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黄冈时 带“密卷”的医生差点哭了

时间:2020-03-23 00:34:17 来源:中国新闻网

  援鄂医生给8岁儿子带黄冈密卷作礼物受关注

  离开黄冈时 带“密卷”的医生差点哭了

  山东省医疗队员杜庆

  3月21日下午,山东省援助湖北黄冈的576位医疗队员返回家乡。给黄冈交上一份满意“答卷”后,医疗队员杜庆也给8岁的儿子带回了一份土特产——初中全套的“黄冈密卷”。这份出人意料的硬核礼物一下子就让杜庆成了“网络红人”。网友们有的表示“扎心”,有的觉得这老爸太强大,还有的表示“这确实是黄冈特产,没错了”。在千里弛援的白衣天使归乡之际,不得不说,这份黄冈密卷戳中了大家的笑点。

  北京青年报记者3月22日对话了手持密卷的事件主角——济南市第四医院急诊科医生杜庆,他没想到自己会突然火了,连国外的网站上都有视频。还有人问他有没有多的黄冈密卷。他说黄冈密卷是孩子一个多月前在视频里要的,孩子可能以为是吃的。此外,他还透露了这让人忍俊不禁的答案背后,网友不知道的故事。

  儿子要这个礼物时可能把它当吃的了

  北青报:您现在特别火,有预料到吗?

  杜庆:真是太突然了。现在都快赶上“上中下三集联播”了。我在国外的妹妹都知道了。

  北青报:你是怎么想的,给孩子带一套黄冈密卷作为礼物?

  杜庆:我刚到黄冈的时候,有一次和家里视频时,孩子跟我要黄冈试卷。他可能以为是什么吃的东西吧,我身边一些岁数比较大的,没经历过黄冈密卷的,也有人认为它是吃的。他妈妈每次带他出去旅游,都会带些土特产作为纪念。孩子太小了,他只知道我去黄冈给人看病,具体的情况不知道。就觉得到一个新的地方,应该给他带点特产。

  给他带试卷,没想给他太大压力,小孩自己的功课安排得已经很紧凑了。我想一是告诉他这不是吃的,是试卷。二是国家的任务完成了,我也应该满足他小小的愿望。

  北青报:您家小孩上几年级,怎么买的是初中的密卷?

  杜庆:我家小孩8岁,现在上三年级下学期。密卷是3月20日晚上为了交差,临时决定要买的。晚上8点多联系我们酒店的志愿者帮忙。他们9点多部署完工作,出去买,10点多买完放到了酒店前台。虽然18号黄冈已经解禁了,但是并没有完全复工,所以他们也是跑了好几家书店,只能买到初中全套的。我后来听说有从小学到高中全套的黄冈密卷。

  除了黄冈密卷没有别的礼物

  北青报:孩子看到黄冈密卷后的反应被网友称赞“求生欲太强”,和你预料的一样吗?

  杜庆:我爱人把我在机场的采访视频给他看了,他先是哇了一下,第一反应肯定是吃惊,原来这不是吃的,居然是这么厚一摞卷子。后来他竟然说了一句“我以后会努力学习,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这让我太意外了,这也太正式、太官方了,不像一个孩子说出的话。我事后有问我爱人,她说没有提前教过。

  不过我们也不敢给他太大压力。晚上孩子睡着后,他妈妈跟我说,孩子说以后得好好上课,万一考不好,怕别人说‘你做了黄冈试卷,怎么还考不好’。他肯定也是有压力了。

  北青报:除了密卷,你真的没有带别的礼物吗?别人有带密卷的吗?

  杜庆:真没有别的礼物,只有这个。我们每天定点班车往返医院和酒店,不允许出去,也没有时间出去给他买东西。病区工作结束是周三,周四休整一天,周五就接到通知要撤离。

  好像也没有别人带密卷的,现在有好多人问我,有没有多的,给他们一套。

  见惯生死但回来的路上差点哭了

  北青报:能介绍一下你在黄冈的工作吗?

  杜庆:我是山东省第十一批援助队员,这一批都是ICU的大夫和护士。我们2月15日出发,和第一批、第二批队员重症组的医护人员一起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开了一个ICU病区,负责重症和危重症病人。

  现在确诊的重症都已经出院了,还有危重症的转为重症,有的只需要吸氧就可以了,也就是说危重的情况都已经解决了,这样的转到黄冈市中心医院继续治疗。

  北青报:这段时间工作累吗?

  杜庆:我原本就是急诊ICU 的医生,平常工作也很繁忙。抛开感控的压力,其实在病人的救治标准、流程上是差不多的。我们第十一批去了之后,极大缓解了前两批队员压力。基本一人负责一个病人,我们到了30天左右病人就清空了。我还觉得意犹未尽,觉得自己来得晚了。

  北青报:离开黄冈回到家乡这一路都受到高规格的礼遇,你有什么样的感受?

  杜庆:在ICU十年,见了很多生死,其实我的泪点是很高的。但在回来的路上,我差点就哭了。送行的群众向我们挥手、鞠躬,有的一家三四口人同时向我们鞠躬。我也一直在跟送行的群众挥手,手都挥酸了。这种感觉真的跟平时很不一样,有很多男护士都哭了。

  北青报:回到家乡感觉怎么样?

  杜庆:终于可以吃上家乡的饭了,到机场我们就吃上了水饺和小米粥。在黄冈时我们的配餐也挺好的,但毕竟口味不一样,很想吃家乡的饭。

  北青报:走了这么长时间,孩子有没有说想你啊?

  杜庆:他没有说,这段时间隔一天就会视频。以前上夜班的时候也经常会见不到我。我现在在集中隔离休整,观察14天就可以回家了。

  文/本报记者 匡小颖 统筹/蒋朔

(责编:吴昊)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