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井民生 >> 正文

突发疾病失去决断力 留下一堆事务死结谁来解

时间:2019-06-14 09:25:48 来源:姑苏晚报

  本报记者 赵晨民

  一部电视剧《都挺好》,一个苏大强,让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现实生活中,不仅是阿尔茨海默病,其他的一些突发病症也会让老年人对一些常规的事情失去决断力。此时,照料他们的人会发现,由于老人没有把“生前事”交代清楚,老人生病后的不少事会成为环环相扣的死结。

  随着法律意识的提高,写个遗嘱,对“身后事”作出安排已被越来越多人所接受。然而,很少有人意识到,许多“生前事”也需要提前作出交代。意定监护,正是法律为我们提供的,打开这个死结的一种解决方案。

  90岁老人照顾65岁失能女儿 引出话题

  “如果我撑不住了,她就只能靠社会了!”90岁高龄的孙玉英整天口中念叨的她,就是失去自理能力(简称失能)今年已经65岁的女儿。

  家住观景新村的孙玉英年事已高,但是她还得独自照顾着失能的女儿。孙玉英告诉记者,女儿是领养的,3岁的时候女儿因为发烧就变成这样了。虽然是领养的,孙玉英对女儿的照顾从来没有一天懈怠过。如今,老人已经90岁高龄,女儿也已年过花甲。30年前老伴去世后,孙玉英更是独自支撑,包办了女儿吃饭、穿衣等所有的生活琐事。她连自己洗一“块毛巾都不会!”孙玉英说。

  年岁一天天增加,孙玉英越来越力不从心。患有高血压的孙玉英曾突发过中风,现在每个月都要去医院。可女儿吃饭必须要喂,不开心就会把食物弄得到处都是;如果遇到不称心的事,她还会骂人、发脾气。

  孙玉英说,只要身体允许,就会一直照顾她。“如果我倒下了,那就只能靠社会了。”只是,孙玉英没有意识到,一旦她倒下,无法清醒地处理一些事情的时候,她或者她女儿要得到社会的帮助会遇到许多麻烦。

  一旦老人突然发生意外 谁来决断?

  “我们对这对母女一直保持着高度的关注。”社区工作人员谭静告诉记者,一遇到下雨下雪天,社区就会为老人准备些家常菜送上门,尽量避免老人出门出现意外,毕竟90岁的老人腿脚已不方便了。社区还为孙玉英的女儿申请了补助,在经济上对这对母女给予一定的帮助。平时,孙玉英非常独立,不到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不会求助于社区。

  社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孙玉英只有这一个女儿,没有其他子女,更没有第三代,能够联系上的亲戚是她的外甥,但是外甥家里也有亲人需要照顾。“因此,一旦老人突然发生什么意外,很可能首先需要我们社区伸出援手。”

  然而,社区真要帮母女俩做些事,比如帮老人将房产变卖或者转租作为进护理院的费用来源,让她们在护理院得到必要的治疗和照看等,都需要提前与孙玉英商量、确定一个方案。这样,才能在老人遇到紧急情况下最大限度按照老人的意愿来处理好这些事。

  孙玉英家的情况十分特殊,但现代社会需要依托社会帮助的孤老或空巢老人并不少见。万一与老人已经没有“办法沟通,而事先又没有作过安排或授权的话,找个亲属都成问题,更别说对更重大的事作决断了,很多时候,只能干着急。”一名社区工作人员这样告诉记者。

  “生前事”没早安排 麻烦不少

  这位社区工作人员的顾虑是有道理的。其实,因为老人失能、失智而没将“生前事”提前安排好而引发麻烦的案例不少。

  例如,福州一位老人突然重病昏迷,急需钱救命;老人有钱,可钱都在银行卡里,但别人没法用老人的银行卡取钱。面对这样的“死结”,银行给出了一个通融的方案,即持医院证明、直系亲属证明、老人及其亲人的身份证,同时要两个银行工作人员上门再确认后给予办理。原本简单的取款,变得很麻烦。

  不少老人会在有能力时投资房产,目的之一就是用来养老。然而,当老人生活无法自理,想通过处置房产来“以房养老”时,却常常会遇到很多障碍,甚至只有通过复杂的诉讼程序来实现。与此同时,现实中,在特殊情况下,“外人”代为处理的一些事,可能与老人本来的意愿还不同。当老人恢复意识后,有可能因不满“外人”的处理而引发矛盾。

  未雨绸缪可提前“办妥事” 意定监护

  “如果能够提前指定好监护人(意定监护),那么很多麻烦就能避免。”中华遗嘱库苏州吴中公益预约服务中心主任钱东辉律师告诉记者,现在很多老人有提前立遗嘱的意识,然而遗嘱的生效是在老人身故之后,解决的是“身后事”,而意定监护则解决了老人的“生前事”。

  从失能、失智到去世的这段时间里,老人属于限制行为能力或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如果没有法定监护人(配偶、父母、子女、其他近亲属),选定一个自己信得过的人作为意定监护人,他(她)的生老病死由意定监护人代表自己处理,这是老人在清醒状态下最好的安排。

  《民法总则》第三十三条规定: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

  找一个信任的人,签署一份书面协议,做好公证,这样一旦出现意外,自己的意定监护人就可以挺身而出履行监护职责。意定监护,不仅包括自己给自己作安排,还包括为他人(心智障碍子女)做监护安排,比如委托监护、遗嘱监护、协议监护安排等。

  钱东辉介绍,监护本质上是一种“替代决定”,其范围既包括人身安排、财产处置等,还涉及医疗、康复、照料、财产托管、权益维护等多个环节。与此同时,实践中还可以通过设定意定监护监督人的方式来制约监护人,公证处在监护人履责过程中也可以行使监督的权力。

(责编:方 洁)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