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讯 >> 名城网讯 >> 正文

起底“纸螃蟹”黑幕:卡券任意发提货要跨年,他们把消费者当成“韭菜”

时间:2019-11-28 15:48:16 来源:名城苏州网

  

  “今年中秋节买的蟹券,至今都提不到螃蟹。”连日来,中国之声报道了消费者遭遇提货难的情况。商家给的说法是,要么退款,要么等到明年。小小的一张蟹券,愁坏了不少消费者,其背后暗藏哪些猫腻,消费者吃螃蟹为什么这么难?

  

  消费者:短斤缺两提货难,“纸螃蟹”不好吃

  据报道,消费者方先生在某电商平台上的一家阳澄湖大闸蟹专卖店,购买了4.5两公3.5两母规格的蟹券,四张共计900元。收货时却发现3.5两的母蟹只有2.2两,公蟹分量也严重不足,本来十只螃蟹应该是4斤,实际秤下来只有三斤。

  方先生还能提到货,还有消费者两三个月前网购了纸螃蟹,却一直提不到货。商家给的理由也是五花八门,“螃蟹卖光了,北方天气冷会冻死……建议明年再提货。”

  对这些商家的说辞,曾经发行过蟹券的商家周先生称,这都是推辞,目的只有一个,设置重重障碍,让消费者“走投无路”,最好“忘记”取货这件事。对较真的消费者,商家也会发货,但多是缺斤短两。

  其实,早在前几年,周先生就曾经在某电商平台发过蟹券,但自己货真价实的蟹券,搞不过某些商家的把戏,“比如4两公3两母规格的,我们明码标价800元,而有些商家标2888,卖给你却只有两三百!如果拿出去送人,你会选哪个?”

  学乖了的周先生,也跟他们“同流合污”,卡券型号标的也越来越高。“只不过我们不做缺斤短两、以次充好的事,我们对质量严格把关,坚持做口碑。”他说。

  

  知情人:电商源头失控,发卡量几乎无限制

  针对消费者投诉的以次充好,提货延迟,甚至提不到货等问题,相城区市场监管局四分局执法中队中队长赵军早有预料,“诸多问题的根源,在于源头已经失控。”

  据了解,在今年蟹季开始前,苏州的市场监管部门已经约谈过发卡量大的电商。如果按单用途预付费卡券管理的话,商家发券量不得超过上一年主营业务的30%。比如某商家上一年主营业务在税务部门报税是1000万元,今年发的卡券不能超过300万。但事实上,在多个平台上,有部分商家的发券量远超主营业务收入

  “我们在蟹季开始前的8月份就提出这个问题,遗憾的是平台没有得到很好的制约。”赵军对此表示无奈。源头没有制约,商家几乎无节制发券。到了10月消费者集中提货时,由于部分商家在承接、运营能力上有限,满足不了客户提货要求,导致提货不及时等多种问题。

  “大多数电商说,他们只是延后发货,我们只能督促他们发货,目前没有更好办法。”赵军说,针对个别消费者反映提不到货,监管部门将跟商家一对一调解,妥善处理好这类投诉。

  

  监管部门:建议国家层面制定卡券销售的游戏规则

  如今,卡券化已经是消费的新趋势。但对纸螃蟹来说,由于缺少相关规定,市场监管部门对平台没有强制性约束力,只能建议平台对发售预付卡款消费券的商家进行备案,对资质、金额,运营能力及保证金进行审核。

  比如平台的保证金问题,赵军说,平台曾承诺他们的保证金是留四成,但实际运营中,各家电商的保证金多少不一,有的留了四成,有的甚至不足一成。“今年蟹季开始时,某个商家接连被投诉,几十万元的保证金已经用完了,而他的销售额却有上千万元,保证金比例不足10%。”

  表面上承诺四成的保证金,实际上不足一成,平台之所以“出尔反尔”,一名基层工作人员坦言,淘宝在浙江,京东在北京,拼多多在上海,仅凭一个区级、市级的市场监管部门很难监管。

  不仅仅是大闸蟹,如今海鲜礼盒、月饼套餐都已经卡券化,商家发行量大实际上没有兑付能力。有业内人士担忧风险大,消费者权益难以保障,他建议国家层面制定卡券销售的游戏规则,发一张卡券不是一笔交易的真正完成,最终要把实物发给消费者,才算是交易的完成。

  

  业内人士:低价倾销的公司,他们在玩这个套路

  记者调查走访阳澄湖周边多个螃蟹养殖、经营户发现,在网上屡遭投诉的电商,多是外来资本注入的商家,他们被当地蟹农称之为“搅局者”。

  这些“搅局者”不是在网上卖大闸蟹那么简单,借助于资本的手段,他们对螃蟹进行了包装,将其“证券化”。

  阳澄湖度假区一名蟹老板介绍,清水村有个叫“阳澄XX”的较早注册的商标,去年被某个公司收购后,包装成一家专注电商销售的公司。早在今年7月,该公司就开始在网上“吆喝”搞促销,4两公3两母规格10只装的大闸蟹,不足200元,而正宗阳澄湖大闸蟹起码在800元左右。

  如此低廉价格的蟹券遭到疯抢,店铺显示销售了十多万份,仅这一款蟹券起码就有200万元到账。粗略统计这家电商在蟹季开始前,销售额近千万元。

  这么多资金,他们会怎么操作?业内人士介绍,按他们玩资本游戏的套路,他们会限定提货量,将部分资金抽出做其他投资,而留下的保证金屈指可数。

  业内人士单先生认为,这些所谓的“搅局者”不是仅仅为了卖螃蟹,更主要的是为了占有市场份额,无所谓是否盈利,更在乎的是受众面和覆盖面,也就是说如果全国范围内有10%的人都知道你的品牌,都是你的消费群体,证明你在全国市场很有影响力,有了这些光鲜的数据后,他们就能“讲故事”吸引投资人。

  这些电商和早期的滴滴出行一样,在前期通过烧钱来占领市场份额。只不过滴滴有钱烧,短时间内提高了市场占有率,吞并了其他对手,这些电商也想走这样的路线,通过烧钱把其他对手并掉或灭掉,成为占据互联网最大的螃蟹销售龙头企业,只不过他们没有多少钱烧,消费者就成了韭菜,上了圈套。

  

  消费提醒:低价买不到好螃蟹,将严打低价倾销

  其实,每年这个时候,有关大闸蟹的投诉就会多起来,像蟹卡蟹券难提货已经变成了常态。这一现象,在苏州市政协委员吴嘉元看来,将给苏州螃蟹产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吴嘉元说,“纸螃蟹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苏州的形象,影响了阳澄湖大闸蟹的品牌。希望相关部门加强管理,提前做好预案,不要等被投诉了再去解决。”

  其实,监管部门已经未雨绸缪。赵军介绍,为了规范2020年的螃蟹市场,他们打算约谈电商销售占比较高的商家,“明年大闸蟹销售你们可以搞促销,但是不能搞低价倾销,扰乱正常市场秩序!

  另外,消费者要想避免买到假货、提不到货的遭遇,苏州市阳澄湖大闸蟹行业协会副会长周雪龙说,大价钱不一定买得到阳澄湖大闸蟹,但是不到100块一箱的低价钱,肯定买不到阳澄湖大闸蟹,“大家应提高经济、金融方面的知识素养,对包括蟹券在内的各种礼品券增强鉴别力。”

  名城苏州网 记者 熊曙光 报道。

(责编:熊曙光)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