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19年 >> 苏州解放70周年 >> 解放区的天 >> 正文

70年前古城新生这样起步

时间:2019-04-19 15:20:55 来源:苏州党史办

  □中共苏州市委党史工作办公室

  1949年4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苏州,千年古城宣告解放。随着新政权的建立及城市接管工作的有序展开,苏州人民从此翻身作主,苏州的历史翻开了新的篇章。

  加强组织建设,为解放和接管苏州提供核心力量

  1948年5月,人民解放军即将转入战略进攻之际。远在苏北的中共华中工作委员会决定成立江南工作委员会,由管文蔚兼任书记,吕炳奎、包厚昌为副书记,江坚、谢克东为委员,统一领导江南工作。同时决定第一、第二、第九地委亦分别建立江南工作委员会,隔江领导苏常太及广大江南地区的工作。

  同时,上海学委系统在苏州的地下党组织也有了新发展。1948年9月,中共上海学委副书记吴学谦派浦作到苏州,加强对苏州学生工作的领导;10月,浦作与从上海撤来苏州的复旦大学地下党总支委员张渝民一起成立中共苏州学生工作委员会。为防止敌人破坏,苏州学生工委与当地党组织不发生组织上的联系。

  1948年底至1949年初,隶属于上海局外县工委领导的中共苏州工委建立下属职工区委和文教区委,在产业工人和文教、医疗界领导开展反饥饿、求生存的斗争,积极发展党员队伍。

  1949年1月1日,中共中央作出建立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决定。苏州地下党组织深入苏高工、光华等中等学校发展地下团员,开展建团工作。

  1949年2月,根据上海局指示,上海市委将学委领导的苏州学生工委的组织关系全部移交给苏州工委。至此,苏州城区的地下党组织实现了组织上的统一。到苏州解放前夕,苏州城区地下党已有12个支部,20多个党小组,共有党员200多人。城区的学生、教师中有地下团员163余人。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迎接苏州解放

  1948年9月到1949年1月,人民解放军取得了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的胜利,国民党在长江以北的力量全线崩溃。迎接苏州解放,成了地下党的中心任务。

  当时苏州工商、文教界一些人士,由于不明形势真相,不了解共产党的政策,有的惶恐不安,想随国民党南下,有的疑虑重重,举棋不定。苏州地下党采取各种方式,加强统一战线工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人留在苏州迎接解放。

  1948年10月,中国民主同盟苏州地下支部成立,中共苏州工委通过地下党员许甫如等人与民盟成员金琪、黄肇模等取得联系。通过出版刊物,向文教、科技、工商界人士宣传解放战争的大好形势。1949年1月,民盟支部将《民工通讯》改版为《光明报》,在深夜沿街发送或邮寄给指定对象。临近解放,民盟支部印发2000多份《告苏州同胞书》,呼吁人民检举敌人、保护财产、安守本职的实际行动迎接苏州解放。

  中共苏州工委十分重视在工会中开展工作。苏州工委书记张云曾直接联系领导吴县总工会中的地下党员、常务理事汪荣生和地下党员、主任秘书惠志方,通过他们团结总工会中的核心领导人物,掌握总工会的实际领导权,使总工会所属49个行业工会三分子二控制在地下党手里。解放前夕,工商自卫队协助地下党保护电厂、电信局、粮库等重要战略部门,并在解放军进驻前的几天“真空”时期巡逻值勤,维护了社会秩序和地方治安。

  各县工委分别派出地下党员主动做好知名人士的团结争取工作,并通过开办业余夜校、成立工商自卫队、邀请工商界人士秘密赴苏北解放区参观等形式,加深他们对共产党保护民族工商业政策的了解。

  发动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打击敌人

  随着解放大军南下步伐不断加快,长期坚持在苏州城乡隐蔽斗争的各地下党组织、地下党员纷纷冲破黎明前的黑暗,积极发动政治攻势,分化瓦解打击敌人。

  战斗在苏州城区的苏州工委发动所属党组织和党员通过各种关系,对苏州国民党党政机关、工厂、企业、学校及国民党驻军等情况,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调查,开展策反工作。1948年8月,苏州工委委员孔令宗秘密布置虎丘镇民众自卫大队副队长、地下党员何键,团结争取中山镇、金阊镇自卫大队副队长凌伯扬、武金声,要他们保存好枪支弹药,维护社会秩序,迎接苏州解放。1948年底,原国民党吴县县政府社会科长陆绍芬因遭排挤,赋闲在家。张云曾派沈若兰以“解放军特派员”身份规劝陆绍芬弃暗投明。苏州解放前一天,陆绍芬策动吴县保安团起义,虽被国民党军队打散,起义未成功,但动摇了敌人军心,减少了解放苏州的阻力。

  从1948年冬天到1949年春天,地下党员顾笃璜和他的伙伴们一起,以刻版、油印、散发的方式,通过一张张红色传单把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城市政策、部队纪律等传递给苏州的老百姓,也以“攻心”的方式让城里的国民党守军充满忐忑。

  各县地下党组织也整合力量,向国民党军队和地方武装发动政治攻势。处于沿江一线的沙洲地下党和武工队遵照江南工委“利用关系、多路进行”的指示,布置施正荣等地方上层人物同驻防的敌军连排长“交朋友”。在解放军渡江时,这些基层官兵大多参加了阵前起义。

  护厂护校,让千年古城完整回到人民怀抱

  1949年1月,上海局和上海学委先后发出做好护厂护校、迎接苏州解放的指示。苏州地下党接过国民党“应变”口号为我用,发动地下党员和可靠群众打入敌人内部,控制机关、学校、工厂“应变委员会”的领导权;团结广大工人、学生、市民坚守岗位,坚持生产;成立“护厂队”、“纠察队”等组织,同国民党的破坏和搬迁阴谋作斗争。

  4月中旬,中共苏州工委书记张云曾和马崇儒、惠志芳、汪荣生等,在乔司空巷志成小学内成立了护厂护校迎接苏州解放临时指挥部。

  电信局、发电厂和面粉厂是国民党军队在逃跑前要破坏的重点单位。工委迅速研究应对措施,对这三个单位实施重点保卫,取得了完全胜利。

  电信局地下党员陈冠伦团结一批积极分子,掌握“应变委员会”领导权,重点做好争取局长章祖伟的工作,规劝其保护好国家财产。章祖伟团结全局员工,拒绝上司关于拆除部分载波机转移的命令,并请工商自卫队驻局保护。4月26日,敌城防指挥部士兵突然窜入机房图谋破坏,全体话务员不畏强暴,挺身而出保护机器,终于使电信局完好地交还人民手中,保证了解放后通信的畅通无阻。

  各大中学校的反迁校和护校斗争也在苏州地下党领导下全面展开。

  1946年国立社会教育学院自四川迁至苏州,校园设在拙政园。1948年底,社教学院策划南迁,国民党三青团骨干贴出迁校建议,发动学生签名。地下党支部通过学生自治会和各种进步社团,以举办讲座会、讨论会、文娱晚会、出壁报等形式,反映流亡师生颠沛流离的生活,驳斥迁校南逃的谬论,当局的南迁阴谋未能得逞。

  河南大学、苏州女子师范学校的师生也顶住压力,取得了反迁校斗争的胜利。

  在反迁校斗争取得胜利的基础上,各大中院校纷纷建立由师生员工组成的“应变委员会”或“护校委员会”,以合法身份领导开展护校迎解放的活动。东吴大学应变委员会集中全校师生在维格堂居住,并组织纠察队对维格堂、科学馆、图书馆、办公楼等值班巡逻,保护学校师生及图书、档案和财产的安全。在苏州工委领导下,护厂、护校斗争取得了完全的胜利。

  发动群众同心合力,策应大军过江

  1949年春,人民解放军饮马长江,渡江战役一触即发。

  沙洲濒临长江,是敌后苏州地区与苏北解放区联络的唯一交通要道,也是提供情报和渡江向导、策应大军渡江的前沿阵地。

  1948年11月,蒋介石下令封锁长江。

  苏南的情报如何送达解放区?护漕港、长山、双山沙三条跨越天堑的地下交通线在敌人眼皮底下先后建立。

  长江封锁后,沙洲工委指派“两面派”乡长施正荣出面,用金条买通要塞部队驻护漕港的国民党军的一位连长,在港口设置渡船,驶往苏北,江南的情报、大米、纸张等物资经该线抵达解放区。1949年3月初,国民党21军某部接防护漕港,该交通线和长山交通线被迫中断。

  双山岛是紧靠长江南岸的江心小岛,距离南岸张家港仅1公里,离北岸靖江新港约3公里,是沟通长江南北的江心跳板。岛上的部分土地由南岸群众耕种,驻岛国民党军队的给养也由南岸送去,因此,敌人无法切断双山与南岸的交通。

  1949年3月,长江封锁日趋紧张,交通船已经不能直接来往于大江南北。沙洲地下党组织建立的双山地下交通线成了长江南北情报交通的“中转站”。

  二、三月间,由苏州发出的大批绝密情报突破重重封锁、跨越天堑送抵苏北中共华中工作委员会。根据部分绝密情报汇编而成的《苏州概况》、《苏州城厢图》,准确地反映了苏州当时的敌情、社情,在策应大军渡江和解放苏州的战斗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人民解放军渡江前夕,沙洲地方党组织按照一地委江南工委要求,在长山、巫山、双山、中兴等地动员了近百名船工、农民,驾船偷渡长江,或转道上海到达苏北,编入江南船舶管理处一大队,参加军事和政治训练,担负渡江向导任务。同时,在沿江一线以不脱产的地方武装小组为骨干,组织群众做路牌,画路标,分区安排好向导,接应大军渡江。

  沙洲、常熟、太仓等沿江地下党组织还广泛发动群众,控制部分粮食、粮店,掌握数十万斤粮食作大军渡江后的军需准备。

  百万雄师强渡长江,苏州全境解放

  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国共和谈破裂。4月21日,毛泽东、朱德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西起江西九江,东至江苏江阴(今张家港市双山岛)的千里战线上,百万雄师强渡长江。

  4月20日晚,解放军中突击集团首先胜利突破敌江防。 4月21日,东、西突击集团相继发起强大攻击。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第二十九军在东突击集团编成内,奉命于21日18时发起渡江战斗。

  驻守苏州沿江一线的国民党军队是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的一二三军,军部设在常熟城内。其所属三○八师,驻守沙洲(今张家港市)和常熟沿江各地,师部设在梅李。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的当天,一二三军即部署撤逃,军部和直属队当晚移至苏州。三○八师师部则移至常熟城内。

  解放军二十九军八十五师是江阴东段(今张家港市双山岛附近)的渡江突击师。在数十名沙洲向导的带领下,船队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向长山、双山沙疾驶。经激烈交战,22日黎明解放了长山、双山岛及沙洲地区。在战斗中,数十名解放军战士英勇牺牲。

  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迅速向苏南腹地推进。23日下午,国民党驻军全部撤离常熟县城,留下的一部分保安团部队和武装警察亦于25日下午全部逃散。4月27日下午,苏常昆太武工队大队长朱英率武工队和一批投诚部队进入常熟城,宣告常熟解放。

  4月26日凌晨,解放军第二十九军所属八十五师、八十六师及八十七师之260团、军炮团从无锡出发,沿京沪铁路线和大运河向苏州进军。

  八十五师担负主攻苏州的任务。27日拂晓,部队发起总攻,经短促激烈的战斗,击溃盘踞在枫桥、铁铃关、高板桥一线及虎丘山附近的国民党守敌。八十五师各部队分别向苏州城内追击前进,从平门、阊门、金门、娄门入城。

  4月27日早晨6时40分,人民解放军二十九军全部占领苏州,宣告苏州解放。

  29日上午,二十九军八十七师二六O团挺进吴江,由北门进入县城松陵镇,吴江解放。

  5月10日,第三野战军在苏州发布上海战役的命令。5月12日,上海战役首先在上海外围的昆山、太仓、嘉定3座县城打响。

  晚上6时,解放军二十六军水陆并进,迂回包围,断敌后路。正面战斗打响后,昆山县城之敌一触即溃,二十六军各部迅即实施追击与拦截相结合的战术,歼俘敌1900余人,昆山宣告解放。

  晚上8时,解放军二十八军八十三师和华东军区警备八旅部分部队直逼太仓城郊进入指定位置并投入战斗。12日深夜11时,太仓解放。

  至此,苏州全境宣告解放。

  地、市、县新政权建立,城乡全面接管

  1949年3月上旬,根据中共中央《关于调度准备随军渡江南进干部指示》的精神,中共华中工委从两淮市(淮阴、淮安)、盐阜区和胶东地区抽调了1000余名干部,组成“南下干部总队”,到苏北如皋县白蒲镇集中学习,为建立苏州新政权并开展全面接管工作做准备。

  4月27日,苏南行政公署发布训令,划苏州市及吴县、常熟、昆山、吴江、太仓五县为苏州行政区。30日,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命令,苏州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宣告成立。同日,中共苏州地方工作委员会、苏州行政区专员公署,中共苏州市委员会、苏州市人民政府宣告成立,宫维桢、李干成分别担任地委书记和专员,惠浴宇任市委书记兼市长。苏州市军管会和苏州市人民政府的成立,标志着苏州旧政权的结束和新政权的开始。

  苏州市的接管工作由市军管会统一领导,专署配合市军管会相应部门进行接管。市政府各机关干部和原地下党干部根据组织安排参与接管,按照分工进驻各接管单位开展工作。

  市军管会会同中共苏州市委接管原国民党办的《苏报》馆,成立新华社苏州支社,借用民族资本家严欣淇办的《江东日报》馆,于5月3日编辑发行《苏州电讯》,转载新华社的各类通讯和社论。6月30日《苏州电讯》停刊。7月1日,市军管会主任韦国清签发《新苏州报》登记证,中共苏州市委机关报《新苏州报》(编者注:即《苏州日报》前身)创刊面世。

  接管工作也接收了大量旧公教人员。在全面登记的基础上,各级党委政府对少数反动分子予以撤职开除或依法惩办;对大多数人员予以留用并分配工作,实行“原职、原薪、原岗位”政策,让他们继续发挥一技之长,安心工作;对一时无适当工作可分配的,或送各类学校、培训班学习,或帮助转业另谋出路。

  至6月中旬,接管工作基本结束。在整个接管过程中,广大党员干部认真执行党的政策,在有大量钱物资产从他们手中经过的情况下,始终做到毫厘不差、两袖清风。

  苏州解放及新政权的建立和全面接管工作的胜利完成,为苏州以后的发展提供了最根本的政治前提和社会基础。从此,苏州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发展阶段。

  (执笔:周建平盛震莺)

(责编:严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