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这样“争夺草坪”,很高雅吗?

2015-12-20第007期特约评论员:邢超本期编辑:陈亚萍

导语:近日,广州中山大学教授王进带领学生到草坪上课被保安“驱赶”,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该校的“草坪禁令”引起社会热议。对此,中山大学保卫处通过微博回应称“校园不能成为随意嬉闹的公园和乐园,校园应该高雅有品位。”

  近日,广州中山大学教授王进带领学生到草坪上课被保安“驱赶”,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该校的“草坪禁令”引起社会热议。对此,中山大学保卫处通过微博回应称“校园不能成为随意嬉闹的公园和乐园,校园应该高雅有品位。”

  王进教授显然不能接受这种“不高雅”指摘。他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凭什么保卫处可以把他们的‘高雅有品味’的标准当作是唯一标准,在校园里强制执行?而我们大家就必须接受和遵守呢?”

  那作为大学教授,对“草坪禁令”不满的王进,是否又是以一种高雅方式“争夺草坪”的呢?观察他与“草坪禁令”“较劲”的全过程,有一种让人让人不安的傲慢情绪弥漫其中。

  不可否认,中山大学校方在草坪问题上有着“权力的傲慢”。这种“权力的傲慢”表现为自行其是和自以为是,比如持“有一种高雅是学校觉得很高雅”思维——就和“有一种冷是妈妈觉得你冷”一样。这反映了学校对于民意互动与程序合规缺乏应有的敏感和敬畏。

  如果校方对于草坪禁入的正当性和必要性有着充分的自信,那完全可以走类似师生听证这样的程序,通过程序来为自己的“草坪禁令”背书和站台。即使以上工作都没有做,在王进教授以上课的方式“争夺草坪”引起社会关注之后,或者在王进教授公开发文《中大草坪問題是文化之爭》的时候,也可以不逃避、不躲避,直面问题,主动沟通,而不是要么视而不见,要么通过网络平台隔空回应。

  那么,我们为什么又要来置喙王进教授的“不高雅”,或者说他的“让人不安的傲慢情绪”是什么呢?

  这种傲慢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隔空维权,一是“遭遇战”施压。

  所谓隔空维权,即王进教授完全可以以更小成本、更快捷方式向校方表达对“草坪禁令”的异见。作为从2006年就来到中山大学的王进教授,应该能够找到相关部门或者有关领导,当面交流;通过网络发文、隔空喊话,费时、费力又费劲,还有可能被“装聋作哑”。

  “遭遇战”施压正是缘于隔空维权未果。在此之前,王进教授已经发文质询并将草坪问题上升为文化之争,但没有得到期望中的回应。而他这次带学生到草坪上课之前,是清楚知道“保安严格管理,不让踩草坪”的,所以,他对保安的“遭遇战式”的执法是应该有预见的——而正是这种“遭遇”经由网络扩散、媒体跟进才有了社会的关注。

  可以说,王进在战术上是精致的,但在战略上却不够磊落。并非他不知道当面沟通、直接对话是误解最少、效果最明显的方式——非不知而是不愿意为之,在不愿意为之背后是一种心理优越和认知傲慢。

  可以这么认为,王进教授没有把保安、保卫处、学校领导放在认为可以对话的位置上——至少是由其主动发起对话的位置上。但事实上,即使王进教授自信满满以为掌握了关于“争夺草坪”的真理钥匙,或者自以为充当着全校师生利益的代言人,但在事实上他这种自信和认识也只是“自赋”的。在媒体的调查中,也有不少学生是认可学校的草坪禁令的,并非压倒性的反对意见。

  如果说,中山大学不征求师生意见而出台并执行这一注定会有争议的政策,是没有规则意识的表现,那么,王进教授以破坏现有规则——即学校的“草坪禁令”的方式来敦促学校遵守议事规则,其行事也就难说高雅了。

版权声明:《名城名家》系名城苏州新闻网原创栏目,所有稿件均为独家授权,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作者介绍

名城苏州网特约评论员邢超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往期回顾

名城新闻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