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媒精选 >> 正文

长三角鸟友来苏斗法,斗鸟的门道你知道多少?

时间:2019-04-14 20:58:19 来源:名城苏州网

  名城苏州网讯 (记者 杨学敏)尽管斗鸟这一老辈人留下来的“遗产”,玩的人越来越少,但相比于担忧未来,多数鸟友更倾向于享受当下。今天(4月14日),苏州艺都首届长三角地区城际斗鸟对抗赛开赛,500多名鸟友汇聚一堂,上演了一场多品种斗鸟鸣鸟大赛。

  苏州艺都首届长三角地区城际斗鸟对抗赛,分为城际对抗及民间对抗两个组别;涵盖画眉、绣眼、黄腾三个品种。

  祖辈的斗法:滚笼斗与隔丝斗

  活动现场,人山人海,从鸟笼神秘的布帘下,婉转的鸟叫声此起彼伏。据了解,此次比赛共吸引了来自来自苏州、无锡、安徽蚌埠等地的500多名鸟友。

  今年38岁的方华正是其中之一。因为受到爷爷的熏陶,加上当时贫乏的娱乐方式,方华从2002年就开始养鸟。“画眉、黄腾、百灵、绣眼都养,看着高兴,玩玩。”

  此次方华带来了两只黄腾鸟参赛。笼中两只黄腾跳来跳去,看起来精力十分充沛。虽然名字中带黄,黄腾却一点也不黄,一身棕色,看起来有点像麻雀,只是个头却小了许多。

  不同于画眉的滚笼斗,在江浙沪一带,从上辈传下来的,黄腾鸟一直是隔丝斗。

  “滚笼斗,就是放在一个笼子里捉对厮杀,谁先跑谁就输。因为黄藤鸟体型小,耐力差,一般都是隔丝斗,中间隔着笼子,而且只斗一轮,不像画眉可以斗好几轮。”

  隔丝斗

  不过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习惯,方华说,在云贵川一带,黄腾就是滚笼斗。

  祖辈的放生:黄腾只是个过客

  对于方华来说,黄腾只是个过客,往往玩上几个月就会放生。“找个地方,放掉,没有一只鸟在我的笼子里养满365天。”

  放生是老一辈留下来的传统。“一直留着不放,外面就抓不到了,鸟绝迹了你也没得玩。”

  当然这也和黄腾鸟换毛有关。换毛季的黄腾,出汗后就不太容易换毛,而且斗性也降低,强行斗容易生发疾病,甚至死亡。

  “放生后的黄腾,在野外想吃什么吃什么,在自然环境下,换毛会非常顺利。”

  当然,这估计也和黄腾价格便宜有关。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售卖的小黄腾,“几块钱一个,贵的就几十,取得成绩的贵点,最多也就千百块吧。”

  身价较低的黄腾,养起来也简单。做物流工作的方华,每天晚上回来用小米、大米加蛋黄喂一下,洗个澡,就不必再操心了。

  对于很多鸟友来说,黄腾往往以买来的居多,不过也有一部分会选择去芦苇丛捡小黄腾。“毕竟这种鸟太多了,比麻雀还多。”

  作为一种上辈留下来的捕捉方法,很多鸟友对野外“捡”黄腾早已司空见惯。但实际上,在当代,法律人士介绍,这种老法,其实已经涉嫌非法狩猎。

  祖辈的困惑:原来十几个人,只剩两个了

  据鸟友介绍, 斗鸟据说早在清朝前期就有了,是达官贵人的一种消遣。“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如今,斗鸟已经成为民间喜闻乐见的一项娱乐活动,古时的规则也一直沿用至今。

  玩斗鸟,讲究的斗性。同画眉、绣眼一样,从黄腾刚长毛开始,鸟友会在半个月时候,让其和别的鸟“照”一下,会不会扇(翅膀),再过半个月,看看会不会咬。

  画眉

  “一般两到三岁是正当年。不会扇,不会咬,就放生。”鸟友说道。

  不过,伴随娱乐方式的多元化,斗鸟的群体不断减少。一位鸟友介绍。“上个礼拜去无锡,原来有几十个人,现在只有两个人了。”

  据了解,目前苏州的情况只能算是差强人意。“因为年纪轻的宁愿去打麻将、打游戏,出去喝喝酒,现在玩鸟的人越来越少,苏州圈子最小的也过三十岁了。”

  尽管将其视为老一辈留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过不少鸟友对后继乏力似乎并不太关心。尽管也希望这个圈子越来越大,但对大部分人来说,似乎只要开心就行了。

(责编:方真)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