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40岁了,再不折腾就老了
时间:2019-07-15 19:35:21来源:SBS创赢未来

  《创赢未来》第三季,吸引了一批致力于医疗健康领域的创业者,倪华良就是其中一位。

  倪华良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在复旦大学读电子工程,毕业后入职上海张江的芯片公司,后来在美国和加拿大工作时,仍做电子芯片。

  但是在加拿大的生活太安定了,每天到点去上班,数着点吃饭、喝咖啡,周末钓钓鱼。倪华良问自己“上复旦读理工科究竟是为了什么?”

  大 胆 创 业

  2013年,微软的Xbox Kinect流行,利用手势和体感操控游戏,让倪华良觉得很酷。于是,他启动了自己的公司,和同在多伦多的朋友琢磨另辟蹊径,用肌电信号来开发手势动作技术。

  倪华良说当时没什么大抱负,只是想做点好玩的东西。他从自家地下室的几张工作桌开始,又置办了一些二手仪器、设备和元器件。

  大半年后,产品的基本原型做了出来,他开始跑上海,组建团队搞产品化。

  决 心 回 国

  当时呈现在倪华良眼前的是中国欣欣向荣的资本市场,政府积极推

  动着创新创业,倪华良感觉国内的机会比国外多得多。

  因为资本、机会、政策都优于国外,而且国内的不少技术与国外相比毫不逊色。这样两地折腾了一段时间后,2014年,倪华良决定回国发展。

  他说:“如果再不回来,我主导的这个项目就没法继续了。而且我已经40岁了,再不折腾就老了。”这一年圣诞节前夕,倪华良取得了家人的支持,回到了国内。

  仿生机械手

  回国几年来,倪华良的公司从游戏用的人机交互手环,到智能心电图,他们在一个个产品上尝试占领技术高地。目前公司正在开发的是智能仿生手假肢。

  倪华良认为,自己公司有国际领先的神经信号传感器和人工智能算法技术,用在假肢领域,是绝佳的落地。

  此前国产的传统假肢,做不出复杂的手部动作,能做复杂动作的,都是国外高端假肢品牌,比如德国的Ottobock公司,是家已经拥有100年假肢经验,每年营收在十几亿美元的大公司。而冰岛的Ossur公司已在美国上市。

  倪华良认为这些老牌假肢公司的产品体验做的非常好,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但是他们的价格在4万美元到10万美元,对于中国市场来说太昂贵了。

  而中国,有手部假肢需求的人群约500万人口,又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

  倪华良团队研发的人工智能算法使得假肢具有学习能力,通过对残疾人个人的肌电数据库学习和分析,提取意图后通过仿生手做自然的手部动作。

  《创赢未来》

  相比于目前市场上的假肢只能实现简单的抓握功能,他们的人工智能假肢则能实现更多自然和精细化的动作,功能上已经与现有的国外顶尖品牌假肢相当,但单价却只有国外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

  倪华良说,公司的长远目标是希望在医疗和康复领域有所建树,这基于公司成立的初衷,那就是秉持“技术服务于人”的理念,帮助更多的弱势群体触摸这个世界。

  在《创赢未来》的舞台上,倪华良的梦想得到了众多投资人的认可,最后他成功融资3000万。

(责编:方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