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理论频道 >> 理论前沿 >> 正文

古今辉映 苏州如何从最江南到最国际

时间:2019-12-10 14:28:13 来源:苏州日报

  □苏州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课题组

  苏州古城是建于“轴心时代”的历史文化名城,中国唯一,世界少有。古今辉映创新发展,是中国一百多个历史文化名城面临的共同课题,也是苏州在建设现代国际化大都市中,传承名城文脉、彰显江南魅力、丰富中国特色、传播中华气韵、展现中华风范、以文化自信固中华文化之根,铸新时代文化之魂;以历史文化名城复兴,融入中华文化繁荣兴盛;以世界文化名城跻身全球现代国际化大都市中的重大问题。

  苏州之古的价值

  苏州之古,古城是轴心时代之城。史学家顾颉刚在《苏州史志笔记》中有“苏州城之古为全国第一,尚是春秋物”的定语。但从文化角度看,苏州古城更具有罕见的建于轴心时代的原点意义。“轴心时代”的价值是:每当人类面临危机或新的飞跃的时候,都可以回过头去重新找到精神的动力。比照中国城市建设“千城一面”的泛滥,想一想为什么苏州古城能够历经沧桑格局不变,思考一下苏州改革开放以来在城市建设中的问题和不足,面向苏州当下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现实,其价值弥足珍贵。

  苏州之古,“三山文化”是太湖文化之源。1985年考古发现的“三山文化”是太湖及周边地区最早的文化遗存(“三山文化”还是学术界江南文化之源三家之说中历史最久远的一家)。太湖地区历史上是民风强悍的荆蛮之地,从“三山文化”宇宙洪荒环境下与动物争生存中萌芽,嬗变为春秋战国时期中国两大刺客的尚武侠义,演变为秦汉之际“八千子弟出江东”的“霸王别姬”英雄气概,伴随着六朝以后吴地文脉由刚及柔的变迁,内化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责任担当,刚性的文脉已沉淀为苏州人勇于担当的精神血脉。

  苏州之古,历史形成的吴文化中心和江南文化核心地。吴国定都苏州奠定了苏州吴文化中心的重要地位。以太湖流域为核心地区的吴文化,自泰伯奔吴后不断发展,宋室南迁,中国文化中心南移,太湖流域成为天堂之地;明清两代是中国经济文化的中心。改革开放以来,太湖流域成为长三角地区最为繁荣的核心地区,和吴文化有密切关系。江南现在更重要的是一个文化概念。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忆江南》及“江南名郡数苏杭”的诗句,使苏杭有了代称江南的资格。文化之美和景色之美的交融、经济繁盛和文化繁荣的互动、自然物产和人文创造的兼具,使苏州成为最江南之地。

  苏州之古,精神标识独特卓著。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要把优秀传统文化的精神标识提炼出来、展示出来”。苏州文化独特的精神标识可用“清逸”“和合”“忧乐”“天下”四个代表性概念来概括。

  “清逸”源于商周时的“泰伯奔吴”,体现了苏州文脉中的生存智慧。“清逸”游刃于“出世”与“入世”之间,已成为一座历史文化名城的文化底色。

  “和合”,源于苏州寒山寺和合二仙的一问一答,体现了苏州文脉中的处世态度。“和合”以忍辱负重、发展为本的意识、刚柔相济的品格,实现了苏州从自信到自强的抱负。

  “忧乐”,源于北宋政治家范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千古名言,体现了苏州历史文脉中的道德情怀,是中国思想道德境界的一个标杆。

  “天下”,源于明末清初思想家苏州昆山人顾炎武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名言,体现了苏州历史文脉中的文化守望,经三百余年传诵至今,已成为中华民族的集体意识。

  苏州之今的四个重要定位

  一是“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中的标杆定位。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年时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是党的“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用价值引导力举精神之旗、用文化凝聚力立精神支柱、用精神推动力建精神家园,这是苏州在古今辉映中建设现代国际化大都市中的标杆定位。

  二是长三角一体化中的文化定位。长三角历史上属吴越两地,从文化的历史形态看,长三角主要有三大代表性文化:吴文化、越文化、海派文化,长三角共同的文化根脉是江南文化。苏州在长三角一体化中的文化定位应该是建成“吴文化和江南文化传承创新核心区”。

  三是全球文明对话中的角色定位。当今世界“文明的对话”取代“文明的冲突”已产生了普遍认同的话语力量。苏州要从全球文明对话的深刻背景中把握和塑造自身的角色定位。深入研究在文明对话中,能够发挥什么作用,能和世界交流什么,贡献什么?只有这样,才能在全球语境中,渐成世人注目的国际化大都市文化空间。

  四是共同体背景中的责任定位。“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中华民族共同体”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构想世界未来格局中布局未来的整体思考。结合苏州实际,将“三个共同体”的要求和责任融化贯穿在苏州国际化大都市建设中,苏州才会具有国际性的生态、格局和魅力,苏州的国际化大都市才会焕发出蓬勃的生命力。

  愿景目标和核心要义

  在古今辉映中建设现代国际化大都市,其愿景和核心要义应该是:具有苏州特色、时代追求、世界情怀的文化自信之城。吴文化中心、江南文化核心地筑就的中国文化典范城市的品位特色;改革开放造就的创新、生态、宜居之城的时代追求;面向未来命运之城的世界情怀是实现这个愿景的基本方向。

  在历史品格和现代品格的交相辉映中建设“文化自信”之城。“文化自信”是优秀传统文化的根基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灵魂,其本质是“保持对自身文化生命力、创造力的高度信心”。苏州人费孝通先生晚年提出的“文化自觉”是“文化自信”的先声。在传承苏州优秀的历史文化,继承苏州的红色文化基因,弘扬改革开放以来苏州形成的“三大法宝”中,坚守“清逸”的人生态度,倡导“和合”的人际关系,树立“忧乐”的道德境界,弘扬“天下”的担当作为,拥有“自觉”的文化胸怀,这是苏州在古今辉映中建设现代国际化大都市最独特的精神谱系,也是苏州彰显“文化自信之城”的最重要精神标识。

  在古城风貌和现代山水田园城市的交相辉映中建设世界文化名城。从轴心时代走来的苏州古城,正在向周边拓展,依托苏州山水田园的自然禀赋优势和中国山水画、山水诗词中苏州题材的人文优势,以意境美和水乡生态美主导苏州形成现代山水田园城市的格局,是苏州建成古今辉映城市格局的基本方向。习近平总书记对苏州有过“天堂之美在于太湖美”和“种水稻本身也是一方美景,《红楼梦》里大观园中也有稻香村嘛”的点评,苏州应该领悟这两个点评的要义所在,传承苏州古城“天人合一”的理念,放大苏州古典园林的优势,以枕河人家之古韵、太湖山水之意境、江南水乡之美景的城市格局,建设具有中国气派的现代国际化大都市。

  在江南诗性文化和共有精神家园的交相辉映中建设“乡愁”之城。江南文化对中国文化的重要贡献是,创造性地形成了中国文化的诗性精神。“苏式”文化是江南诗性文化最杰出的代表,江南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乡愁”,也是中华民族内心深处的精神家园。依托“苏式生活”的诗情画意,建设诗意栖居、具有归属感的精神家园,这是建设“乡愁”之城要努力的方向。

  在崇文重教和“至德”树人的交相辉映中建设新时代文明实践之城。苏州崇文重教的源头是泰伯奔吴带来的“至德”精神。“至德”的真谛是成全他人、成就自己。用成全他人、成就自己的精神来弘扬志愿者精神,这既是个人行为道德上的至善,也是新时代文明实践“凝聚群众、引导群众、以文化人、成风化俗”最有感召力的道德力量和实践力量。苏州崇文重教的基因是书香,书香的真谛是传播知识、传递文明,倡导的是视读书的高度为文明的高度的认识和理念,践行的是在精神的逍遥中建构起城市的文化高度,用“至德”涵养文明的温度,用书香涵养文明血脉,这是苏州建设新时代文明实践之城的着力点。

  ★本文为“2019年度苏州市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专项研究类)立项课题”。

(责编:严俨)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