年前,村里投资了2.2亿在这里建造了366栋苏式小别墅,粉墙黛瓦、鸟语花香。不仅别致,小区里雨污分流,每家每户还通了天然气,生态环境得到了大大的改善。

  “根本想象不到能住进这样的别墅,我们那个时候的老房子都是泥土糊的墙,茅草盖在上面。”

  钱三宝回忆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他们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有吃的都会优先给三个孩子吃,大人常常自己饿肚子。

  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钱三宝开始摆摊卖豆腐花,这一做就快30年。

  “以前在外面最怕碰到刮风下雨,我抱着伞护着车上的东西,弄得全身湿透回家,然后夏天嘛,中午用一块布挡在脸上眯一会,全是蚊子。”

  不过幸运的是,就在2016年,村里把全新修缮的金村老街其中的一家店铺免费提供给她做生意,为的就是传承下去这些老味道。

  要知道,早在明末清初的时候,这里就是商号林立的著名商街,茶馆、酒肆、书场应有尽有。前两年,村里投资了2000多万对破旧的老街按照原来的古风貌进行了修复,同时引入了类似钱三宝的豆腐花店这样的传统老店,积攒起了老街的人气,时至今日,这里仍是方圆几里百姓们最爱的赶集交易地。

  “张家港市区的,还有常熟人也都会赶到这里来吃!”钱三宝得意地和看苏州记者说道。

  现在每天下午1点钟,钱三宝和老伴会准时开门,忙到大概傍晚6点钟结束,顾客络绎不绝。

  “累是有点累,但是现在刮风下雨都不怕啦,每天能赚点小钱怎么能不开心?”

  老人透露,每天都能赚个200多块呢,加上每个月有700多养老金,生活十分知足。

  她还说道,女儿近几年还带着老两口去了北京、千岛湖等地旅游,马上国庆又要带他们出去玩了,说着说着就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希望有更多人知道我们村”

  一位老党员的期望

  “不仅是吃好喝好,还要能出去旅旅游,要把老年人的生活质量提升上去。”

  金村村老年协会会长缪仁祥对于自己的全新工作干劲十足,就在今年4月,刚满60岁的他才刚刚从党委副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不仅是对金村村老年人的情况了如指掌,1978年高中毕业后就开始到村里工作的他,可以说是完整见证了金村村这改革开放40年来点点滴滴的变化。

  “以前墙都是泥糊的,有裂缝嘛,冬天下雪,这个雪就直接被吹进来了,那个冷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从茅草房到平房到小楼再到别墅,从村民口袋空空到现在的年平均收入3.5万元以上,金村村一刻不停地在向前进。而说起变化最快最大的,缪仁祥说还是这10年,尤其是2012年开始对金村古街开始改造之后。

  缪仁祥介绍,按照“文化立村、经济强村、生态美村、旅游兴村”的发展之路,金村村主要从这四个方面进行了全面改造升级。

  缪仁祥着重给我们介绍了文化方面的改造,金村村是一个具有上千年历史的文化古村,据史书记载,这里从晋代开始便有村落,相传明代时有数千只乌鸦筑巢其上,因乌鸦有母慈子孝美德,故称慈乌村。

  “为了将这种悠久而优秀的文化内涵传承下去,让更多人知道我们金村,从2002年开始就聘请了很多老教师,把金村的文化古迹进行挖掘和记载。目前已经出版了120万字的《金村文存》,还有一本《金氏家乘》。”

  缪仁祥还介绍,为了让村民们自己也充分了解这些历史典故,小区内布置了很多文化设施,同时每家每户门前还有属于自己的家风家训,提升村民们的精神风貌。

  “现在古村旅游被追捧,我们准备在古村旅游的基础上突出党建这一块。”

  金村村现任党委书记钱敏峰介绍,1926年曾有一个中共党支部的秘密办公地和联络处就设在金村村,名叫园茂里,是个曲尺形小楼,当时一楼还开了一家米行作为掩护。

  被修缮一新后,这里成了张家港市红色旅游教育基地第一,每年来参观学习的人很多,钱敏峰透露,光是今年到现在为止已经达到了150批次,将近8000多人。

  “金村村走到今天不容易,接下来在我这里,现在是江苏最美乡村,希望能走出省,跻身中国最美乡村,我们希望全中国的老百姓都能看到,我们不仅有着江南文化底蕴,老百姓在发展的过程中那实实在在的享受感、幸福感、满足感。” 钱敏峰这样说道。【看苏州专稿 文/马月华】

(责编:丁静芳)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