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8.17第067期

苏州市立医院产科一床难求如何破?


  南京市妇幼保健院一“卡”难求,受“全面两孩”政策与“猴年”更讨喜这两个因素影响,苏州城区建卡数猛增,更是出现市立医院产科一床难求的现象。产科每天满负荷运转,有的待分娩孕妇没有床位,只能坐在凳子上。在妇幼健康服务供给难以短期增加到位的情况下,面对医院产科、儿科一床难求,政府可以做些什么?

本期编辑:方洁

事件回放

  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的“转卡预约处”,放着“您好!号源已满”的小牌子。工作人员说,“建大卡”每天限号80个,60个放网上,20个现场约,9月1日开始,现场号将减少为10个,其他10个号也转到网上去。对于产科一“卡”难求,南京市妇幼保健院表示无奈,医生、护士就那么多,资源实在有限。设置328张产床的南京市妇幼保健院,近3年新生儿分娩量分别为1.89万、2.26万和2.12万,而10年前分娩量在1.3万-1.5万。

  受“全面两孩”政策与“猴年”更讨喜这两个因素影响,省内其他城市,也出现大医院产科一床难求的现象。苏州城区建卡数,今年上半年较去年同期增加41.5%。苏州市立医院本部保健部副主任吴倩岚说,产科每天满负荷运转,有的待分娩孕妇没有床位,只能坐在凳子上。

  南京大学公共卫生管理与医疗保障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顾海教授分析,供需矛盾的凸显,不仅是“全面两孩”与文化习俗的影响,也是长期积累的妇幼健康服务资源,尤其是优质资源不足的反映。政府应发挥主导作用,积极应对“全面两孩”的挑战,从机构和人才两方面入手,尽快增加妇幼健康服务资源的供给。比如,引导一些社会、企业办的二级医院,从“小综合”向专业的妇幼健康服务机构转型。

苏州市立医院产科一床难求 政府可以做些什么?

  那么,在妇幼健康服务供给难以短期增加到位的情况下,面对部分城市产科、儿科一床难求,政府可以做些什么?

  顾海建议:“行业主管部门可以进一步促成妇幼保健院与其他医疗机构的协作,分流需求。此外,哪家医院超载,哪家医院还有一定的接纳能力,政府应主动摸清情况,并通过社区、媒体进行宣传。”

  据介绍,省卫生计生委将定期公布城市大型医疗机构产科、儿科床位设置和使用情况,提高资源利用效率;推动互联网+妇幼健康服务,提高服务对象满意度。

  在苏州,信息化手段已明显缓解建卡产检压力。该市推出的“孕育桥”手机APP,提供“自助建卡”等功能,目前每个月通过“孕育桥”建卡的孕妇约9000人,大大提高医院服务效率。市区11家拥有40张以上产科床位的医院,床位情况将在“孕育桥”公开。

  有网友担心,现在生二胎没床位、以后上学、就医、就业会不会都很挤。“全面两孩”时代的到来,给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出了一道题。满足群众既要生得方便,又要生得好、生得安全的需求,还需让规划尽快变成现实。

七嘴八舌

苏州市立医院产科一床难求如何破?

引导一些社会、企业办的二级医院,从“小综合”向专业的妇幼健康服务机构转型;

通过各类媒介及时公布城市大型医疗机构产科、儿科床位设置和使用情况,提高资源利用效率;

加大产科、儿科和助产士专业人才培养力度,提高妇幼保健和产儿科临床服务供给能力;

完善“孕育桥”手机APP,推动互联网+妇幼健康服务,提高服务对象满意度;

以上这些都应该同时进行;

往期回顾

查看更多往期回顾

名城新闻官方微信