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城新闻网 » 国内要闻 >> 正文

历史教授:南京大屠杀应列入联合国公祭范围

时间:2016-12-12 19:16:00 来源:京华时报

  京华时报2014年12月12日讯 南京大屠杀发生77年后,那些惨遭杀戮和迫害的同胞,首次在国家层面得到慰安之对话和祭奠。这份悼念来得有些迟缓,而且从地方上升至国家层面,还不足够让人认识到屠杀给人类带来的伤害。

  昨天,著名历史教授、南京大学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主任张宪文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提到要加强国内以及世界民众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铭记这段反人类的杀戮历史,警钟长鸣。

  谈研究

  中日关系影响研究进度

  京华时报:对于南京大屠杀的研究从何时开始?

  张宪文:最早从事南京大屠杀的研究组织是南京大学,从1960年开始。当初就4位老师,而且主要研究方向都不在此,有研究日本历史的,有中国现代史的,只是凭着兴趣研究。

  京华时报:为何大屠杀研究工作推动缓慢?

  张宪文:抗日战争后,国民党曾进行过人员伤亡的统计,主要为战时索赔。但很快国内战争爆发,调查中止。建国后,政府主要致力于恢复发展国民经济。对于南京大屠杀的研究,从国家和政府的角度一直没能得到重视。

  上世纪70年代初,对大屠杀研究有兴趣的老师将资料整理成不足1厘米厚的小册子,正准备要印,1972年中日正式建交。大屠杀不利于中日友好关系,书也没出。

  京华时报:为何后来政府又重视了这方面研究?

  张宪文:上世纪80年代初,日本修订历史教科书时,对战争性质歪曲,把“侵略”两字改为“进入”,称大屠杀是中国人制造的谎言,这才引起中央的重视,大规模的研究启动。中央立马召集干部、学者进行研究,成立纪念馆,设纪念碑,编纂史料。整个80年代至90年代,研究开展并不顺利。到2000年以后,才搜集到大规模的资料和文物。

  中日关系对大屠杀的研究有很大影响,在两国关系恶化时,相关研究的推动会比较快。现在向国家、教育部申请大屠杀研究的项目就比较容易通过。

  遇难者名单搜寻启动晚

  京华时报:目前相关文物和史料收集情况怎样?

  张宪文:我们已经形成长达4000万字共计72卷的《南京大屠杀史料集》。这个史料集是南京大学联合南京地区约110位教授、学者,花了10年时间,先后赴8个国家(日、德、美、法、英、意、俄、西班牙)以及我国台湾地区,搜集了8国文字的原始材料,包括日记、书信、报告、新闻报道,这些都是日本罪行的铁证。

  京华时报:遇难同胞的名单搜寻工作进展如何?

  张宪文:名单整理工作从2003年前后开始,南京大学及纪念馆共计整理了1.4万人,后来又增加2000人。之所以那么难,就是因为启动得比较晚。

  上世纪90年代初,幸存者有2000到3000人,很多人被日本人砍的伤痕都还在,家里什么人被日本人杀死了也都说得清楚。后来南京城进行改造,房子拆了,幸存者也找不到了。现在幸存者只有100多人,而且都到了风烛残年,过几年,他们可能都不在了。

  对于幸存者的搜寻,北至浦口南至江宁县都覆盖了,南京城里估计很难找到,郊区可能还有一点希望,但总的来说再找到幸存者说出姓名的难度很大。

  谈惨案

  日军在安全区残杀大量平民

  京华时报:日军为何在南京能制造如此大规模的残杀?除了平民,还包括很多放下武器的军人。

  张宪文:在保卫南京的战役中,蒋介石令唐生智为最高指挥官守城,唐发誓“与南京共存亡”。但当时日军从三方夹击,而南京本身易攻难守,背靠长江,三面受敌,蒋介石最终不得不放弃南京。

  当时,驻守南京的国军十四五万人,能坐船撤退的仅有两万多人,几万士兵被日军在江边用机枪扫射而死。还有一些官兵,把军装一脱,放下武器恢复到老百姓的面目,进入安全区。

  安全区在今天的南京鼓楼附近,方圆两三公里,当时容纳了25万人。为将进入安全区的中国士兵抓走,日军发现手上有茧、肩膀上被磨、头上有帽箍的青壮年男子一律拉出去,当俘虏处置,并下令全部处决。处决就是枪毙,很多年轻的工人、农民就被当做军人杀害了。

  京华时报:进入南京之前,日军已在沿途进行屠杀?

  张宪文:对。迫于资源紧缺问题,日本打不起持久战。

  为了压迫南京政府迅速投降,日军一路向南京进发,沿着京杭国道,进行烧、杀、抢、淫的勾当。这也是构成大屠杀规模如此之大的原因之一。

  谈争议

  讨论人数争议日本应先认罪

  京华时报:日军在南京犯下哪些罪行?

  张宪文:主要是三大罪行,一是大屠杀,包括放弃武器的军人、普通的居民,杀害无辜,数量众多。

  二是强奸妇女,据日方自己的供述有2.7万人被强奸。根据西方人的记载,手段十分残忍,强暴妇女之后,各种残忍的方式置妇女于死地。

  三是破坏南京城,南京作为古都当时非常繁华,尤其是汉东路以南的南京老城区,很多文物有着极其重要的文化价值。当时日本从南部打进来,烧、抢都在南部地区,直接毁灭了这座老城。

  京华时报:日本在大屠杀人数上一直有争议,这个您怎么看?

  张宪文:在二战的国际法庭上,南京法庭判决书上白纸黑字写着30万以上,这是铁的事实。目前,从我们掌握的资料绝不会少于30万。

  日本人一直不承认这个数字,让我们学者去调查。要讨论30万争议的问题,日本必须先承认三个事实:第一,承认大规模屠杀;第二,杀人是残忍的,而且是极度残忍的。第三,其行为违反国际法。承认这三条可以讨论人数问题,我们就可以把这个任务交给学者去研究。

  谈公祭日

  祭奠活动不应止于国家层面

  京华时报:我们应该从什么角度理解国家公祭日?

  张宪文:在国家公祭日之前,南京地方搞过20多次的公祭活动,主要是对遇难同胞的悼念,但对于为国家、民族牺牲的战士的贡献认识不足。他们不单单是为了保护中国民众,在二战的战场上,也是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作出了贡献。现在很多欧洲人不知道中国还有抗日战争,这是对我们已亡战士贡献的忽略。

  我们知道世界范围内的大屠杀已发生很多次。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党对犹太人的屠杀约600万人,令人发指。南京大屠中30多万中国人惨遭杀害,这种杀戮是具有毁灭性的、反人类的行为。

  因此,对于这种大屠杀的祭奠活动,不单单要从地方、国家的层面开展,还要从联合国的层面开展,将南京大屠杀与史上其他国家进行的大屠杀一起列入公祭范围,进行全世界的祭奠活动。让全世界人记住,这种残暴的杀害是破坏世界和平、毁灭人类的行为。所以说,目前我们对南京大屠杀国家公祭的认识还要进一步提高。

  国内民众对大屠杀认识不足

  京华时报:上升为国家公祭日后,日本民众会如何理解南京大屠杀的伤害?

  张宪文:目前,大多日本民众还是受右翼势力的影响,对屠杀给中国人民的伤害没有内疚和歉意。这主要还是受政治的影响,想改变日本民众的想法很难。目前能做的就是多翻译一些书籍,进行宣传和传递。

  现在中国民众对南京大屠杀的认识都不够,大家可能知道事件,但是过程怎样、到底有怎样的伤害并不了解。我们已开始推广有关南京大屠杀在小学、中学、高中的读本,普通民众的读本也出了5卷,有关《南京大屠杀史料集》的翻译工作也在积极推动当中。我已经80多岁了,希望有生之年还能看到世界人民广泛了解到这段历史。

  京华时报:我们一直在说,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但是看到那些图片以及同胞被残害的细节描述,心中的仇恨有时很难抑制。

  张宪文:作为小学生、中学生去了解这段历史,当然不能过多加入那些细节的描述,只要有个大体的事件了解就好。对于成年人,那段残忍的历史是不可回避的,我们必须去面对。但是我们也在通过书本以及媒体传递这样的信息,回顾历史是为了以史为鉴,面向未来。警钟长鸣,避免再发生这样毁灭人类的屠杀。

(责编:严俨)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 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2014年2月27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七次会议通过)

    发布时间:2016-12-12 18:47:00

  • 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

    发布时间:2016-12-12 18:47:00

  • 国家公祭祭奠谁?

    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化学武器死难者、细菌战死难者、劳工死难者、慰安妇死难者、三光作战死难者、无差别轰炸死难者……国家公祭网主页,列出了七类遇难对象供海内外网民悼念。

    发布时间:2016-12-12 18:45:00

  • 国家公祭祭奠谁?

    发布时间:2016-12-12 18:45:00

  • 如何参与国家公祭?

    自国家公祭日设立以来,越来越多的公众走进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参观,在“万人坑”遗址边默哀,在“哭墙”前献花;数以千万计的网民,在国家公祭网和手机客户端上,进行网络祭奠。

    发布时间:2016-12-12 18:44:00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