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城新闻网 » 政经报道 >> 正文

冬宫博物馆惊现姑苏款大型铜香炉

时间:2017-9-7 10:11:00 来源:姑苏晚报

核心提示:清代苏州工匠铸造的一座铜香炉,在举世闻名的博物馆——俄罗斯冬宫博物馆被发现,此炉高达五米多,很可能是现存最早的“姑苏”款大型铜炉。炉子不仅制作精美,形体饱满有力,而且炉身有“天后宫”、“姑苏甘宪成铸造”等刻款,无疑是极具研究价值的一件苏州文物。那么,这件香炉到底有何来历?它又蕴藏着怎样的历史文化信息?

  清代苏州工匠铸造的一座铜香炉,在举世闻名的博物馆——俄罗斯冬宫博物馆被发现,此炉高达五米多,很可能是现存最早的“姑苏”款大型铜炉。炉子不仅制作精美,形体饱满有力,而且炉身有“天后宫”、“姑苏甘宪成铸造”等刻款,无疑是极具研究价值的一件苏州文物。那么,这件香炉到底有何来历?它又蕴藏着怎样的历史文化信息?

  A

  游客在俄罗斯发现此炉

  近日,宁波游客鲍先生向《宁波晚报》爆料,讲述他在俄罗斯冬宫博物馆发现此件大香炉的过程。

  位于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冬宫博物馆,又名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是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与巴黎的卢浮宫、伦敦的大英博物馆、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齐名。

  鲍先生上月在俄罗斯旅游,他爱好收藏,自然不会错过参观冬宫博物馆,馆内中国文物果然精彩纷呈,令鲍先生流连忘返。与其他游客走马观花不同,鲍先生欣赏文物格外仔细。当一件形体硕大、品相完好、造型精美的香炉映入眼帘,鲍先生不由眼前一亮,便仔细端详起香炉的细节。他说,香炉最高处已快要触碰天花板了,目测五六米高,看着十分震撼,而且下端三个兽足雄壮威武,炉顶还刻有双龙抢珠图案,足见工艺考究。更让他吃惊的是,炉身有多处落款,信息量巨大。

  根据鲍先生展示的图片,我们可以清晰看到香炉上的这些落款——“天后宫”:三字楷书阳文,横排,位于炉身最醒目处。“嘉庆捌年捌月宁帮敬助”:位于“天后宫”之前,楷书阳文,分两列竖排。“姑苏甘宪成铸造”:紧随“天后宫”,楷书阳文,竖排。“浙江宁波帮众商敬助”:位于香炉中央,双勾阴刻,横向排列。

  显然,此炉由姑苏甘宪成铸造,宁波帮于嘉庆八年八月“敬助”。嘉庆八年是1803年,距今两百多年。

  此炉引发宁波媒体极大兴趣,因为这件文物对研究宁波商帮具有重要意义。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院教授张如安认为,“宁波帮”在文献上的出现,目前所知都是近代,这件香炉年代如果确认无误,相当于把“宁波帮”三字的文献出处向前推进了100多年。

  那么,这件宁波帮敬助的炉子来自何方?“天后宫”又位于何处呢?

  B

  天后宫到底在哪里?

  关于香炉来历,《宁波晚报》邀请当地多位知名专家和学者进行了探讨,此炉出自宁波的可能性已基本排除。首先,宁波并无可与此炉对应的天后宫;其二,如果此炉是宁波当地的,炉上不应落款“宁波帮”,更不会在“宁波帮”前加“浙江”二字。通过搜索各地天后宫资料,结合姑苏造的款识,专家将目光聚焦苏州。

  如今苏州市区已经没有天后宫,那么嘉庆年间,苏州有无可与此炉对应、并与宁波商帮相关的天后宫呢?

  记者联系到了苏州文史专家、市政协文史委员会秘书处处长夏冰,他多年前专题研究过古代苏州的天后宫。

  皮市街北端与西北街交界处的一座桥,名称便是“天后宫桥”。夏冰介绍,附近原先确实有一座天后宫,这座天后宫始于宋代,最初是福建籍名将章楶家庙,某权贵欲侵占这块风水宝地,章氏子孙便将这块地捐献出来,用以建妈祖庙。此后宋元明清各朝,多位皇帝对这里的妈祖都有加封,比如康熙二十五年加封“天后”。西北街靠近人民路这一段,在清代就叫天后宫大街。

  除此之外,苏州历史上另有多座天后宫。夏冰说,天后宫供奉的是妈祖,即“天后”,又称为“天上圣母”、“天妃”等,宋元以来就被奉为救苦救难的海神。供奉海神者,自然以福建、广东、浙江沿海地区居多。在苏州古代,多处地方会馆供奉天后,如福建的三山会馆、漳州会馆、泉州会馆,广东的岭南会馆、潮州会馆、冈州会馆等,而来自宁波的商人,也在苏州建有一座浙宁天后宫。

  从名称看,浙宁天后宫最容易让人联想到宁波帮敬助的这件大香炉。浙宁天后宫,到底是怎样的历史背景呢?

  《民国吴县志》提及苏州有多处“天后宫”,其中之一,“在阊十一都二十三图南濠王家巷,宁波商人公建,名浙宁天后宫。”而早在道光时期编写的《苏州府志》,谈到祭祀天妃(即天后)之庙,也有类似表述:“一在王家巷宁波会馆。”

  也就是说,不晚于道光时期,在苏的宁波帮商人便于王家巷宁波会馆公建浙宁天后宫。资料显示,王家巷又名黄家巷,虽然目前路名已废,但大致位于景德桥南的南浩街一带,东起南浩街,西至阊胥路。

  冬宫博物馆收藏的这件大香炉,会不会出自浙宁天后宫呢?夏冰认为:可能性不大!

  “对宁波商帮而言,浙宁天后宫等于是‘自家’天后宫。如果给浙宁天后宫提供一个香炉,宁波商帮不会称‘宁帮敬助’,‘浙江宁波帮众商敬助’。”他认为,只有捐助给另一座天后宫,才会如此表述。

  这样说来,到底是敬助给哪座天后宫呢?夏冰认为有两种可能。

  首先,炉子在苏州铸造,显然此炉敬助给苏州当地某座天后宫(浙宁天后宫除外)的可能性较大。可以假设,苏州某天后宫建造或重建,各地商帮纷纷祝贺并出力,其中宁波商帮请人铸造并捐助了这一香炉。但另外还有一种可能——苏工铸造香炉名闻海内,宁波商帮特地请苏州工匠铸造,随后通过水路运往某外地天后宫。

  C

  “姑苏”款大铜炉或为孤品

  “姑苏甘宪成”何许人也?

  既然嘉庆八年甘宪成便承担此等大炉制作任务,可以推断其活动期必然涉及乾隆、嘉庆,也可能涉及道光时期。

  夏冰遍查清中期及之后的苏州地方志,均无关于甘宪成的片言只语。记者咨询苏州多位铜香炉收藏家、工艺家,他们也从未听闻甘宪成这一名号。

  香炉研究学者冬路介绍,明代确有一位甘氏炉史留名。张岱《陶庵梦忆·甘文台炉》:“苏州甘回子文台,其拨蜡范沙,深心有法,而烧铜色等分两,与宣铜款致分毫无二,俱可乱真;然其与人不同者,尤在铜料……”关于这位明代甘氏,亦有人记作“甘文堂”,或描述为金陵人氏。如果按照张岱所述真是苏州人,那么容易让人联想到甘宪成是否其后人。但是,从明代甘氏到嘉庆甘氏,时间相距久远,在没有明确文献记载的情况下,尚不能给两者贸然牵线。

  2010年瀚海春季拍卖会出现一对铜鹤香薰,造型精美,尺寸也不小,高96厘米。据载鹤薰为富甲一方的清代苏州藏书巨擘汪文琛自用器物,而且底座铸有“嘉庆壬申年甘宪成造”。鹤熏估价20万至25万元,最后以62.7万元成交。如果这对拍品可靠,倒是与冬宫香炉的甘宪成款可相互呼应。嘉庆壬申年为嘉庆十七年,与冬宫香炉时代接近,两件器物在时间上能够接榫。而且,鹤熏的“甘宪成造”款识虽未注明“姑苏”,但主人汪文琛生活于苏州,铸炉人来自苏州也完全合拍。

  在古代香炉上,鲜少见到制作者款识。冬宫博物馆所藏香炉有明确落款,可以想见甘宪成必是当时制炉名家或知名作坊,只是当时工匠地位不高,因此缺少文字资料记载。甘宪成这个名号的出现,无疑为研究苏州古代铜器制作历史提供了新的资料。

  另外,从器物存世情况看,这件姑苏造大型铜香炉也异常难得。

  宣德炉深受藏家青睐,不时有精品在各类拍卖会露面,但古代寺庙的铜香炉所见甚少。据夏冰所知,年份这么早、保存又完整的大型寺庙铜香炉,如今苏州本地已不存在了。他说,先是太平天国战争期间大量庙宇焚毁,加之此后诸多历史事件,铜器所遇破坏甚剧,嘉庆时期的大铜炉要想这么多年传世不毁,概率极低。痴迷于探访苏州古迹的杜祯彬,近年来几乎已访遍苏州文化遗存,但他也说从未在寺庙见到古代遗留的大型铜炉,倒“是在光福圣恩寺,见到一个崇祯十四年的石制炉座,但上面摆放的香炉早已不知所踪。”既然苏州本土范围内“姑苏”款大型铜香炉已无迹可寻,外地存在的可能性也极小。以此推断,冬宫博物馆此炉或为“姑苏”款巨型铜炉的存世孤品。

  天后宫已为陈迹,制炉人或许也于史无考,幸有这件精美的大铜炉,默默诉说着过往历史。至于此炉究竟出自哪座天后宫?它又是怎样辗转至遥远的俄罗斯冬宫博物馆?一切种种,有待进一步探索考证。
  (本版照片由宁波晚报提供)
原稿链接:http://epaper.subaonet.com/gswb/html/2017-09/07/content_569560.htm

(责编:丁静芳)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

相关新闻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