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壹周文娱 >> 正文

《海上浮城》:写给魔都小人物的一封情书

时间:2019-01-28 17:07:15 来源:看壹周

  作为华裔女导演阎羽茜的处女作长片,《海上浮城》带给观众非常多惊喜。电影先后斩获了圣丹斯电影节评委会特别奖最佳集体表演奖、达拉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等。

  这部电影可以算是一幅当代魔都的局部剪影。导演用几个人物穿连起一个猪瘟引发的一系列后果事件,不仅故事本身饱满深刻,更可贵的,是它深度刻画了中国现代化进程中,那种挣扎与迷茫感。相信每位在城市经历挣扎的人,会从中获得共鸣……

  文/文刀

  匪夷所思的“死猪事件”,

  串起了形形色色的小人物的生活

  本片的片名很有说法——《海上浮城》,倒过来却是“沉浮上海”,英文名则八竿子打不着边——“DeadPigs”(死猪)。

  事实上,这确实是一部关于上海,也关于“死猪”的故事:老王(杨皓宇饰),是个出生低微,却不甘平凡的猪农。在现代化进程逐渐侵蚀农村的今天,他丝毫未显出担忧和焦虑。不仅直面浪潮,还发展许多副业。

  养猪只是他的谋生手段之一,他还要当投资人、搞VR眼镜、投身互联网行业……奈何老王有心追逐潮流,潮流却不愿挽留。一场无妄之灾,他手下的猪全数暴毙,损失惨重。

  老王虽然没什么文化,也知道死猪不能随意丢弃,自然降解。一旦被发现,必得亲自担责,承受处理死猪“后事”的庞大费用。为了规避这项损失,老王“作”了个大死:把死猪统统投入江中,企图用流水毁尸灭迹。

  看到这儿,应该许多人会联想起现实世界里一则新闻:2013年,上海黄浦江松江段水域出现大量漂浮死猪,造成大面积水质污染,打捞死猪数量达5916具!

  实际上,这起事件正是《海上浮城》故事的灵感来源。

  只是相比于事件本身,导演更关注的,显然是它背后的成因,与整个社会的大环境……

  老王有两个有钱的靠山,一个是开着发廊住着拆迁房的妹妹,一个是在城里穿西装打领带请他吃甜点的儿子,这让他在被催还高利贷时至少还没有走投无路。

  而跟白手起家自负盈亏的老王不同,富家女夏夏(李梦饰)自打出生,就从没在钱的事情上有过烦恼。她成日与朋友消遣,生活看起来无忧无虑。对她而言,钱是最不重要的东西。但是问题是,有钱似乎也不快乐。

  直到某天,她与打工小伙子王振(李淳饰)相遇了。

  与夏夏截然相反,王振其实是个地道的“底层人士”。他定期寄钱给爸爸(猪农老王),谎称自己是大公司的高管,其实就是在餐厅端盘子的服务生。干着最苦最累的活,拿着最微薄的薪水,为了赚钱选择用碰瓷的极端方式。喜欢上与自己阶层差异极大的夏夏,是王振人生最难翻越的高山。

  这里有人搏命赚钱,而那边有人明明能靠拆迁致富,居然完全不稀罕——打扮的颇有广场舞气质的女士,是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钉子户大姐王招娣(邬君梅饰),也是老王的妹妹。无论上头许诺多少拆迁赔款,大姐一律拒绝,软硬不吃,哪怕是她哥求她卖房她也不愿意。

  按她的说法,自己三代人都在这栋楼里生活,根早就扎下了。根要是没了,得到再多钱又有何意义呢?

  但城市化的进程无可避免,大姐与开发商之间的矛盾,必然愈演愈烈。

  几个主角因为“死猪”事件的发生而相继出场,一个个鲜明的人物角色也呈现在观众眼前。

  每个人都是大世界里苦苦营生的小人物

  乍看之下,你或许会觉得这几位主角都不算“好人”——

  招娣太轴,霸着自家的地,不顾城市发展规划。夏夏虽然有钱,但她真正渴望的东西,再多钱也买不到;王振身在底层,为了赚钱不惜搏命还要维护着可怜的自尊;老王缺乏经营和环保意识,居然把死猪沉入江流……

  但是,他们真的是坏人吗?

  在这个问题上,导演做出了非常巧妙的处理:她把故事设计得与片名一样,可以用相反的视角,解读出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人物形象。

  老王是年逾花甲,却一直辛苦打拼。他渴望成功和财富,但多半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给儿子挣下家本。他的猪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买到了假的猪饲料。从这层面来讲,他其实是不良商贩的直接受害者。

  王振拼命赚钱,是因为家中老父亲把家底都赔光了,而他本人又刚好喜欢上了白富美夏夏。出于自尊,他不愿靠夏夏的接济度过难关,想凭实力赚到钱。

  再说到夏夏——得益于优渥的家庭环境,她总能买到想要的一切东西,觉得用钱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面对王振的示好,夏夏是心动的,可她根本不懂寻常男女表达爱意的方式,只能无奈一次次与之擦身而过。与其说夏夏的生活奢靡,倒不如说除了奢靡,她恐怕找不到其他的生存方式了……

  相较之下,王招娣的观念与夏夏截然相反:她最不在乎的就是钱。家中那栋三层小楼,不仅旧,而且偏,只要拆到就是赚到。然而招娣却死活不卖、不拆,甚至扬言道:“我生在这里,养在这里,我死在这里!”

  在她心中,这座不起眼的小楼里,每一砖每一瓦,都收藏他们全家几代人的回忆。回忆不值钱,却也弥足珍贵。一旦卖出去,就再也赎不回来了。

  住在周边的邻居,这几年得了开发商的补偿款,搬去更繁华便利的区域。只剩招娣与她的小楼未动,孤独矗立在一片废墟之中。

  王招娣这个角色,是整部戏里最亮眼的存在。演员邬君梅的演技加分很多,对层次的把握也非常精准,完美演绎出一个既市井、又念旧的、既感性、又刚烈的复杂形象。

  刚出场时,这个人物并不讨喜,从妆容到服饰到发型,都透着一股中年大妈特有的精明。这种人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拒绝强拆”,观众却很难不去揣测她的用心:她是不是觉得钱没给到位吗?只是要谋取更大的利益?

  可再看下去,就会发现这个大姐真的没什么心机:她像所有女人一样爱美,每天在造型上下功夫。她习惯一个人生活,虽然有个哥哥,却很少往来,遇事向来独自承担。

  在外面,招娣可以一当百,拦下开发商的挖掘机,气势如虹,不畏权势。可回到家里,她却总坐在沙发上发呆,露出脆弱的一面……

  其实换个角度看一看,那些我们所以为的“坏人”,有的是生活所迫,有的则精神荒芜,还有的承受着他人之恶……

  他们都曾试图改变现状,为了生计,为了梦想,或为了心中某种执念,“不知死活”地与社会、与时代做对抗,但最后终将以失败告终。说到底,不过是带点私心的苦命人罢了。

  细微之处感知人生冷暖

  上海,繁华的代名词,但繁华背后人世间该有的欢愉和心酸也都来得更强烈。

  尽管《海上浮城》的故事非常现实,可导演却非常温柔地,在最后给观众留下一个美好而略显魔幻的答案。

  让所有人得到幸福的办法是有的,但必须有人做出牺牲。老王最终被高利贷催的走投无路了,跪在雨地的泥土里掌掴自己,这时候妹妹终于走下楼,同意了拆迁,她只畏亲情,招娣最终在这场现代化战役里败给了感情。

  好演员放进了好故事,它聚焦了时代巨轮湮没的哀鸣,关注了无人在意的微小情绪,也关怀了个体命运的绽放姿态。这座大城市,这些人的荣辱,在洗尽铅华之后满满的玻璃感,碎了一地。最后邓丽君《我只在乎你》的出现颇有几分本片监制贾樟柯的魔幻现实主义色彩。

  1月25日去感受这部《海上浮城》的悲欢沉浮,新旧惘替。

(责编:王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