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壹周文娱 >> 正文

郎朗宣布大婚! 钢琴王子找到了他的爱丽丝

时间:2019-06-10 14:27:19 来源:看壹周

  郎朗的微博已经很久没这么热闹过了。

  最近两年时间里,这位著名青年钢琴家每次发微博,评论、转发大多在三位数。但在6月2日晚间,37岁的郎朗公布了自己当日大婚的消息,并晒出与新娘吉娜·爱丽丝的婚纱照。短短几小时评论、点赞、转发近90万。

  一桩民众乐见的名人婚事,将这位钢琴家又一次放在聚光灯下。今天再看郎朗的故事,依然是古典艺术与现代商业结合而成的一个华丽音符。

  两位钢琴家“谈情”

  “我找到我的爱丽丝啦。”郎朗在6月2日的新婚微博上酣畅地表示。九张婚纱照取景法国巴黎,中式、西式两套婚纱照将两人的甜蜜爱情尽数表达其中。年仅24岁的新娘吉娜·爱丽丝是德韩混血,面容姣好、身材纤细,如同芭比娃娃般精致的妆容,与亚洲男性对女性的主流审美完全嵌套。

  据了解,郎朗和新娘几年前相识于德国柏林,“初次见面郎朗就对这个长相甜美文静又有才华的女生很有好感。”吉娜·爱丽丝毕业于汉堡音乐戏剧学院,她4岁学琴,8岁起开始在公共场合进行钢琴独奏演出。她在柏林爱乐大厅举办过三次音乐会,也曾多次在中国进行音乐会演出。

  “除了音乐上的才能,吉娜·爱丽丝颇具语言天赋,原本就精通德语、英语、法语、韩语等多国语言,如今的吉娜也说上了一口流利的中文。”公开消息称。

  一直以来,郎朗甚少提及自己的私人感情,即将37岁的他,选择在法国完成终身大事。在郎朗26岁的那年,郎朗母亲曾说,希望孩子能在35岁前完婚。但彼时忙着全世界演出的郎朗,似乎连谈情说爱的时间都是奢侈。

  直到2017年郎朗接受鲁豫采访时曾谈及感情时,仍坦言事业太忙让他找女朋友成为一个难题,也是在2017年,郎朗因手伤取消国家大剧院独奏音乐会,连带着一系列演出计划都被取消。他的艺术生涯经历了一年多的短暂休止,将重心偏向公益和教育事业上。“现在看来,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很忙的郎朗与爱丽丝感情加固。”有细心的网友推理道。

  “我会同情那个女孩,在你疯狂的演出节奏中还能取得(与你相处的)时间,还能获得你爸妈的认可,这是不容易的事儿。”鲁豫对郎朗直言道。郎朗笑称,“那倒是。”

  “最后不管你在事业上有没有成就,朋友和家人还是最重要的。”郎朗表示,“别弄得妖魔化,弄得到最后自己和家人团聚的时间都没有,好像要和钢琴结婚的似的。”

  “做郎朗的女朋友或者老婆是个挺不容易的事情,因为在郎朗的世界里她顶多排在第二,前面至少还有音乐。”在节目的最后鲁豫这样总结道。

  还未成年就成名

  这个说法并非虚言。事实上,打从记事起,郎朗的生命里就被钢琴占据了重要位置。三十多年来,郎朗没有一天不是围绕钢琴忙碌着的。

  在郎朗还不到一岁时,父亲听到他在哼唱从收音机里面听来的旋律。对音乐情有独钟的父亲郎国任满墙满地的画五线谱给儿子启蒙。两岁的时候,在学习拼音之前,郎朗就已经会读音符了。笃信郎朗具有特殊音乐天赋的郎国任为他买了一架钢琴,从此以后就是十多年如一日的铁血训练。

  1992年,为了让郎朗受到更好的训练,郎国任辞去公职带着郎朗在北京闯荡学琴。郎朗成名前,他带着儿子到处参加比赛,过着拮据的生活。在等待儿子成名的15年时间里,他有过走投无路的焦躁。郎朗的自传里,写到父亲甚至一度让郎朗去跳楼以弥补挫败。

  郎国任倾家荡产,对郎朗推行魔鬼训练,但能推动的仅仅是令郎朗考入柯蒂斯音乐学院。在多如牛毛、技艺精湛的音乐科班生中,进入欧美知名院校,距离成功仍很远。

  1999年,17岁的郎朗获得了一个这样的机会。他在芝加哥拉文尼亚音乐节明星演奏会上,紧急代替身体不适的安德鲁·瓦兹。在这场举世瞩目的演奏会上,出色的演奏能力和记忆力让郎朗一举成名。郎朗还没成年,就已经成名了。

  “那场音乐会使我坐上了火箭,以后就很容易了。第二天,美国爱乐乐团等美国五大音乐团都开始邀请我参加表演。”郎朗回忆称。

  2003年,郎朗被美国民众杂志评为“20位改变世界的年轻人”之一,成为卡内基音乐厅董事会第一位也是最年轻的一位中国人。此外,郎朗是首个应邀在白宫举行专场音乐会的中国音乐家,在全球重大仪式以及国际庆典上,更是少不了他的名字。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钢琴热再度燎原中国大小城市。很难说这其中有没有郎朗的作用,那时候让孩子学钢琴的大部分人,大多带着一份含糊不清的望子成龙梦。

  “我不认为他成功的道路能复制。谁愿意复制郎朗,谁会跌得头破血流。你只能走出自己的路。”郎朗经纪人曾说,“他遭遇的不是你所能遭遇的,你全部加起来,也成不了他。郎朗是天才+勤奋+机遇的完美结合。”

  一个把古典音乐做到雅俗共赏的人

  今年3月,郎朗发布睽违两年的新专辑《钢琴书》。新专辑里的一首“爱丽丝”为郎朗的大婚埋下了一个伏笔。《钢琴书》是国内首张付费下载的古典音乐数字专辑,郎朗如以往一样,依旧是在古典音乐开拓商业边缘方面走在前面的那个人。

  2007年,郎朗以1.5亿元排在《福布斯》中文版名人收入榜第二名,仅次于彼时在NBA炙手可热的姚明。《中国企业家》杂志曾为他算过一笔账:“和柏林爱乐乐团、美国著名的五大乐团签约合作,每年演出140场左右,每场演出费平均7万欧元。他还是奥迪、索尼、万宝龙、阿迪达斯、招商银行等十几个品牌的代言人。经过郎爸和专业人士核实的数字是:每个广告代言至少500万元人民币。另外,他还出版过4张个人专辑、5张合辑唱片、两本自传,有相应的版税收入。”

  艺术家在商业领域的大获成功总会显得有些微妙,大众总是不习惯看到一位艺术家频繁出现在各种综艺舞台和聚光灯下。然而不可否认的是,郎朗还成为了一个明星。一路走来,郎朗因其独特的经历而被外界冠之大量的符号。被誉为古典音乐界“最天才、最闪亮的偶像明星”是他,以自嘲“夸张表情”登上《吐槽大会》的也是他。

  格拉夫曼在柯蒂斯音乐学院教郎朗的时候,并未发现他有这种跨界的天赋。当很多人反感艺术家与明星两者之间划上某种勾连时,格拉夫曼则认为这只是附加才能:“这并不意味着他弹贝多芬会更好或者更差,毫无关系。”

  现在的郎朗越来越不排斥古典音乐与娱乐的交叠,他乐于把高雅艺术的普及通俗化。“很多人会给古典音乐乱扣帽子。”郎朗说,他最欣赏的是帕瓦罗蒂,一个能把古典音乐做到雅俗共赏的人。

  “我弹很多非常经典的古典音乐作品,但肯定也要去追求一些新的作品。包括和姜文导演合作的《一步之遥》,年初的和张艺谋导演合作的《归来》,这都是我想探索的新作品。和摇滚乐队、说唱歌手的合作,也会带来另外一个观众群,这些人可能对古典音乐很不熟悉,但是通过我们的合作,他会知道原来钢琴可以这么弹,还能有这样一种形式。”郎朗还补充说。实际上,摇滚乐手也很愿意跟古典音乐乐手合作,这是一种双赢的形式。

  柏林爱乐乐团的指挥Simon Rattle评价他:“郎朗的出色不仅在于他在音乐上的能力与成绩,还在于他是心态最开放的艺术家。他会经常做一些跨界的表演,并一直对他喜欢做的事情不断地进行探索。不被光环桎梏,真实做自己的郎朗,是最符合且可以代表这个时代精神的杰出艺术家。”

  公益之举是幸运所至

  除了商业上的跨界合作,郎朗还是第一位担任联合国儿童和平基金会“国际亲善大使”的钢琴家。他的公益之路始于2004年。那一年他去非洲的坦桑尼亚,探望那里饱受疾病和贫穷困扰的儿童。回忆起那次探访,他依然对当时的情境记忆犹新,“穷到让人无法想象……21世纪怎么还能这样?”也是这次对全世界最贫穷地区的探访,让郎朗的公益之心,如他张扬的性格一样,开始野蛮生长。但他也深知,做公益绝不能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而是一个需要持久投入的长期项目。“人们的意识对公益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很多事情不可能马上改变,但起码可以一点点渗透。”

  在郎朗每年超过140场的演出中,至少有30场是公益演出,而儿童、教育、健康类的公益项目则是他选择重点扶持的方向。2008年,首个以郎朗名字命名的公益基金会在美国纽约成立,它的官方宗旨是“帮助下一代的古典音乐家,并扩展年轻的古典音乐听众群”。

  如今的郎朗会用一部分时间和精力来公益,一部分时间做与音乐相关的事情。在他看来,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在不同维度都可以游刃有余且能发挥巨大影响力的“郎朗”。谈到这十余年做公益的心得,他的想法既简单又实际,因为他把自己的成功看成是某种程度上的幸运,“每一个有梦想并幸运地实现了梦想的人,背后肯定有人在帮助他,一个人不可能只靠自己成就梦想。如果一个人在自己的领域里做到了一定的高度,他就应该回报社会,这其实是一种良性循环。”

  郎朗从来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古典音乐家,他的性格热烈、张扬、激进……如今,找到了琴瑟和鸣的人生伴侣,相信这对最强钢琴组合会在以钢琴为中心的教育和公益事业上更加的发光发热。

(责编:李瑞)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