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 >> 19年 >> 庆人间·七夕佳令 >> 情比金坚 >> 正文

苏州“长寿伉俪”携手走过72年 好婆视老伴如孩子

时间:2019-08-05 15:17:22 来源:名城苏州网

  名城苏州网讯(记者 李瑞)“这是刚做好的红烧肉,有点烫,慢点吃。”午饭时分,苏州市姑苏区虎丘街道湖田社区的一个大院里,98岁的奶奶刘云霞哆哆嗦嗦地将一块红烧肉夹起,吹了几下,夹到100岁的老伴倪仲颐碗里。  

  这对“长寿伉俪”已经携手走过了72年,在湖田社区也住了72年。他们已经“四世同堂”,除了有两儿两女外,最大的孙子已经38岁,最大的重孙也已经上初中。  

  

老人全家福

  98岁的刘云霞老人仍然腿脚灵活,不仅自己洗衣做饭,还会帮同院子的邻居栽种的花花草草浇水,雨天帮邻居收衣服。不过,100岁的老伴倪仲颐,在一年前中风,几乎已经很难独立行走。每天早上起床,刘云霞老人先为他穿好衣服,扶他走下楼梯,或是坐在院中晒太阳,或是躺在客厅的躺椅中休息。  

  

刘云霞老人为老伴穿衣服

  倪仲颐老人很依赖老伴。一到午饭时间,就喊老伴“饭做好了没,饿了。”老伴刘云霞就凶他:“在做了,马上做好了!”在他们的儿子看来,这样的场景已是常态,老两口就这样“吵吵闹闹”又相互扶持着过了七十多年。

  刘云霞是江苏盐城人,抗日战争颠沛流离的生活中,她一直跟着家人四处逃难,没有结婚。直到1947年,刘云霞的表哥介绍了一个做茶叶生意的小伙子给她,“踏实,不善言辞,就是脾气有点倔”,表哥当时这样形容倪仲颐。看到这个小伙子,刘云霞的第一印象是“长得还挺好看的”,就答应了这门亲事。  

  

倪仲颐、刘云霞夫妇三十多岁时拍摄的合影

  倪仲颐的亲生母亲去世得早,继母要求孩子们把工资全数上交至家里。每天只能勉强果腹的倪仲颐在婚礼当天,掏出了一只金戒指送给妻子。这是他省吃俭用半年,特地找匠人打的。“当时我就觉得,就跟定他了。”

  结婚后,刘云霞跟随丈夫来到苏州,而又因为解放战争,夫妻俩只得放弃生意,丈夫在留园中心小学校食堂工作,妻子在附近的工厂做苏绣。当时就住在湖田社区的大院,一住就是70年。

  苏州解放后,又逢“三年自然灾害”,当时夫妻二人已经有了4个孩子。每天倪仲颐用饭票打回定量一碗的糙米饭,对于一家六口来说实在不够吃。“母亲和父亲总是说不饿,在单位吃过了,让我们先吃,”大儿子回忆。  

  

倪仲颐、刘云霞夫妇和四个孩子

  而对于子女们吃剩的一点点饭,父母也总是相互推让好久。“母亲说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而父亲说母亲不仅要工作,还要带孩子,更要吃好点。”母亲通常拗不过父亲,只能先吃。直到有一次,大儿子看到父亲将一个盛过汤的碗反复舔了几次。“然而之后我们让父亲多吃些,他还是说自己吃过了,不饿。”

  作为家里的“壮劳力”,倪仲颐吃得最少。 “当时他两条腿全部浮肿,用手指一按一个坑,半天也弹不起来。”刘云霞老人红了眼眶,“那时候苦啊,太苦了,不过都熬过来了。”

  

  

刘云霞老人翻看老照片

  过惯清贫日子的老两口,如今仍然节俭,习惯吃青菜和豆制品,连肉也很少吃。“年纪大了,也消化不了。”前几年在子女的劝说下,才订了每天两瓶的牛奶,算作营养品。

  如今的他们,有着幸福的晚年生活。“大孙子在芬兰读博士,重孙也都上学了。”刘云霞自豪地说,“子女也孝顺。”已经70多岁的大儿子每天晚饭后都推着倪仲颐老人去广济公园散步,而小儿子每两天会在早上买好菜带到父母家,中午再来和父母一起吃饭,帮父亲洗澡。

  在大儿子看来,“包容”是老两口长寿的秘诀之一。倪仲颐老人是个“倔脾气”,老两口几十年也没少吵架。“再吵也是一家人,也没想过要分开。”刘云霞说,“虽然他比我大,我就一直当他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老人家中的楼梯坡度大,而每一级楼梯的宽度甚至还比不上一只脚的长度。即便是年轻人,也需要在上下楼梯时扶住栏杆。老人平时吃饭、活动在楼下的客厅,而卧室、卫生间在二楼。木楼梯有20多级,因而每天上上下下的爬楼梯就成为两位老人曾经的一项“健身运动”。

  即使倪仲颐老人之前中风三次,爬楼梯这项“健身运动”都没有停止。三次中风都由于家人发现早,送医院救治及时,没有落下严重后遗症。从医院回家没多久,老人就又能从楼上卧室爬楼梯到楼下,陪着老伴洗衣、做饭、晒太阳。

  而去年倪仲颐老人中风后,几乎已经无法再独自爬楼梯,于是儿子想把他们接到自己家住。然而这里,有他们相伴七十余载的回忆。“住了大半辈子,舍不得走。” 刘云霞老人说,“我会一直把他当个长不大的孩子,继续照顾下去。”

(责编:李瑞)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