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18年 >> 致敬改革路 奋进新时代 >> 40年40村 >> 正文

40年40村丨东林村:土地换来了社保和住房 还换来了没有后顾之忧的好日子

时间:2018-11-29 14:43:49 来源:看苏州

  

  初秋的东林合作农场,连空气里都弥漫着丰收的味道。放眼望去,稻田、果林绿意盎然,美不胜收。

  神奇的是,整整2200亩水稻田,却少见在田间耕作的农民,倒是有不少从没见过的白色、黄色罐子。打听之后才知道,这是最新引进的生物灌溉施肥、防虫病害技术,然而,这仅仅只是东林农场机械化生产的一个小环节。

  “东林模式”下的高效农业,解放了不少劳动力,那东林村的老百姓都去哪儿工作了?别担心,其他村办企业同样大有作为!金仓湖饲料厂、东林米厂、金仓湖物业公司等农企在助力东林经济发展的同时也为村民们提供了无数就业机会,村企工资成为了村民收入的主要来源。除此以外,富民合作社分红、股份合作社分红以及社保福利为老百姓的安居乐业增添了更多色彩。

  作为国家级生态村、江苏省文明村,太仓市城厢镇东林村正以“建设新型农村社区,创建东林幸福家园”为目标,引入更现代化的生活配套,培育更人性化的服务体系,构筑着农民生活新天堂。

  “以前种七、八亩地,要二十四人;

  现在种两千多亩地,只要十二个人。”

  天刚蒙蒙亮,徐雪其就已经来到农场,他要做的第一项工作是把2000多亩耕地仔仔细细检查一遍,每天如此。作为农场负责人,徐雪其肩上担子重,总是比手下的员工更早出晚归。

  “水稻、小麦的生长,每天每亩地都不一样,我必须做到心中有数。这样我才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送水,什么时候应该放水,什么时候应该除草,容不得一点差错。”徐雪其说。

  八年前,徐雪其在村子里开拖拉机,直到2010年东林村成立合作农场,他才当起了农场长。这位“老农”热爱钻研农业,不仅能够轻松驾驭撒肥机、联合收割机、高速插秧机等各类农机,还对除草、除虫、施肥了解得一清二楚。如今他带着十多名员工为农场发展出谋献策,顺利完成农场及村里每年下达的各项任务,被评为了苏州市劳动模范。

  “其实在农场建立初期,‘人工’是个很大的问题,村里的村民年纪普遍偏大,种七、八亩地就要二十四人,根本不够用。后来,村子投入2000多万元,购买了现代化农机具100多台(套),才实现了稻麦生产的全程机械化,现在种两千多亩地,只要十二个人。”

  除了人工骤减以外,农场产值也大幅提升。徐雪其告诉看苏州记者,原本每年每亩地可产出1100斤左右的水稻和800斤左右的小麦,全面机械化之后,产量提升了10%。“产值高了,职工收入也高了,人人都想来我们农场,在这里干活儿很高兴。”徐雪其说。

  这些年,徐雪其又配合科研单位实施了一批农业科技项目,在省农科院、苏州水稻研究院等专业机构的指导下,不断创新发展理念,以资源的高效利用和循环利用为核心,走出一条具有现代绿色农业发展特征的东林之路。

  用生态化实现循环农业,用科技化实现品牌农业,用机械化实现高效农业。2016年,东林农场的农机专业合作社被农业部评为全国农机合作示范社。不过对徐雪其来说,压力也随之而来。

  “在太仓,我们的农场是有典型性的,它树立起了一个标杆,全市的人都在看着,所以我有压力。我热爱这个农场,一定要起好带头作用。”徐雪其说,“我想继续把产品质量提高,用好新型环保生态肥料,种出新鲜好吃的大米,让老百姓吃得放心。”

  以前,农场的田地都是一小块一小块的,甚至不像个农场,现在成片成片,让人看着心里高兴。更可喜的是,一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也加入了农场建设的团队。徐雪其兴奋地说:“我希望有更多年轻人来这儿,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我们后继有人了!”

  “以前赚钱要看‘天’,

  如今有了保障,日子过得很安心。”

  “东林佳苑”是22万平方米的农民集中安置小区,2007年起,村子以金仓湖开发建设为契机,开始对村民进行整体拆迁,村里超过80%的村民都住在这儿,今年71岁的许国才也是其中之一。

  1962年,许国才15岁,为贴补家用,他没有继续上学,去到生产队种植棉花、水稻、小麦,1969年便当上了生产队长。

  “那时,靠种地赚不到钱,肥料不够,产量低。我们为了多拿点工分,只能去捡鸡粪给生产队当肥料。”

  许国才家里有一个大姐、一个小妹和兄弟两人,四个孩子的日子难过,吃都吃不饱。“我记得我大姐出嫁的时候,称了100斤胡萝卜做成胡萝卜饭招待大家,就当是‘喜酒’了,不过那时想吃胡萝卜都不容易。”许国才说。

  1963年,村里条件稍有好转,许国才家每个月能领到14斤大米,但还是不够吃。许国才告诉看苏州记者:“你一定没办法想象,以前一家人一天就算发两斤大米都能吃完,实在是太饿了,我们去田里挑点野草,就这么放在稀饭里直接煮着吃。”

  饿着肚子的年代,有个完整的住所已是不易,可惜在许国才十岁那年,家里厨房烧稻草的灰一不小心引燃了整个屋子,把周围四家人家的十八间房间全部烧毁,许国才一家只能搬到其他村民家住。直到1963年,才又在村子西边买了两间茅草房。

  改革开放之后,村里发展开始走上坡路,许国才也一路从生产组组长变成了大队长,又升级为村委会主任,八十年代初期,他攒下一万块钱,为家里造了三间楼房。

  “八十年代初,村里种一些大蒜之类的经济作物,赚了点钱。老百姓家陆续盖起了楼房,村里也从一开始没有路,变成了石子路。不过最好的时候,还是从2007年金仓湖开发建设开始的。”

  因为金仓湖建设,农民原本有的地被收走了,幸好“土地换保障”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等面积房屋置换过后,许国才在东林佳苑住上了270平米的大房子。

  “2000年,新毛乡合并到了城厢镇,我自己出7500元,集体补贴7500元,买了社保。以前赚钱要‘看天’,现在有保障,很安心。上个月三次台风,也不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们住的房子,就算是八级地震也扛得住。”

  现在,许国才和村里很多老年人一样,喜欢在家看书看报,去社区遛遛狗,和大家伙儿聊聊天。村里还给每户人家一分地,没事自己种点蔬菜水果,也打发打发时间。

  “我们村民每年每户可以免费领120斤大米,80岁以上的老人还可以到社区里的食堂吃饭,一顿只要5块钱。村子里空气好、交通方便,家家户户有汽车,出门就是公交站。”

  说起现在的生活,许国才笑得合不拢嘴:“经济升温真是了不得!我们的生活好得很,现在很幸福。”

  “开了一条‘九号河’,

  让收成好些,老百姓也能过得好些。”

  东林村里有条小河,窄窄的、浅浅的,并不起眼。但对于老书记陈耀明来说,它可是心头至宝,同时,它还伴随着村子走出了一段难熬的瓶颈时期。

  陈耀明是东林村人,1960年在村里当会计,1972年成为了村支书。“那时村里经济薄弱,一年一人只能赚到1500块钱。大家做什么都不方便,出门没有交通工具,全靠两条腿,到太仓市区要走两个小时。1977年,连自行车都还没有普及。”陈耀明说。

  老百姓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吃上鱼和肉,人人都靠工分过日子。农作物收成不好,大家日子就过不好,所以陈耀明一心想的只有一件事:提高农田的单位面积产量。为了听到群众的心声,陈耀明每天到十五个生产小组两次,与百姓沟通,再加上自己对农业、水利都有所研究,终于找到了问题的症结:地下水位过高,田里有积水,产量始终上不去。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召集了600个劳动力,花了34天时间开了大约1100公尺长,16米宽的九号河。这个工程完成之后,原本每亩地年产700斤的水稻涨到了近1000斤,每亩地年产600斤的小麦,也增加到了800斤。”

  除此以外,土地的高低不平,也极大影响了农作物的单位面积产量,陈耀明利用三个冬天,共六个月的时间把土地改造完成。

  “因为是关系到老百姓生活的大事,所以大家都很上心,大队负责干部、生产小组组长都全力配合,整个过程比较顺利。”

  在老村民的心里,陈书记是十分亲民的,开河的34天里,陈耀明有27天都帮着一起干活儿,剩下7天是因为有其他工作会议才没能参与。“要干就要和老百姓一起干,毕竟没有他们的帮助,我的工作也无法进行下去。”陈耀明说。

  1977年,村办企业逐渐兴起,给村里百姓提供了不少工作岗位,大家日子过得更好了,陈耀明也离开村里,去到了镇上。即使如此,陈耀明依然心系东林,也欣喜于它一点一滴的发展。

  “1988年,村里工厂多了,小汽车需要平坦的水泥路才能进出,于是,那年建起了第一条1500米长,5米多宽的水泥路,现在因为农村改造建设,小路缩短不少,两头都变成了大马路,但还是能看到一小部分。”

  陈耀明带着看苏州记者来到九号河边,来到水泥路上,讲述着过往的情景。对他来说,和村子共同成长的每一天,似乎都想不够,也讲不够。

  “2017年年底,村里总资产已经超过两个亿!40年前,老百姓每人每年收入1500元,现在达到35000元,不知翻了多少倍,老年人的生活也得到了保障。”陈耀明说,“我退休20年了,但村委会的人还是会经常来听听我的意见。现在村子的发展思路是对的,一切都越来越好,我也能放心地把事情都交给他们了。”

  “那些对农村有偏见的年轻人真应该来看看,

  这里的现代化程度有多高!”

  东林村现任村委副主任,是一位年轻的大学生村官,名叫杨晓晨。2015年从中国农业大学毕业之后,就报考了江苏省“985”高校村官,来到了东林村。

  杨晓晨是本地人,老家在隔壁沙溪镇,之所以选择回到村里而不是留在北京,是想用自己学到的农业知识,为家乡做点贡献。

  “我的大部分同学毕业后都在北京工作,但我觉得,如今有’乡村振兴战略‘,农村也在迅速发展,机会不一定比城市少。就拿我们东林村来说,机械化生产的现代农业无论在技术上还是思路上都很超前,经济因此飞速发展!另外,近些年东林村还在加大力度实施村庄整治工程,和美丽乡村建设的要求相吻合。村里交通情况好,空气质量也好。”

  2015年刚来村里,杨晓晨在合作农场的有机肥料厂做技术指导工作,他告诉看苏州记者,当时农场里的生态果园还处于一个亏本状态,40万左右的成本,真正收益仅有30多万;然而到2017年,果园的纯利润已经超过了30万。在杨晓晨看来,这些成绩离不开生态农业的进步,也离不开旅游产业的支持。

  “去年十二月,我成功把农场创建成一个江苏省三星级乡村旅游景区:东林梦幻农场。主要包括生态果园采摘体验、米厂生产观看体验和养殖场动物喂养体验,把村子里本来就有的资源充分利用起来,得到效益最大化。”

  杨晓晨受到的启发,来源于农业生产、农产品加工业、农产品市场服务业“三产”深度融合的理念,这也是乡村振兴的大趋势:“以前,村里主要发展一产和二产,几乎没有服务业,所以经济效益不够明显,未来加上第三产业,收益一定会更高。”

  “建立乡村旅游景区,是个很漫长的过程。就是一块指示牌都要经过层层把关才能正式实施安装,更别说一个3A级旅游厕所的建设,从选址到设计方案都进行了无数次的修改,施工和验收也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杨晓晨说,“如果真正要把旅游做起来,我认为还是要成立专门的旅游发展公司,把旅游和销售绑定在一起。另外,我想要在农场里建造专门的游客中心和比较成规模的停车场,给游客更好的体验感。”农场里的紫藤长廊,也是杨晓晨的想法,他想要将其打造成一个供游客拍照休闲的胜地,待到紫藤花绽放的季节,这里将充满梦幻的小资情调。

  来到东林村三年,年轻的杨晓晨给村子注入了新鲜血液,带来了现代化的经营理念,与此同时,东林村也在滋养着杨晓晨,让他不断学习和成长。“村民们越来越富裕,村子环境面貌也越来越好,这里的人很淳朴,和他们相处就像和家人在一起一样。”杨晓晨说。

  “在我们这一代,也许很多人对农村的印象还停留承包责任制上,他们真的应该来看看,如今农村的现代化程度有多高。东林村是个充满惊喜的地方,我希望能继续为这里贡献出自己更多的力量。”

  “现在,我们东林村形成的金仓湖生态旅游园区已经发展得有声有色,未来,我们要继续打造’园中村‘,把生态环境作为我们最大的发展资本。”太仓市城厢镇东林村党委书记苏齐芳说。

  “习总书记说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让我们深有体会。我们会把我们的农产品提档升级,打生态牌、打有机牌,在具体做法上,把握好十九大报告中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出的二十字方针:‘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把我们的农场做成看得见、摸得着的绿水青山。”【看苏州专稿 文/陈楚珺】

(责编:丁静芳)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